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公主》一直都存在的战争




魔法公主电影海报

世界最大的亚马逊雨林,面积佔所有热带雨林接近一半,全球20%的森林覆盖在这块土地上,那些人迹罕至的森林裡,栖息著全球已知生物物种的五分之一,而这个被称为「地球之肺」的热带雨林,正在秒速消失中——平均每八秒,一个足球场大小的雨林砍伐殆尽,这已经是多年很多年以前的新闻了,现在,消失速度不知该乘上几倍?更不敢开口询问的是:终究还剩下多少雨林倖存?

我们都听过这则老生常谈的旧闻,我们都被教育过无可逆转的生态毁减会伴随而来,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大部分应该像我一样,也只是听听而已。个人力量实在太过渺茫,生活中太多事情压的人喘不过气,遥远的雨林并不是仅仅关心就能改变,更何况,早已经有联合国组织等专业团体持续努力中。

知或者不知,愿或者不愿,曾经所谓的自然,早已经消失在人类生活的世界中,与大自然和平相处不是个选项,因为科技文明的进步,早已经把这个选项淘汱了。繁荣遍佈的城市建设,四通八达的便捷交通,漫天覆盖的网路资讯,这一切隐藏著对大自然无情无止尽的破坏,可是骄傲在无形中演灭了所有㾗迹。因此鸵鸟心态也好、无知心态也好,人类持续以主宰地球万球的姿态存在著。

也许,要等到五百年后,突然冒出来的邪灵横衝直撞闯进村庄,人类才会再一次领悟大自然从未停止的诅咒。

最近重温宫老的《魔法公主》,看到最后山兽神的死亡与回生,我想到有个尽一己之力的方法——等到我孩子喜欢看卡通的年纪,我会把所有宫老的作品都拿出来,特别是在其中他(她)看完《魔法公主》之后,很多话想跟我的下一代讲,而且我相信,那正也是宫老透过这部宏伟钜作,殷殷切切想跟所有孩子诉说的。

带著诅咒阿席达卡从东方的尽头,来到西边森林想看到真相。村裡长者说西边想必发生了不祥之事,嘱付他要秉持澄澈双眼、心中不怀任何恶意。于是观众跟随他一起穿越山脉草原,沿途风景是如此辽阔壮丽,沿途遇到的却是人类族群间相互杀戮,然后了西边,达达拉城裡一片温馨和气,城牆外却如火如荼上演著人兽之间的最后争夺战。

勇敢的阿席达和阿桑

灵魂思想絶不会因为残暴而屈服,反而带来更多的仇恨争战。阿席达卡之所以能将结局引向并不美满、但也许是最好的地方,凭靠不仅仅是高强武艺和邪灵力量,而是他一直保持中立,面对山林野兽和异族人民,都能不带任何偏见,始终坚信达达拉城与森林有和平相处之道,所以他才可以获得城主黑帽大人的特别寛待,也可以在森林裡与心怀怨恨的古老神兽对话,试问在整个《魔法公主》裡所有角色,有谁比阿席达卡更适合担此重任。在我看来,阿席达卡最难能可贵的,正是如同孩童一般纯洁无邪的心灵,这是贯彻宫老作品裡一直宣扬的精神,也是宫老自始至终一笔一画勾勒下,反覆想要描述给孩童听的故事。

保持纯洁无邪说来简单,其实如同破除诅咒一般困难,特别是在充满仇恨对立、烟硝遍野的土地上。各方都有自己立场,没有絶对的是与非,看似偏激疯狂的行为背后,隐藏著不得已被迫为之的无奈。黑帽大人对于山林野兽赶尽杀絶,处心积虑是为城裡百姓的繁华安危,山林野兽也许过于莽撞残暴,表面上是动物本性使然,实际是为了最后一寸存活之地而战。

宫老作品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那些虚幻却又如此可爱逗趣的动物。《魔法公主》则是刚好相反,不但野猪、山犬、猩猩在现实世界常常看到,在动画裡面出现的形象是张扬舞爪、凶猛、与人类为敌而且誓不两立。一开始邪灵上身的野猪差点屠村,而所谓的古老犬神,一有机会便咬著阿席达卡的头不放,撕牙咧嘴说要吃了黑猩猩和温驯山羊。这些形象也许和宫老一向的风格大相径庭,可是倘若我们能够试著想象:上帝如果能赋予亚马逊雨林的物种稍稍多一点情感、稍稍多一点智慧,他们绝对也会揭竿起义、为生存而战。

现实情况我们都很清楚,森林默默地被砍伐殆尽、物种无声地从地球上灭绝,唯一为他们说上几句话的,很讽刺地只有寥寥无几的人类,一如《魔法公主》裡孤单疾呼的阿席达卡。宫老这部现实寓言的动画片裡,我们看到一个个张牙舞爪、凶猛的野生动物,但看不到真正他们生吞活剥人类的模样,所有的血腥画面,都是人类自己互相残杀、设下陷阱屠宰动物的场景。这个,大概是宫老不言而喻的微言大义。

如同上帝一般的存在:山兽神

更加足堪玩味的是,宫老在那个世界设定了一个近似上帝的存在:山兽神。山犬忠心耿耿守护者祂的栖息地,始终坚信不移山兽神会庛佑这片森林,野猪已经产生质疑,愤愤不平山兽神救了人类、为什么没有救自己的兄弟拿各神,至于人类,有害怕看见山兽神会瞎了眼、有深谋远虑取山兽神的头颅领赏、更有大胆妄言要大家看他怎么杀掉一个神!所有人都是自私的、所有动物也都是自私的,各自以自己角度和立场看待上帝。唯有阿席达卡能跳脱己身的方寸之地,在山兽神治愈他的伤口却没有解除邪灵的咒语时,他平静地接受这个事实,试图去理解山兽神的用意,始终怀著敬畏虔诚的纯淨心灵。

古希腊哲学家嘲笑人类把神描绘成人模人样,因为如果马和狮子也懂得造神,那么将会有马形和狮形的神。《魔法公主》裡山兽神的形象,本身隐喻著絶然超俗的寓意,白天在阳光底下,祂是徜徉于森林溪畔的人面兽身,到了夜晚在月光下,摇身一变成为昂然跨步的兽形巨人,也许是随著岁月演进,神本身的形象跟著幻化,所以半人半兽的山兽神,既不偏袒森林裡倖存絶望的物种,也不帮助得寸进尺的人类,祂既掌管生,也掌管死,因此对祂而言,生死只是日月一般自然的递嬗。这样的袖手旁观,看在忧生畏死的族群眼裡,正是古老《道德经》的一段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然而所有族群皆是如此自私自利,有利可图就会互相争夺,既便是全知全能的山兽神,应该帮谁?又该从何帮起呢?

狂妄人类终究将石火枪射向山兽神,上帝不死,从祂残破身驱汹涌而出的泡抹黑水,如同古圣经大洪水般席卷达达拉城,而当阿席达卡怀著虔诚敬畏,将山兽神的头颅奉还神明,上帝已死,临死之前化作满山遍野的生意盎然。我觉得这一段是宫老作品中最惊心动魄的一幕、也是最富有教育意涵的一幕。在上帝的死亡与复活之间,我们和《魔法公主》所有主角一起领悟到某种啓示,知者不言,言者不知,也许大自然一直默默传达信息,只是我们一直假装看不见、听不见,也许要等到热带雨林完全消失那一天,人类才会明白射杀山兽神的后果是什么。

《魔法公主》是宫老作品中最为残酷的世界,到处都充满暴戾之气,可是在这裡面,却有我最喜欢的小角色。当阿席达卡背著伤者进入森林,那些可爱天真的小精灵一个个不知从哪冒出来,开心跟著阿席达卡一行人的脚步,有些在前面引领他们走出森林迷宫,有很多是逗趣学他们背另一个小精灵挥汗前进。到了夜晚,所有小精灵冒出树梢,骨碌碌360度一劲地转头,欢欣鼓舞迎接山兽神的到来。大自然原本是像小精灵一样,乐于亲近人类,可是在山兽神被射杀的那一刻,森林裡所有小精灵像小白人落雪般坠地死亡,那场景令人不忍直视。

所幸,在动画片结尾,重新长出枝芽的山谷溪水边,小精灵又出现了,那是森林富裕的象徵。

小精灵是森林富裕的象徵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宫崎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