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华》-早已消逝的岁月




花样年华由梁朝伟和张曼玉主演

看王家卫的电影需要勇气。这位导演作品不多,每部作品都是艺术品,他拿过很多奬项,有商业取向的香港台湾金像奬,也有艺术取向的法国凯萨德国电影奬。老实说,我不知道外国那些奬项是否真的「艺术取向」,可是一个华语导演的作品跨越了语言障碍,多次得到国外奬项肯定,在他作品裡面想必有些艺术本质的东西,这种东西如同古典音乐,纯粹讲究形式,所以即便没有语言文字,却能够表现出文学般的艺术境界。

《花样年华》改编自小说。序幕和终幕都是纯粹文字,没有人物,没有风景,只有几行黑底白字。王家卫这部电影拍的是一种情感,意图用镜头捕捉这几行文学的灵魂。开头是「他没有勇气接近,她掉转身,走了。」,结尾是「如果他能衝破那块积著灰尘的玻璃,他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王家卫中间用将近一百分钟的剧情电影,拍出这几行字的灵魂:怀念。

怀念并不是因为曾经拥有,而是因为曾经接近,却掉转身走了。张曼玉在这部电影总是一身旗袍,没有裸露身体任何一吋肌肤,却把曲条纤细的身体表露无遗。那些不同颜色不同花样的旗袍,成了电影一段情的最佳写照,在不踰越保守封闭的限制范围内,将内心奔放的情感毫无保留地发挥。对于有心接近的男人而言如此,对于欲语还羞的女人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

看这部电影很折磨人,每一个场景都被赋予情感,这些场景一再地重覆堆迭出现,情感的重量越来越重,到最后压得人喘不过气。我一直期待他们俩人如何进展,可是到了最后才发现,这根本是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张曼玉的旗袍如同华美的礼教,一直以各种形式束缚著身体,而那个阴暗狭窄的地下面摊,原本平凡无奇,王家卫不知厌倦地用慢动作特写,捕捉两人一来一往孤单的身影,于是乎在无奈之中两人一次又一次不期而遇、一次又一次擦肩而过,情感便在如此幽微曲折的场景滋长。下台阶的地方有个街灯,那个街灯映照出的不是光明,而是阴暗巷弄的抑鬰。

始终跨越不出的道德底线

抑鬰来自于另一半明目张胆的背叛,这也是他们必须一而再、再而三孤单到麵摊的原因。张先生和周太太在电影中只听得到声音、只能看得到背影,这两个看不到正面的角色,却支配著主角的感情线,这是王家卫刻意安排的荒谬感。周慕云和苏丽珍第一次在咖啡馆幽会,便是讨论彼此另一半合作无间的背叛。在有意无意之间,周苏两人也开始进行精神上的出轨,然而在周围环境压抑下,他们只能以很委婉含蓄的方式进行。镜头几次透过类似铁丝网的栅栏,拍摄他们两人在街道上相处,这裡的镜头看起来不像是观察,而是在窥伺了,这也正是他们所面对的处境。

王家卫不但喜欢重覆出现的场景,还喜欢重覆进行的桥段。只在看得到他们俩背影被拉长的深夜街道上,他们模拟另一半是怎么开始出轨的,后来随著他们感情的进展,他们不但模拟怎么开口问另一半真相,在两人假戏真作之后,反过来模拟在另一半回来之前,怎么结束自己这一段精神上的出轨。感情便是在这真真假假的複杂交错之间,更加纠缠不清。

这是对演员很大的挑战。他们必须在上一秒揣摩在戏裡面模拟演戏的心境,在下一秒又回到原来角色尴尬的处境。在深夜街道上那裡,他们模拟另一半如何开始幽会,在第一段,张曼玉试著在戏中模拟周太太,在下一段,张曼玉要试著回到苏丽珍,面对模拟张先先的梁朝伟,这裡我就觉得很考验演员演技。到了2046房间裡,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对白,以不同的心境,张曼玉模拟开口问另一半是否背叛,在这裡真的见识到影后张曼玉的演技,著实令人讚叹不已。

「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带我一起走?」

在2046那个只属于他们的房间裡,他们交互写武侠小说,儘管听不到他们在谈论什么,那是在《花样年华》裡看到最快乐自在的表情。苏丽珍始终穿著华丽的旗袍,他和周慕云始终没有跨越道德的底线,但他们在道德底线之内,找到了自己的花样年华。

早已消逝的岁月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爱情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