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信妤(1):协荣鞋之家




纪新白小时候家裡开鞋店。

长方型店铺摆满三排鞋架,右边一排是高级昂贵的牛皮鞋,拿来当作是镇店之宝,实际上这些高级昂贵的鞋「叫好不不座」,大部份的客人都会走过这一排,但是这些大部份的客户裡面十之八九,也仅仅是走过这一排而已。

中间一排是款式新颖的流行鞋。每月有几次,纪新白的爸爸会到百货公司、各大鞋店去巡查,看看最近在流行甚么样式,参考一下别人卖的价格多少,回来后进行分析整理,然后中间一排的鞋子汰旧换新,不行的话排到下一排去,补现在流行的鞋款进来,所以中间那一排是纪新白家裡的「协荣鞋之家」週转率最高,卖得最好的主力强打区。

左边一排就是「杂鱼」排了。退流行的鞋子被丢到这裡,身价打对折,纪新白妈妈很会观察客人,看起来就是来捡便宜的客人,会在第一排高档区被鞋架上的标价给吓到,在第二排流行区会被款式新颖给吸引、忍不住拿起来鉴赏一下,但终于还是下不了手,最后就会纪新白妈妈引导到这一个杂鱼排。

客人到了杂鱼排,就是纪新白妈妈给的最后机会了,如果客人看了看,还是没有表达出贡献钱包的诚意,这个客人在「协荣鞋之家」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纪新白妈妈不会再管客人了,可能去招呼新的客人,或者是没其它客人就到办公室兼柜台区休息。

办公室兼柜台区在鞋铺的最裡面,是一个小型的办公空间,简单的桌子、椅子、文件柜,纪新白妈妈平常在这裡顾店。

纪新白就读的小学有个优良传统,每个班级月考成绩的前三名,学校都会发一张奖状。纪新白大概从二年级开始,头脑突然开窍变好学生了,考上前三名拿一张奖状回家。

纪新白第一次拿奖状回家时,他妈妈哭了。

别人家的小孩,从小正音班、美语班、心算班努力栽培,咱家小白从来没有施过肥,本来也没指望他拿甚么奖状,只要没做坏事让学校老师来鞋店家庭访问就好啦,没想到拿个奖状回来。

只有小学毕业的纪新白妈妈得到一个结论:孩子会念书是天生的,强求不来,不巧,我家小白就是出生时文曲星有保佑,没补习没学前教育,还不照样拿奖状回家。

第一次莫名其妙拿到奖状的纪新白,在妈妈热泪盈眶的鼓舞之下,在老师拍拍肩膀笑容满面之下,在同学完全刮目相看之下,他有了不得拿下一张奖状的动力跟压力。

从此纪新白成为拿奖状高手,几乎每次月考都可以拿一张前三名奖状回家。后来长大后他回想起国小二年纪第一次拿到那个莫名的奖状,他得到一个结论:猪被奉承,也会上树。每个小学生都有拿到奖状的潜力,只是没有发挥出来而已。所以教出功课好小孩的方法很简单,莫名其妙让他得到一张奖状,尝过甜头享受过光环的那个死小孩,自然而然会再接再厉凭自己实力拿到更多的奖状。

回到纪新白。

一个学期三次月考,每次月考一张奖状,纪新白家裡的奖状越来越多。

怎么表扬这些奖状?纪新白妈妈的作法很简单,一张奖状、一张奖状的贴在店家办公空间的牆上,到了我纪新白年级的时候,整个牆上满满的都是奖状:

三年甲班,学生纪新白,因成绩优异,特颁奖状以资鼓励……!

如果有客人来买鞋,看到这些奖状,肯定说几句客套话,纪新白妈妈一定是以自己的儿子为荣。那时候纪新白还小,不懂事,记不得是否真的客人来买鞋,进行了关于奖状的对话。不过那一面满满的奖状的牆壁,倒是记得很清楚。

可惜纪新白五年级的时候,搬家。

搬到新家,他妈妈不再有贴奖状在牆壁上的雅好,后来那些奖状在家裡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到底神隐到哪,没有人知道。纪新白合理推测:可能是跟旧报纸混在一起丢了。

奖状丢了没关系,成绩好就行。出生时有文曲星保佑的纪新白,前辈子应该有烧好香吧,从小到大念书就不用父母操心,不用补习不用鞕打,成绩照样数一数二。

国中毕业高中联考,纪新白顺利考上第一志愿,南台湾第一学府:雄中。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爱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