哥哥的小白,我的小白(2):从奬状到大学联考




小时候,家裡开鞋店。长长的店面,摆满了一排一排的鞋架,最裡面,是一个小型的办公空间,简单的桌子、椅子、文件柜,妈妈平常就在这裡顾店。

小学的学校有一个优良传统,每个班级月考成绩的前三名,学校都会发一张奬状。记忆中,我大概从三年级开始,头脑就突然开窍,变好学生了,每次月考都拿一张奬状回家。
怎么表扬这些奬状?妈妈的作法很简单,一张奬状、一张奬状的贴在店家办公空间的牆上,到了我四年级的时候,整个牆上满满的都是奬状:

三年甲班,学生李思,因成绩优异,特颁奬状以资鼓励……!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有客人来买鞋,看到这些奬状,肯定说几句客套话,妈妈肯定乐的。那时候我还小,不懂事,也记不起是否真的客人来买鞋,进行了关于奬状的对话。不过那一面满满的奬状的牆壁,倒是记得很清楚。

可惜我五年级的时候,家裡搬家。

搬到新家,妈妈不再有贴奬状在牆壁上的雅好,后来那些奬状,没有再出现过了,到底神隐到哪,也没有人可以回答我。我合理推测:可能是跟旧报纸混在一起丢了。

奬状丢了没关系,只要成绩好就行。前辈子,我应该是烧好香吧,从小到大,唸书就不用父母操心,不用补习,成绩照样数一数二。

对我来讲,唸书是一件很单纯的事,就是把考卷写好就是了。考试要考什么,就好好的去淮备。

这个简单的思惟,只能一直用到大学联考。

大学联考我一样分数考高了,但是,问题也来了,要唸那个学校?唸那个科系?

身经百战,总是可以把考卷写的满满的、正确无误的我,第一次碰到这么麻烦的题目。

补习班很会给标淮答案,在这个题目上,补习班给的是热门科系排行榜,一样是标淮答案。

我那时候,大概觉得自己熬过来了,终于脱离考生一族,人生不再有标淮答案,志愿爱怎么填,就怎么填,完全不照一般的科系排行填志愿。

第一志愿:政大新闻,第二志愿:台大哲学。

这……什么跟什么。

大学联考我缴交的那一张志愿卡,就是预告了我往后大学唸八年的宿命卡……

后来我一点也不辜负自己,果然上了政大新闻,而且唸了三年之后,我还是一点也不辜负自己,又转学到台大哲学,唸了五年。

厉害的医学院学生,大学唸七年,我大学一共唸八年,硬是多出了一年,有点淡淡的沧桑。

因为这样一点也不厉害啦。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这个八年,成为往后我工作面试的必考题之一。

面试官:怎么你政大唸了三年,又跑去唸台大呀,而且唸的是哲学!

我高三的时候,受国文老师的影响,喜欢哲学。大学联考选填志愿,台大哲学是我最想念的科系,但我也知道哲学太冷门了,那时候我对法商都没有兴趣,所以第一志愿就填政大新闻,第二志愿填台大哲学。后来政大新闻唸了三年,我还是忘不了哲学,想唸看看台大哲学,所以就转学考,转到台大哲学系了。

那怎么哲学系毕业,是到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呢???

这,又是我工作面试的另一道必考题了。

我的人生,就是有自己独到的曲折离奇。

高雄市立高雄高级中学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