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方式《逆光飞翔》




电影逆光飞翔海报

《逆光飞翔》在大陆上映时运不济,遇到《天机!富春山居图》空前絶后的负面能量,被打得很惨,当时王家卫表示遗憾:「是观众在选择电影?还是影院在替观众选择电影?」其实票房并非一切,现在每年有看不完电影在排档期,每部电影都希望大卖,但毕竟商业诉求和目标市场不同,到处都是遗憾。不过,有些电影一切都是为了票房,有些电影很明显感受到创作者用心,即使票房上始终差那么一点点点,导演也不会感到遗憾,让自己感动最重要。我觉得《逆光飞翔》就是这样的作品。

这部电影不但真人真事改编、而且由本人亲自演出,大概所有看《逆光飞翔》的人,事先都被爆雷了。正如同小时候黄裕翔得奬,别人会说是同情,打算拍这样的电影,也很怕被别人说是同情,所以像这类关于身障者的电影,可以说很好拍,大部份素材不难抓,励志片似乎是唯一解,也可以说很难拍,必须在既定框架中作突破,不落入俗套甚至不陷入矫情。在带著先入为主的想法看完《逆光飞翔》,我觉得导演确实找到自己的方式,因此得到许多奬项肯定。

每部电影都有一张精心设计的海报,优秀电影更会有一段精心设计的台词,这段台词通常是电影创作时的核心理念,并且会让观众看完电影印象深刻。在《逆光飞翔》裡面,导演是透过把跳舞当作梦想的女主角内心独白,把属于这部电影的核心理念说出来:「也许我一直照著别人的方向飞,可是这次,我想要用我的方式,飞翔一次。」没有努力、没有挫败、没有心酸流泪过,就没有轻言放弃的理由。

电影的突破点就在小洁这个角色。如同我们看到的,天生全盲的黄裕翔必须克服多少困难,才能够站在舞台上。身心健全的小洁,难道不该为了自己梦想,克服眼前所遇到的困难。黄裕翔是生理障碍,小洁是心理障碍,生理障碍只能感叹命运安排、完全没办法突破,但心理障碍只在自己转念之间和勇敢的坚持,所以不管是黄裕翔或是小洁,只要抱持「如果不试的话,怎么知道自己能够做到多少」,便可以用自己的方式,飞翔一次。没有努力过、挫败过、痛苦心酸流泪过,就没有放弃的理由。

黄裕翔所参加的社团

「跳舞是什么样子?」电影由台湾知名舞蹈家许芳宜客串老师,女主角张榕容为了饰演小洁,舞台上三分钟苦练一年多打基础,导演张荣吉是黄裕翔台艺大学长,有如此专业和用心的演员导演,观赏这部电影如同欣赏一场艺术表演,除了音乐之外,还有很多的舞蹈。特别喜欢小洁在认识黄裕翔之后,尝试闭上眼睛伸展自己身体,甚至闭上眼睛体验黄裕翔的世界,艺术需要将细胞张大,电影带领我们走进黄裕翔的世界、走进小洁的世界,同时也带领我们走进音乐和舞蹈的殿堂。

电影最后男女主角都参加了艺术比赛,这好像是艺术类题材剧本的基本元素,《逆光飞翔》没有落入日剧那种主角成功拿大奬的戏码,我很喜欢导演这个安排,因为真正感动人心的艺术,并不是第一名或第二名,应该是像借来社办裡传出来的钢琴声一样,黄裕翔弹出自己内心世界的感动,而周围的人自然而然被那音乐所吸引。

「天黑,总会有天亮的时候吧!」电影裡少不了关于眼盲的描写,但导演始终是把光明的那一面拍出来,没有任何一幕刻意塑造悲情,赚取观众眼泪,我觉得这个特别难能可贵,对一个勇敢的身障者而言,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同情。导演以类似纪绿片的方式,呈现出黄裕翔所看到的世界。例如在惠光小学那裡,黄裕翔回应描述自己平常的生活经验,又例如在老教室裡,黄裕翔被问到大家都想问的问题,每个盲人在心裡也许都问过自己同样问题,在公众场合提问有可能是在伤口上洒盐巴,然而在电影裡面看到的,黄裕翔本人回答如此轻鬆幽默,在这个轻鬆幽默裡面,有上帝赋予他独特人生才有的光明和力量。不需要多少同情,只需要多一点点瞭解、多一点点包容,就可以体会到那股光明和力量,并且从中得到啓发。

电影裡黄裕翔刚上大学,班长安排值日生轮流带他到各教室上课,不知怎地,这一幕让我想起上大学时候,旁听会计系的课,教室裡有位很特殊同学,他母亲每天推轮椅带他来教室,一起上课,在旁边抄笔记,结束再带儿子到另外一间教室。记得当时,我常常看到这位同学,记得当时,我都只是默默走过。

电影中黄裕翔一家人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台湾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