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场(5):何德何能




淘宝网胡桃夹子木偶

如果要纪新白选出人生中三件大事,或者是生命中最重要三个女人,遇到云,肯定是其中之一。

通常失去之后才会懂得珍惜,这并不表示:事先懂得珍惜就不会失去。纪新白还没失去云之前,就把云当作他漫长人生仅有一次的大乐透头彩,他很珍惜云,可是再怎麽珍惜,结果还是失去。

「结束的时候,会想起当初是怎麽开始的。」布莱德彼特在电影《史密斯任务》裡这麽说,当时,他和他老婆都准备干掉对方。

虽然和云分开很久了,纪新白一直处在和云结束的状态中,于是回忆和云之间怎麽开始成为习惯。

西方文明几千年历史,以耶苏基督诞生作为界线,西元前、西元后就是这麽划分的。纪新白人生至今短短几十载,他喜欢以遇到云作为界线,划分成两块:云之前和云之后……

何德何能。

云是纪新白第一个女朋友,所有纪新白对于爱情的憧景,都可以在云身上实现。他和云是在网路上认识的,第一次见到云的照片,纪新白在心裡欢呼: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女孩子,机灵活泼的大眼睛、简单朴素的长髮、开心直率的笑容,云的内心独白有点搞笑,整个让人觉得很轻鬆很自在的女孩子。

云是上海人,在上海外商工作,已经在上海买房子了,纪新白觉得云很厉害,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在大陆遇到这麽厉害的女孩子,更没有想过,会跟这样的女孩子在一起。

QQ上云说前两个男朋友都是天蝎座的,双鱼座的她跟天蝎座超合拍,然后纪新白也是天蝎座,所以她有点担心。为此,纪新白特别上百度查了一下,果然发现天蝎座跟双鱼座在爱情上是天生一对。

见面之后纪新白和云的发展很快,纪新白对云一见钟情,他们在一起很合得来,不但相处的时候很high很开心,没有相处时每天晚上在QQ上也是聊得没完没了。

最美丽的爱情大概都是突然而来、而且发展迅速吧!没有交过女朋友的纪新白心裡想。

第一次见面后的隔天早上,纪新白发短信给云,跟云道声早安,午休时他会打电话给云閒聊几句,像这样每天固定的短信和电话,纪新白一直持续到回台湾为止。

遇到云半年之后,有一天,纪新白上班突然收到台湾协理的一封信,大意是配合集团公开发行目标,要把纪新白调回台湾担任稽核。

德芙巧克力盒和小白兔扑满

这封信对当时的纪新白而言,等于宣告死刑。

距离死刑执行只有一个月。纪新白有每天跑步的习惯,而且会一边跑步一边听音乐,那一个月的时间裡,纪新白每天晚上七点在宿舍跑步机上运动,听的都是同一首歌:

黄舒骏的一首老歌:《何德何能》

她像是一条清澈蜿蜒的河,任性地流过我的一生
轻轻地洗去我的深沉,静静地陪我度过多少黄昏
我常想 究竟我何德何能,老天会赐给我这样的好女人
何德何能?我何德何能?
何德何能。

纪新白在大陆最后一个周末,刚好云公司部门有outgoing活动,每个同事都会带老公或是男朋友,云邀请纪新白,纪新白马上请假奔到上海,那一天晚上,他们在上海蓝色风暴玩水。

最后一天还是可以玩得那麽开心,纪新白跟云果然是天生一对。

纪新白的眼镜掉在龙卷风暴的池裡,虽然后来云的同事找了几隻度数差不多的眼镜给纪新白凑合著用,但是纪新白那隻昂贵的日本手工眼镜再也找不到了。

找不回来了,就跟云一样找不回来了。

那天在酒店裡,纪新白播放手机裡的《何德何能》给云听,算是对于云的告白。

离开大陆的那天早上,纪新白在上海浦东机场发给云最后一次的早安,云是这麽回的:

「五角场到处都是你的身影,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复。」

对纪新白而言,永远回复不了,他两个小时之后抵达台湾,但是内心深处有个破洞,一直留在大陆,一直留在上海五角场这个地方,永远都填补不好。

长在心头上一块永远好不了的伤疤。

如果真的有时光机的话,纪新白一定坐回到那一天早上的浦东机场,阻止以前的那个纪新白登机,无论如何都不要登机,想办法留在上海,不管怎样总会有办法的。

因为只有失去之后,才会懂得应该珍惜。

蓝鲸鱼布偶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五角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