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侠开战时刻》(侠影之谜)光明与黑暗之间




《蝙蝠侠》、《蜘蛛人》、《超人》这些超级英雄电影,都是由美国畅销长篇漫画改编,也一直都是大萤幕上历久不衰的题材,如果我来做个大致分类,可以分成2005年以前和2005年以后,其中明显的分水岭,就是2005年的《蝙蝠侠:开战时刻》。

以往的英雄电影,著重于将焦点集中在动作特效。以早期蝙蝠侠为例,每次新的一集推出,著重的是新角色新坏人,这一系列的第一集相当成功,可是这个动作特效模式推到了第三第四集,正邪对抗的故事基调,已经无法带来任何新鲜感,于是在1997年号称史上最差的《蝙蝠侠与罗宾》之后,蝙蝠侠默默消失了好几年,一直到了2005年,我们等到了诺兰的重开机系列。

2005年《开战时刻》、2008年《黑暗骑士》、2012年《黎明昇起)》,有幸躬逢其盛的影迷,想必很清楚这一系列精彩电影,如何于带来一致的票房口碑和期待效应,依照我个人观影经验,应该只有《魔戒》、《无间道》有达到类似品质水平的三部曲。现在,距离2005年的《蝙蝠侠:开战时刻》首映刚好十年,是时候,重新再欣赏这部难得的钜作。

《蝙蝠侠:开战时刻》

「为什麽我们跌倒?因为我们将学习怎麽站起来。」

电影前半段,导演利用三段前后交错的倒叙,和所有观众重新介绍这位超级英雄的身世。在这裡,很巧妙地以两个父亲的形象,辩证两种截然不同的路线对抗邪恶。小时候的父亲,走的是光明正道,在城市中建设全新的大众运输系统,想藉此让所有人团结向上,可惜,一场不期而遇的意外,使得这条路线永远被终结,高谭市命中注定堕落,布鲁斯韦恩命中注定无法得到救赎。

在尝试过自我放逐、自我堕落之后,其实如果没有遇到忍者大师,布鲁斯韦恩可能是囚犯、可能是贵公子,但是将会永远迷失、永远不可能成为蝙蝠侠。忍者大师如同义父一般,不但指引另一条比较现实的路线,并且亲自教导所需具备的战斗技能。

像超级英雄这种题材,编剧导演很容易就走简单路线,将主轴设定在正邪对抗,坏人很厉害,最后终究被英雄打败,上个系列的蝙蝠侠走的就是这个路线,最后走到死胡同裡去。诺兰导演接手时身负重任,一开始便表明要走出自己的路线。

「如果你可以超越自己的极限,为一个理念献身,你将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传奇。」

诺兰的路线,其实就是电影裡忍者大师所提出的路线:唯有打败自己,才能够打败罪犯,唯有对抗过自己内心的恐惧,才能够对抗强大意志的邪恶。

于是乎,看这部电影很过瘾,但过瘾的地方,不仅仅是布鲁斯韦恩如何接受忍者训练、不仅仅是我们见证蝙蝠侠的诞生、当然更不是看蝙蝠侠如何大显神威,最最过瘾的,是看一个曾经迷失而自我放逐的人,如何战胜心魔、克服内心深处不知名的恐惧,最终成功贯彻自己所找到的理念。

电影后半段,蝙蝠侠开始铲奸除恶,同样地,诺兰并不满足于正邪对抗的武打戏,而是乘机进行另一场接近哲学性质的辩证,忍者大师再次出现,关于正义应当如何实现的路线之争,也再一次被提出来。

正义应当如何实现的路线之争

这一次,布鲁斯韦恩已经成为蝙蝠侠,他们不再是在远离世俗的高山上议论,而是真真实实地,以高谭市的命运作为赌注的对决。

忍者大师的辩证方式,是好人的不作为,才会使得恶人猖狂,因此光是打击罪犯没有用,然后高译市的状况是,好人都已经被邪恶污染,所以只有好人坏人全部一次铲除,才是一切皆空的涅盘式解脱。

蝙蝠侠并不认同这个路线,应该说,因为自己小时候一直挥之不去的阴影,使得蝙蝠侠痛恨一切的暴力犯罪,当然也包括忍者大师的淨化理论,然而蝙蝠侠的困境在于,他没有办法再做回布鲁斯韦恩,所以也没办法走他亲身父亲的那条路线,蝙蝠侠的确成为了邪恶的剋星,但是却永远无法成为正义的力量,这个永远了切割他和瑞秋的情感,在检察官瑞秋的眼裡看来,蝙蝠侠只能吓阻邪恶,但是絶对没办法杜絶邪恶,因此他们两个注定是平行线,在感情上不会有结果。

「要让别人心生恐惧,必须先克服自己的恐惧」、「要克服恐惧,必须先变成恐惧本身。」电影最后,布鲁斯韦恩成为恐惧本身,让蝠蝠侠成为一种象徵,甚至以打败了形同自己再造父亲的忍者大师,但是也让自己被夹在光明与黑暗之间,正因为这个困境,才有接下来的《黑暗骑士》和《黎明昇起》。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超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