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信妤(6):抬槓(第一部完)




「学长,我去借《沉思录》来看了!」中午在社办吃饭,我便当都还没打开,迫不及待先拿出那本书,放到伍书学长面前。

「喔!呵呵!」伍书学长的反应跟我想的一样,满脸贼笑,我开始怀疑学长自己是否有看过这本著作。

「可是学长,有些地方我实在看不太懂。」我扒了几口饭,试探性问道。

「看不懂表示你是正常高一学生,看得懂才奇怪哩!法国人想法,中国人本来就很难理解。」学长摸摸一下桌上那本书,留下一点油渍在笛卡儿脸上,却完全没有打算翻开。

「那请问学长看得懂这本书吗?」我大力吞嚥下口水,忍不住直接开门见山。

「没有耶,当初社长推荐我看这本书,要我好好琢磨琢磨,我认真地在红楼图书馆翻了几页,当下决定我要作个天才型辩士,不需要琢磨的那一种。」学长吞下半颗滷蛋,一脸心满意足的样子。

「喔~~」我顺手取了张卫生纸,将《沉思录》上面学长留下的油渍擦乾淨,放回到我的袋子裡。当下我也决定了,以我的资质大概没办法作个天才型辩士,但应该总有适合我的琢磨方法吧,什么都行,但至少不是伍书烂学长推荐的法国人方法,絶对不是。

午休睡了一觉。

经过了早上数学老师的三角函数催眠,中午和伍书烂学长的白烂对话,下午是很轻鬆的课程,听完地理老师20%的课文朗读和80%的八卦閒聊之后,大伙换上体育服装,在篮球场狠狠地挑几场斗牛。

我和展豪、佳佑号称是小个子铁三角,合作无间妙传助攻神射,可是毕竟抢不到篮板是硬伤,虽然有赢有输,但败下阵来坐板凳等上场的时间居多。

「啧,那个大胖根本一直暗拐子。」下场时佳佑瞪了在篮板下的大胖一眼。

「唉,算了,输了就输了,走,去投个饮料,休息一下喝完再战!」展豪提议。

「走吧!」我马上附议,正好口很渴了。

我们三人走到体育馆门口的自动贩卖机,投完饮料坐在台阶上休息。

这个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阳光斜斜射进体育馆门口,将我们三人的背影拉长到裡面的篮球场上。

「展豪,听说你交女朋友了?」佳佑拍了一下展豪肩膀,眯著眼睛说。

「呵,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只是有暧昧的对象。」展豪得意地说。

「童军社果然是雄中三大当社,再这么下去,只怕明年你将会离开我们班上,壮烈留级啦。」佳佑趁机亏展豪。

「才不会!你没看过九把刀小说吗?交个会唸书女朋友才是王道。」展豪对著佳佑比个中指。

「小白,那你呢?演辩社?这个……有搞头吗?」佳佑话峰一转。

「有啦!有啦!你难道没听过书裡面写的,把妹靠的就是口才,有了一张嘴还怕把不到妹!」我还没有张口,展豪已经抢过话了。

「唉,这几天我被一个法国人打败了。」我大概说了一下被伍书烂学长摆了一道的经过,也大概说一下很想参加雄中雄女辩论比赛,想找到自己琢磨辩论技巧的方法。

「这还不容易,交个女朋友就对了。有了女朋友,还怕没人跟你抬槓,就算没有女朋友,有个暧昧的对象讲电话写小纸条,包淮你越来越会辩。」展豪一副理所当然地说。

「满嘴歪理。」佳佑精彩一句话点评。

后来在篮球场上、在火车站等公车,纪新白一直思考著展豪所说的话。

这阵子每天中午在社办吃饭,听著学长们聊淮备比赛的种种。所谓辩论,不就是正反方陈述、然后正反方攻辩答辩,辩论主题在比赛之前就会知道,事先淮备就是收集好相关资料,三位辩友试著模拟比赛情景,你来我往进行陈述攻辩答辩。所以如果有个人,不一定要是女朋友,能够常常和他(她)互相抬槓,也许真是个琢磨琢磨的好方法。经过《沉思录》事件,眼下靠直属的伍书烂学长是没有希望了,为了争一口气 ,不让伍书烂学长看扁,所能想到的也只剩下这个方法了。

在挤满学生的五号公车裡,我仍然穿著体育服装,原本的汗流浃背在公车站被风吹乾,挂著沉重的单肩书包往裡头钻,突然间看到有个熟悉的人对我打招呼。

那是李信妤。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爱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