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旅程》(革命之路)主流社会的枷锁




《真爱旅程》这部电影编製严谨,试图刻画身陷婚婚的情感挣扎

爱情、婚姻、家庭这三件事人生大事,似乎是同一件事的三个阶段、必经的过程和终点,可是在现实生活中有经历碰撞过的,应该都能体会,这三件事情所蕴涵的意义截然不同。如果没有做好心理调适准备,如果没有足够成熟的条件,每一对夫妻不必然可以顺利走下去。《真爱旅程》这部电影编製严谨,试图刻画身陷婚婚的情感挣扎。我们不一定像电影中的夫妻那样,可是我们都可以从中得到啓发。

电影一开始,几个镜头迅速流畅地切换,交待威勒夫妇相遇认识的经过。很多观众想必和我一样,惊讶于他们这麽快走进婚姻,可能是电影本身没打算交待清楚,更有可能是,他们被爱情冲昏了头,觉得只有透过婚姻一纸合约,才能宣誓彼此的选择。

爱情属于年轻人,婚姻属于成年人,爱情是自由不受拘束,婚姻则是法律和道德的双重枷锁。一旦走进婚姻,等于在心理上接受这社会化符号。同样是在刚开始不久,电影交待了婚姻带来的改变。男主角法兰克原本最鄙视的,就是终其一生于大公司工作的父亲背影,然而婚后他结束在码头打零工的自由,走上父亲老路。爱波原本立志当演员,婚后成功扮演家庭主妇,一天有24小时,24小时她被厨房和客厅之间的家务活填满。

导演透过非常洗练精准的镜头,生动交待婚姻带来的改变。当他们第一次看到郊区房子,那脸上的光采,当爱波为即将上班的丈夫,准备一顿丰盛的早餐,当法兰克开车再搭火车,和许多陌生却熟悉的面孔一同上班,这三个虽然短暂的镜头,真实贴切地描绘出一幅时代图像。美国五零年代,战争结束,经济复甦,成千上万的郊区家庭,遍布各地城市的中产阶级,大家过著和威勒夫妇一样的生活,每对夫妻彷彿那个时代队伍中的一对小蚂蚁、时代机器中的一根小螺丝。

大家过著和威勒夫妇一样的生活

无论是在职场上还是在家庭中,男女之间的权力倾斜非常明显。在大公司裡面,中间和上层阶级清一色为男性掌握,女性充其量当个秘书,微不足道、甚至沦为玩物、成为男人们閒聊挖苦的话题。回到家中,女性唯一的典范是相夫教子,丈夫的上班时间,妻子们互相串门子,周末时间全家正式拜访,与其说是在彼此交流,其实无形中,是一再地加强深化,确保每个家庭维持正常发展。

时代是一排行军队伍,压著每个人向前走,如果不从,除非你是时代队伍的司令官,终将会得到惩罚。如同房仲太太所言,威勒夫妇有股特别的气质。法兰克可以很快地适应时代,得到很好的发展,进大公司,抓住升迁机会,还和秘书搞婚外情,爱波的特别之处,则是在于和时代的典范不一样,她可以是个好妻子、好妈妈,但偏偏她想要的,不仅仅于此。

天才和疯子,往往只有一线之隔。在这部电影,房仲太太的儿子被判定为疯子,但其实观众都看得出来,那儿子神智清醒得很,只是他对事情的看法,和社会上一般人不一样,应该说,他把事情看破了,但却又没办法把事情做得更好。电影裡没有清楚交待,但我想,那数学博士的儿子,应该是在哪遇到挫折,爬不起来,无法跟上主流社会的脚步,只能一直保持尖酸刻薄的批判心态,在这个位置上自我保护,最终被社会排斥到边缘。

爱波和那位「疯子」一样,都把这个主流社会看破了,不同的是,爱波已经先扮演好主流社会的角色(妻子、母亲),但她希望进一步摆脱主流社会的枷锁。所以她尝试剧场表演,她提议举家到法国巴黎发展,她甚至亲手把腹中胎儿拿掉,因为她不想再待在笼裡,她和法兰克只是在折磨彼此,法兰克为了家庭牺牲而工作,爱波为了家庭牺牲而持家,然而同样是为家庭牺牲,女性却是永远站在弱势的立场。

无论最后是否意外身亡,爱波的结局注定是悲剧。电影中的那些妇女们,就是美国五零年代一整个世代的女性缩影,有很多无声的呐喊被主流社会压抑住,难怪乎到了六零年代七零年代,美国第二波女权运动如此兴盛。到了现在,每个领域都有成功独立的女性,并且能够兼顾到家庭,也许,爱波比较适合这个年代。

也许,爱波比较适合这个年代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