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与小麻雀(12):也可以说是又死去了一遍




高雄忠烈祠

那一年的中秋节,原本上大学后不常回家的鸽子,回到高雄了——他是为了小麻雀回到高雄的。

他事先没有跟小麻雀提,想给小麻雀一个惊喜。回到家当天晚上,他马上打电话给小麻雀:

「小麻雀,我回高雄了。」

「……怎麽没有先跟我讲呢!」小麻雀顿了一下,继续说:「你之前说要给我电话号码,也没有……」

「我是打算中秋节回来,再跟你讲的。」

「你可以事先跟我说呀!」

「小麻雀,你明天有空吗?我们见个面好吗?」

「我明天已经跟朋友约好了,明天有时间的话﹐我再打电话给你。」

鸽子觉得除了说好之外,再也没什麽好说的了。

隔天晚上,鸽子一直待在客厅,在沙发上

等电话嚮。

但是电话一直没有响,鸽子等了一两个小时之后,跑下楼买个饮料,

回来的时候,原来在房间裡的弟弟,坐在客厅的沙发,一见鸽子进门,马上跟鸽子说:刚才有个人打电话找他,是个女生哦!

那肯定是小麻雀打的了。鸽子整张脸装满大便的想:我在电话边等了两个小时,电话很机车的没响过,我才下去买东西十分钟,电话更机车的响了。

这不是踩到狗屎是什麽?

不放弃,鸽子再继续等。按照正常的道理来讲,对方打了一通电话,没找到人,心理总是放不下,总是会再打第二通的。

所以至少会有第二通!!!

可是,倒霉的人最怕听到这个可是了,鸽子就是那个倒霉的人。那天晚上﹐电话没有再响过,小麻雀没有再打电话过来。

隔天,鸽子回台北。

在之后一年的期间,鸽子和小麻雀没有再连络过。

那时候,为什麽小麻雀不再打电话?

那时候,为什麽鸽子不主动打给小麻雀?

在那之后,为什麽鸽子不再打电话给小麻雀?

在那之后,为什麽小麻雀不打电话给子家裡,问鸽子台北的电话?

时间是一把尺,每一岁是一个刻度。鸽子站在三十岁的刻度上,向站在二十岁刻度上的鸽子,过去的鸽子,大喊为什麽!

当事情已经成为历史上的事件,再多的为什麽,也没有办法改变结果。十年以后的鸽子,捶心肝,追悔,不断的重建历史现场。

在潜意识的作用之下,鸽子天真的以为,只要当初他是这样做而不是那样做,事情就会有我想要的结果了。

好天真好天真……

突然间小叮噹跑出来,小叮噹说:我可以让你跳回到二十岁那时候,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你去改变历史吧!

鸽子连声说好,来不及感到惊讶,啪的一声,就回到了十年前家裡的那个客厅。

很大一台的映像管电视,牆壁上曾祖母的画像,长方型桌子底层散乱的扑克牌……﹐记忆中模糊的场景活生生在眼前!时钟是九点三十分,弟弟应该是在房间裡,十年前的自跑去楼下买饮料了吧。

鸽子坐在老旧的沙发上,只有十分钟,他能做的事,其实跟十年前一样,等电话响。

怎麽不打电话给小麻雀呢?鸽子也想打,可是就是不知道电话号码,怎麽打?

正当这麽想的时候,该死的电话终于响了:

「鸽子,我现在跟朋友在一起,我晚一点到家再打电话给你。」

「……大概几点?」

「不确定﹐我们现在刚吃完饭,在讨论要去那间KTV唱歌。」

「好﹐我等你。」

「嗯,BYE。」

鸽子把电话稳稳的放回去,心裡想,我猜了十年的电话,原来不过如此。

在这麽想的同时,又是啪的一声﹐鸽子回到现在,三十岁的时间刻度上。

小叮噹还在!

「怎麽样,好兄弟,改变历史了吗?」小叮噹把鸽子当作大雄了,很热心。

「……应该没有。」鸽子很气馁,只差没有跟大雄一样,抱著小叮噹大哭。

「我可以再给你一个小时、甚至是一整天的时间﹐回到过去任何一个时间点。但是,人的生命是一直持续进行的,你回到了过去多久,你在原来现在的世界,就会消失了多久。」

「哦,原来是这样!」

虽然回到过去很神奇,但是刚玩过一次的鸽子,觉得味道比喝白开水还不如。

「不用了,我还是待在现在这个世界就好了。」

「OK!!!」

小叮噹OK完,也是啪的一声,不见了。

鸽子有点恍神,他对小叮噹如何出现、怎麽消失没什麽兴趣。他的脑袋轰轰轰作响。这麽多年来,只要他一想到小麻雀,就会想到那个没有等到小麻雀电话的晚上。他之前一直觉得,那个晚上具有决定性的杀伤力,决定了他和小麻雀之间的结局。

但是现在,他开天眼,他终于看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

一通电话这麽渺小,只能够在一段感情过程中的某一个时间点,影响这段感情的走向﹐但是不会决定一段感情最终的结局。两个人的个性、想法,才是一直推动著感情走向命运的终点、决定一段感情的结局的主导力量。

鸽子自己的个性、想法,不是一个小时、一天可以改变的,小麻雀的个性、想法,也不是一个小时、一天可以改变个。个性、想法没有改变,很难改变事情最后的结果。

说的更实在一点,人终究还是要回到当下、活在当下。如果过去真的改变了,现在还能不改变吗?鸽子回到过去,如果真的那麽厉害,改变了历史,他再回到现在,发现当下是一个完全不一样、陌生的世界,这……要怎麽在这个世界活在当下呀?

还是算了吧!

与其想改变过去,不如改变现在。

和小麻雀的那几年,鸽子细细的回想,一个画面,又闪一个画面,鸽子追逐著那一个个模糊的、黑白的、过去的影子,没有色彩的回忆著。

他和小麻雀,很难说是真正的谈过一场恋爱,可是那几年的事情想起来,也像是又活过了一遍。

也可以说是又死去了一遍……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爱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