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和小麻雀(7):趋于无限苦闷的高三,谢谢你陪我渡过这一年




高雄忠烈祠

在高二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一天鸽子又载小麻雀回家,那一天,小麻雀有点反常的没讲什麽话。

小麻雀不讲话,就换鸽子讲话。鸽子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小麻雀讲到高美馆看印象派美术馆的事。讲著讲著,快到她家附近的巷子口时,小麻雀下车准备离开,鸽子没有任何前兆的问:

「小麻雀,你有男朋友吗?」

「有!鸽子,你想不想看看他,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到过的阿勇。」

这个问题,是鸽子早在几百年前就应该问的,一直没有问的问题。因此,鸽子得到的答案,有点意外又不算是意外。

那天晚上,小麻雀跟阿勇,还有小麻雀,约在一家咖啡厅见面。聊了些他们打工的事,聊了些各自学校的事,阿勇和小麻雀共喝果汁。离开的时候,因为鸽子和小麻雀住得比较近,所以是鸽子载小麻雀回去的。临走前,阿勇出手捏了一下小麻雀的鼻子,作为告白。

在回家路上,鸽子问小麻雀:怎麽会跟他在一起的呢?小麻雀回答其实她也不知道,阿勇问她,她没有回答,就在一起了。

鸽子心裡忍不住的想,会是那个小麻雀要他假装是她男朋友,他没有去,后来小麻雀喝醉了,整个趴在阿勇身上的那个晚上吗?阿勇在那时提出交往的要求,小麻雀没有回答,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吗?

这个问题,鸽子永远都不知道答案,鸽子也没有问过小麻雀。

有些事情,一旦结果出来,过程如何、什麽原因,再也没有问的必要了。

就跟大学联考,在联考前,数学题目算不出来,即使你对于教科书上的答案,已经很清楚了,但是你就是要埋头苦干,把解题过程弄得一清二楚。可是等到联考考完,分数一出来,不管你考的好考的坏,你都可以把折磨你高中三年的数学课本,一把火烧掉。

因为联考考完,堆积如山的课本教科书,什麽也不再是了。

讲到联考,忍不住干谯一顿,言归正传,回到鸽子和小麻雀的故事。

高三的时候,阿勇每天会载小麻雀上下学。那时候,伟大的周休二日还没有被发明,学生星期六要上半天课,那时候小麻雀也有自己的摩托车了,她提议,每个星期六她载鸽子上下学。

整个高中三年级,随堂考、周考、月考、模拟考,小考大考不断,淘淘之考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好不容易衝过去了,就站在联考这个大瀑布的浪头上,往下一跳,是死是活,来个决一死战。

在这全面啓动的高三,每个礼拜六,是相对比较轻鬆的日子,而在这个轻鬆的日子,同时也是小麻雀载鸽子一起到市区学校的日子。

虽然小麻雀名花有主,已经有阿勇这个男朋友了,可是鸽子跟小麻雀一样很有话聊,小麻雀也感觉什麽都喜欢跟鸽子讲,像是她这个礼拜和姐姐去做头髮,髮廊做髮型的男设计师很娘娘腔之类的,或者是她有个女同性恋的朋友,问她要不要当她的情侣之类的。

总之呢,高中时候的鸽子,跟十年后的鸽子一样,话不多。所以跟小麻雀在一起的时候,都是鸽子听小麻雀讲话比较多,鸽子感觉小麻雀什麽事都会跟他讲,包括她姐姐说她有小聪明、她姐姐结婚了、她的同学喵咪交了男朋友了,男朋友怎麽对她好,喵咪怎样的幸福之类的,小麻雀曾对鸽子说,只有对鸽子才会这样,鸽子觉得指的是什麽都想跟他讲这件事,鸽子也喜欢听小麻雀讲,一直到十年后,鸽子也不确定那时候喜欢听小麻雀讲话,是不是就是喜欢小麻雀。

不过十年后的鸽子,倒是很确定小麻雀是喜欢他的。因为十年后的鸽子,终于真正的谈了第一场恋爱。对方是一位上海的姑娘,有个很可爱很甜的名字,叫做贝贝。

鸽子喜欢听贝贝讲话,但是鸽子更喜欢讲话给贝贝听,真希望什麽话都讲给贝贝听的喜欢。

鸽子才知道,原来这就是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可惜一直到了十年后,鸽子才能够体会,当时小麻雀什麽都会跟鸽子讲的心情。

什麽都讲,唯一绝口不提阿勇。有时候,鸽子会主动询问小麻雀,她跟阿勇如何了?小麻雀只会冷冷的道:我不喜欢谈和他之间的事。

时间来到高三的最后一个礼拜六。

如往常,下午,小麻雀载鸽子回家。鸽子是住在四楼公寓,在公寓边的小巷子,鸽子请小麻雀在车上稍等一下,然后鸽子快步走到家裡附近的花店,买了九朵玫瑰花。

「小麻雀,这个花送给你,谢谢你陪我渡过这个高三,这趋于无限苦闷的高三。」

「啊,鸽子,谢谢你。」

鸽子看得出来,小麻雀早已经预知到,还算有良心的鸽子,已经准备要给她一个惊喜。但是,她大概绝没有猜想到,鸽子会送花给她,毕竟在她心裡,鸽子脑袋裡已经被数学方程式跟三角函数塞爆了,其他的什麽也装不下。

说起来,这可是鸽子第一次送花给女孩子呢。

很天外神来一笔。

不过,在十年之后,鸽子第二次送花给女孩子,是送给贝贝的。更是精彩,更是天外神来一笔。有兴趣的,请收看以后会连载的贝贝系列,谢谢。

回到十年前的那个神来一笔,小麻雀当时惊喜莫名,鸽子也很开心。

那天晚上,鸽子打电话给小麻雀,小麻雀说她已经把花插在客厅的花瓶裡了。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爱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