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场(4):人生还有很多事,比这个更痛苦




世贸中国馆的小白

五角场某间傣妹火锅店,时间晚上八点。

「猜猜看我从新加坡带回来什麽?」云喜欢猜谜游戏。

「喔,带礼物给我!」纪新白看一眼云座位旁边的包包,开心地说。

「你还没猜!」云提高声调,她跟纪新白太熟了,知道纪新白大部分猜不出来,而且大部分猜不出来的时候只有一招:顾左右而言之它。

「嗯⋯⋯,这要怎麽猜?太难了!」每次,纪新白左闪右闪躲不掉,只得坦白求饶。

「死小白,给我猜一下!」云终于受不了。

纪新白和云刚认识的时候,纪近白说云可以叫他小新,这个名字让云联想到漫画《蜡笔小新》裡的小新,后来,几次猜谜游戏之后,云把纪新白看透了:他不但跟漫画裡的小新一样总是耍无赖,而且有时候还会像漫画裡那隻叫小白的狗耍笨,所以云一般叫他小新,但偶尔发小脾气的时候,会叫他小白。

纪新白在大部份朋友前面暱称小新,会叫他小白的,云是第一个,而且,可说是仅有的一个。纪新白从以前就把白色当做他的幸运色,他的Toshiba笔电是白色,他的无印良品文具儘可能是白色、或者最起码是接近白色的透明白,更絶的是,当他决定接受外派大陆工作,因为常常搭飞机需要一个行季箱,他选上无印良品一个大大的白色行李箱,爆贵,但他爆喜欢,在他第一次带那个行李箱出现在机场,他的同事看了断言不用多久,那个大大的白色行李箱,一定会成为葬葬的大大的白色行李箱,后来事实证明,他同事说的没错,那个行李箱越来越葬,可是他不在乎,他也不打算处理那个白色上面的葬,他仍然爆喜欢那个白色的行李箱,因为他不但喜欢白,他更喜欢白所带来无可避免的葬,那样的葬承载出历史厚重感,而且专属于他。

总之,纪新白的父母给他名字取得很好,他就是喜欢白,当他遇到会叫他小白的云,可以想见,他会多麽喜欢云、他会多麽喜欢小白这个名字。

台湾昼作旁的小白

回到五角场某间傣妹火锅店,时间是晚上八点一刻。

云送给小白的礼物是新加坡买的KENZO香水,当纪新白看到云从包包裡拿出那个精美香水纸盒,到他从纸盒裡拿出玻璃罐装的香水,他脸上的惊讶和狂喜,云满意极了。

「我新加坡回来,上海同事说知道我买了这个香水,都说要跟我买呢!」云骄傲宣称。

「是喔!这要怎麽喷?喷在哪裡?」喷香水对于纪新白来说,是从来没想到过的事,之前没喷过,也没买过香水。

云教小白香水可以喷在手腕、可以喷在衣领,云还规定小白每个星期来上海之前,一定要喷好香水。

云跟小白虽然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是云送小白很多礼物,有一样东西,不是云送的,是小白在淘宝网订购,直接发货到云家裡的,这样东西让小白特别怀念:剪髮器。

纪新白从大学开始掉髮,高中同学开玩笑:乾脆剃光头好了,只要头型正,光头照样好看!

他上网找资料,发现医学上认可的疗法,都得要终身服用,而且一直花钱不说,更怕的是持续服药可能产生的后遗症。

所以他到学校附近的一间家庭理髮店,决定了剃一个可能之后会维持一辈子的髮型,理髮店欧巴桑例行性的问:

「帅哥,要怎麽剪?」

「帮我把头髮全部剃掉,我要剃光头。」纪新白一脸正经。

欧巴桑有点被吓到,连忙说:「不要啦,少年仔,年纪轻轻,剃甚麽光头。」

最后纪新白走出理髮店,带著生平的第一次光头,回到宿舍照镜子:嗯,还可以。

之后纪新白就习惯剃光头。不过他马上发现:头髮少异常伤人,因为它少就算了,偏偏还是会长,所以要维持的话,每几个礼拜就要再剃一次。每次都去理髮店,也是麻烦,于是他发展成自己来:舖报纸、拿剪髮器自己剃——省钱、省时间、省麻烦。

光头虽然引人侧目,但也是个人选择,在街上、在学校、在公司,别人看了奇怪,但终究不会多说甚麽。只有在当兵的时候,军中一切讲规矩,连头髮长度也是,所以不能留太长,可是一点长度都没有也不行。

辅导长找纪新白约谈。

在确认纪新白是生理原因之后,辅导长有点同情他,纪新白故作坚强:人生还有很多事,比这个痛苦。

山东济阳小白

几年下来,可能纪新白剪过多少次的指甲,就剃过多少次的头,在这数不清的次数中,有几次纪新白印象深刻,其中之一,就是最近的一次。

那时候纪新白已经回台湾了,带著之前在大陆买的剪髮器回台湾。

回台湾后纪新白继续用那剪髮器,有一次,纪新白头剃到一半,剪发器的速度越来越慢,他听著那残酷的慢动作马达声,心裡隐隐觉得不妙,最后,它终于死机,一动也不动。

……,怎麽办,纪新白头剃到四分之三,而且重点是:深夜十二点,明天还要上班!

好险,有全年不打烊的7-11,他赶紧买了两只用过就丢的刮胡刀,将就一下,帮他渡过那个惊慌的午夜。

头剃好了安全过关,可是那个理髮器,从此再也没有动过。

那是,他在大陆网购、云选的、并且直接寄到云家、然后云再拿给纪新白的理髮器。

从大陆带回台湾后,他还有用过几次,用得好好的,没想到会完全死机。他本来猜测是充电充太久,后来才想到,那是在大陆买的,所以肯定是採用大陆的电压规格,于是他检查变压器说明,果然没错,是220V的,可是纪新白一直喂它吃台湾110V的电源,规定最多充八个小时,而刚好那一次纪新白给它充超过一天。

这种情形下,它能撑到让纪新白头髮剃四分之三,这样的顽强度,已经算厉害了。

虽然不捨,但既然故障了,只也能把它处理掉。

在大陆的时候,云帮纪新白选了很多东西:剪发器、衣服、运动鞋、休閒鞋、拖鞋,送他很多东西:帽子、香水、大蓝鲸布偶、小熊维尼布偶、小白兔扑满、大白鲨按摩器,好多,好多……

这些东西,是随著他们相处、生活中互动自然积累起来的,每一件小物,都有一个小故事,每个小故事,都为这段感情添加一点色彩。

云拿这个理髮器给纪新白的时候,在酒店的房间,她开开心心的帮他剃头髮,这麽多年来的第一次,纪新白不是给到理髮店剪,也不是自己剃,而是另一个女孩子帮他剃头髮,光是这一个小故事,就让纪新白每次想到的时候,眼眶溼热……

毕竟剃个大光头走在街上,总是引人侧目。云给纪新白一顶她外出旅游用的棒球帽,提醒他把它载上。

云在意纪新白的头髮吗?说不在意是骗人的,但是云在每个星期天,跟纪新白一起走遍上海五角场的每个角落,而这个上海五角场,其实就在云家裡附近而已。云的同事朋友、家人亲戚很多,都可能到五角场逛街,所以,很难不会被看到,所以,云以最实际行动让纪新白知道,她并不在意他的头髮。

后来有一次,云公司部门办活动,一起到上海的蓝色风暴玩水。云的同事主管,都有带老公或男朋友陪同。那个星期五的晚上,云打电话给纪新白,本来他星期六是要上班,但是他马上跟公司请假,以最快的速度从吴江赶到上海。那一天晚上,他多麽的喜欢云,云给了他一个在异乡工作的打工仔,最大的温暖跟欢乐。

理髮器坏了,可以再买一个新的,但是要再找一个帮纪新白剃头髮的女孩,很难。

纪新白突然想起当兵时候,跟辅导长讲的话:人生还有很多事,比这个更痛苦。

中国最具有影响力年度人物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五角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