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难尽,才有书写的价值!(part 2)




张宇:一言难尽

2012年八月,我写的一篇文章:《一言难尽,才有书写的价值!》,内容一字不漏抄录如下:

「我将来要很神气的说:我开始写小说,是因为想把贝贝的故事写下来。」

「……」

又来了,贝贝在QQ上的招牌表情,无语了。

不开玩笑,我很认真。

只是,认真往住还不够,还需要很多很多的努力。

我努力的方式,是迂迴前进。

先写跟国中女朋友小麻雀的故事。一来,是年代久远,再不写,就真的忘光光了;二来,是把它当作是个练习,第一次写,写的好,是怎么可能,写的坏,是情有可原。

虽然注定是牺牲打,但是这个牺牲打,也是好几万字的心血呢。我努力的写,虽然真的写的很糟糕。

我可以忍受小麻雀的故事写不好,但是,没有办法忍受写坏了贝贝的故事。

贝贝对于我,就是绝对不能把它给写坏的重要。

所以迂迴前进的意思是:我会努力的写,写跟贝贝没有关系的东西,散文也好、小说也好、影评也好,可能会常常像这篇文章一样,擦边球写到贝贝,但是肯定不会是我心目中贝贝的故事。

要等到我很确定,我的文笔可以写出让自己又哭又笑的东西时,我才要写。因为到那时候,我才能把心裡的情感,完整的言语表达出来。

我跟贝贝的故事,一言难尽,但是就是因为一言难尽,才有书写的价值和等待的理由!

我会一直等的,希望不会等太久。

----------(抄录结束的分隔线)

2012年,我开始尝试有空就写的业馀写作生涯,《鸽子与小麻雀》是我的第一个长篇故事,几乎原汁原味是我的真实经历,充满企图心的华丽冒险,后来总共写了十四篇,每篇一千多字,所以算起来如同我文章里所讲的,好几万字。

第一次的华丽冒险,同时也是第一次的华丽失败。

所谓失败,是指连我自己看了都不好意思拿出去献,不过我还是勇敢把它放在部落格上,毕竟部落格本来就是我个人空间,爱放甚么就放甚么,点击率趋近于零也是我个人承受。

网路空间本来就有上下两层境界。下层境界就是私人空间,我把自己文章放在空间里,等于是一个云端硬碟,上层境界是公开空间,门窗向所有网路使用者开放,张三李四谁谁谁谁只要喜欢,都可以进来随便看。

关键是:「只要喜欢」。

这是网路空间魔幻的地方,它虽然对所有人开放,但这不代表就会有人来看,很可能,经营不善就会一个养蚊子的鬼城,每个人都可以打开门,但从来没有人打开门过。

厉害的部落客,他们空间一向是上层境界的存在,每天爆多的张三李四谁谁谁谁在进进出出,不厉害的部落客如我,空间的存在感一直处在下层境界,一直以来进进出出最勤快的,只有我本人。

儘管如此,一年多来我还是挂在那裡,每天每天写,这块田地没有结出硕大肥美的果实,但也没有因为缺水而乾枯。

一年后,我利用十一长假,恶补像是「第一次写小说就上手!」之类的励志文章,根据上面建议,重新打开《鸽子与小麻雀》,洋洋洒洒写下三千字故事大纲。

这三千字故事大纲,我把它当作鬼城起死回生的第一块砖。

这是我第一次文章还没写,先是认真写好故事大网,目标我订在十万字,刚好能出一本书的字数——我是说如果啦,虽然目标一向远大,但我诚实有自知之明,出书对于目前我来说,还是天边一朵云,很遥远很遥远的云彩,重点是还只能看不能摸。(哭哭)

故事大纲粗分三卷,每一卷细分七到十篇,到现在我写了五篇。

再一次的华丽冒险,同时也是再一次的华丽失败,写到第五篇我实在掰不下去。

草拟故事大纲的时候,我把重点放在有哪些人物、哪些主要场景、故事梗概是甚么、有哪些前后连贯的伏笔,可是可是,我忽略掉一个最重要关键:那就是情节该如何发展。

情节向来是我的弱项,但它却是小说画龙点睛最基本的必要项。简单说,没有引人入胜的情节,敍述会过于平淡,谁想要继续看下去。

情节弱,写再多再长也只是鸡肋。所以我决定暂停《小麻雀》系列,等功力够深厚,再重新开机这个系列。

我现在状况,是写不出甚么东西,真的写出来了,又不好看,可能跟最近工作上生活上比较忙,整个人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有关系,我被各种琐碎的大小事纠缠住了。

先前有阵子,我每天能写出一千五百字,那一阵子我是天天开心,每天有生下一个小BABY跟你喊爹的感觉,这样讲是有点夸张,但那时候的确有一种充实饱满的成就感。写的好不好,我才不管呢,反正每天有产出就够了。我相信跟学生时代念书一样,每天念一点、再念一点,考试分数就会多一点、再多一点。

现在工作上生活上的琐事告一段落,人又平静下来了。我希望利用这个机会,把长篇故事先停下来,写些小短篇,在短篇故事中,多加磨练情节编排的功力,以前几个未完成的短篇作个结束,然后可能会再多写几个短篇。

等到编排情节的功力有了,才可以写好长篇故事里的每一小篇,然后只要把长篇故事的大纲架构好,例如世界设定、例如人物角色、故事梗概等等,在一连串的情节中开展长篇故事。

我想,总有一天能写出我第一本长篇小说。

在写贝贝的故事之前,要先写小麻雀的故事,而小麻雀的故事我第到第二版,现在有自知之明的暂停,唉,不知道甚么时候,才能把小麻雀的故事写好,而等到小麻雀写好之后,我才能再把贝贝的故事写好。

九把刀说他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千锤百鍊了五年,不知道是真是假。我曾经跟贝贝开玩笑:想写一本《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贝贝》,该不会,必须得千锤百鍊个五年吧!

为了贝贝,为了我自己,我还是喜欢写故事,毕竟它是我的人生下半场,而且我人生走到这裡,的确很多想要诉诸于文字的感受。可喜的是,我的工作本业算是小稳定了,在不担心柴米油塩的情况下,可以充分利用业馀时间,燃烧一下生命。

路很远,方向找到了,还要继续往前走。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