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的太湖大道上




太湖大道

话说冬天之前,我一向星期天休息不跑步的,因为我一到六肯定每天淮时早晨起来跑步,到了星期天就想让大腿歇息歇。现在冬天了,要每天早上五点离开温暖被窝,实在是……好需要勇气。我大概三四天会有一天是被零下低温打败的,所以目前我反常,星期天早上我会睡到冬天应该要有的自然醒,然后不管我起得多晚,儘管冬天的太阳已经很亮了,我还是会去跑个步,把前几天偷懒没跑的份补回来。

今天,星期天,我睡完懒觉起来,已经八点多了,跑步洗澡穿衣,随便弄一弄一不小心,十点多了。没有行程,边套牛仔裤我边犹䂊:乾脆就在宿舍饱腹算了?反正没行程,宿舍用餐美味又实惠,不过我的犹䂊只有三十秒,马上下定决心:不破坏假日从来没有在宿舍用膳的老规距,这个「潜规则」虽然没甚么大不了,但就因为没甚么大不了,又何必违背呢!所以我背包收拾好,手机导航设定老地方,开车直奔石路。

开车跟坐公车真的差了好多个好多!以往无数个星期天中午,尚无车,我十一点出门,走到公交车站,等332路,坐上摇摇晃晃到了石路,至少也快十二点半了,要一个半小时。开车出门,依照百度地图贴心导航,它说只要17分钟,实际开车到目的地石路下车,差不多是十一点半。所以开车跟坐公车比起来,整整快了一个小时!

我特喜欢做这种比较,潜意识一直催眠自己:元气大伤买车,值得,值得,非常值得。

吃完午饭,一如往常在石路压压马路,一如往常閒晃到星巴克咖啡馆。打开门,服务员很有礼貌很热情的招呼,但我并没有停留在柜台,在店裡巡了一回,人很多,没有很适合一个人轻鬆坐下不被打扰的空位,所以我绕了出去。

还是走石路街道上。有一年时间常常在这裡走,亲眼看著它拆迁拓寛马路,忍受它建地铁时公交车必须绕道的很不方便,到现在,条条大道变寛敞了,地铁盖好了,车还是很多,人还是很多,而我,不再是坐公交车来的,我的车子停在石路购物停车场。

没闭上眼睛,周遭来来往往的人事物其实都跟我没有关系,有个人的眼睛鼻子嘴巴,在我面前依稀越来越清晰,眼眶突然一阵温热,每次像这样一个人走在街上,此情此景,特别容易怀念……

春夏秋冬过去了,还是一个人走在石路,该如何是好?

终究没有一如往常在星巴克停留。以前是因为来一趟很麻烦,于是非得在这停下来做些甚么。现在开车太方便了,潇洒的来,潇洒的走,星巴克拜拜,打算回宿舍窝著,写点东西。

开车上太湖大道。

上次回台湾,因为大陆有车了,台湾的车重要性瞬间大减,于是我把原来装在台湾车子里的小米车载充电器和USB带来苏州,USB裡面的歌曲更新了下,一整张汪峰2011年北京演唱会的歌曲全都灌进去。

太湖大道上,道路寛,车子少,没有很讨厌、会扣你分、但又得乖乖仔细注意的红绿灯,所以我唯一要随时切记的是:时速控制在80以下,不然一不小心随随便便一个小恍神,指针刻度悄悄就滑过90,哈哈。

时速控制好,剩下来的,就是把车内音乐开很大声超大声,享受一个人的小天地,享受疾风而行的痛快,享受震耳欲聋的摇滚:

「当大地铺满了悲泣的落叶
当杜鹃花化作远空的雾霭
祝福我吧我最思念的亲人
那就是我向你告别的身影」

汪峰这首《光明》,狂放潇洒,百分之一万的切入我在太湖大道飇驶的心情,所以本来应该在朝红路下高架,激昂的我没有转方向盘,轻轻加踩油门,继续往前迈进……

哥哥曾经不解问我,怎么会这样喜欢开车,我想,开车之于我最重要的就是这种完全的密闭摇滚小空间吧!我的耳朵有宿疾,不能使用耳塞式耳机,也不能使用密罩式耳机,所以我一直都是用后挂式耳机,即使如此,也不能用耳机听很久的音乐,耳朵很痛,一般在宿舍或是房间,我也不能使用音箱将音乐开很大声,会吵到别人,因此唯一能让我最贴近摇滚的位置,就是开车了,特别是在没有红绿灯的高速道路上。所以在台湾,我一路从高雄飇到台中,在大陆,我一路从苏州飇到盐城,高速上好几个小时我也不觉得累,反而很痛快。

一台车,我不在乎它自动打挡会顿住、不在乎它换档有异响、不在乎它低档堵车比较容易小暴衝,只要在车内我可以好好听首摇滚歌曲,我就能享受开车的快感。

后来在太湖大道上,我一直开到了科技城,才依依不捨调头回车,等到驶进厂区大门,《光明》我已经反覆听好几遍了:

「也许征程的迷惘会会扯碎我的手臂
可我相信未来会给我一双梦想的翅膀
虽然挫折的创伤已让我寸步难行
可我坚信光明就在远方」

继续前进!继续摇滚!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有房有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