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4):青袍道人




杭州西湖夜景

「喂,你怎麽偷我白马?」杨云子提剑,差一步就要跳上前厮杀。

那个人一身青色长袍,跨在白马上,摆出不屑一顾的姿态,根本不理会杨云子,对著童僕吼:「子虚,你这浑蛋,跑去砍柴,砍老半天还不回来,不回来就算了,竟然连戒规也忘了带出去,跑来这裡跟小女人说话!」童僕听完低头,一脸愧色,并不答话。

青袍道人正眼也不瞧杨云子一眼,根本当她是空气,杨云子一肚子火:「你们这算那门子的戒规,到底是不能说话?还是不能跟女人说话?我看和尚都没像你们这麽难搞!」杨云子讲完,青袍道人总算翻了一下白眼,转过来看杨云子:「这位姑娘,戒法如何,是本派自己的事,与姑娘无关,姑娘没事的话,还请离开。」杨云子听完火冒三丈:「你以为我閒閒没事,还赶我走!我本来就要走了,要赶去找繫在湖边的白马,我怕会让哪个老贼给抢走,没想到,真的被抢走了,你这个老贼,现在你骑的这匹白马,就是我的,给我下来!」

童僕子虚这时候已经把原来散落的枯柴捡好,重新背在后面,青袍道人看了子虚一眼,从马背上跳下来,说道:「姑娘说的是,我就是担心姑娘的宝贝白马被抢走了,所以特地骑来交给姑娘。」

杨云子听完,当场傻眼,一下子转不过来:这个青袍道人是个好人,特地骑白马来还我?还是根本坏人一个?本来偷骑白马来追徒弟,因为当场被我抓包,所以反应很快立刻改口?

管他好人坏人,试了就知道!杨云子今天本来就是出来练剑的,一个人在西湖对空气舞剑,早就有点不耐烦,刚才看那个叫子虚的小童僕,好像有点功夫底子,想必这个青袍老贼,也有三两下吧,姑且给他来个出其不意,顺便消消心上的火。

想好之后,杨云子走上前,作势要从青袍道人的手中接过繮绳,青袍道人倒也真把繮绳递到杨云子的手上。杨云子刚接到繮绳就暗中运气,透过繮绳将一股力道往前推。

青袍道人握住繮绳的手正要鬆开,突然间那繮绳变成了电极棒,几千几万瓦的电流逆袭,震得他向后急仰,退了好几步,幸亏他功夫底子深,神经反射的运气镇住双脚,并且硬靠腰力将身体挺住,才没有失去重心而跌倒。

他完全没防备,没想到,这姑娘来阴的!!!

一直装无辜不想理人的童僕子虚,反应倒是很快,见情况不对,立即一个緃身,飞快往杨云子这边扑来,气势上如猛虎出闸,不过巧妙的是,他不知道什麽时候又将背后的枯柴给卸下,两隻手却还各抓一把枯枝,凌空而起,緃身向下,如同双剑舞空。

杨云子虽然没看到子虚的动作,但感受到剑气,第一时间就是长剑出鞘:提脚转体、弓步反刺。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武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