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5):枯枝对长剑




杭州西湖夜景:水上枯枝

子虚没料到杨云子动作这麽快,可以在一瞬间拔剑反击,他见状反应很快:在半空中急忙变化招式,改以枯枝夹住剑身,借力使力,让自己弹向右侧,甫一落地,单脚轻踩,马上又扑向杨云,打算从侧身攻向杨云子,避开剑锋。

毕竟他手中拿的枯枝,对方是真枪实弹的剑,杨云子出于学武之人的本能反击,子虚也出于学武之人的本能回应。

杨云子看子虚又攻来,不敢懈怠,立即摆出所学剑法中的第一式:《丹凤朝阳》。

这一式是越女剑法裡的起步式,虽然平凡无奇,可是最基本的招式,往往最管用,而且最变化无穷。况且杨云子常常在西湖边练剑,在大自然的美景中独自思考剑法裡的奥妙,她天资聪颖,而且有耐心一再演练,所以对于越女剑法的絶妙之处,领悟的很快。

只见她平身向前,右手展前、左手展后,前弓后箭重心落在右腿,剑尖斜向前下方,手腕上提,剑势飘忽,长剑一扫,便扫向侧边的子虚。

子虚并不慌张。他每天扛柴上山没有捆绑,用意不仅仅在锻练平衡感,更在熟悉枯枝的动荡节奏,所以他双手施展起枯枝,运用自如。不过子虚再怎麽运用自如,毕竟是枯枝打长剑,好比是鷄蛋打石头,正面迎击再怎麽打,也是被砍劈的份。所以子虚一看杨云子长剑扫来,不管自己再怎麽威风,也只能故技重施,改以枯枝夹住剑身,借力使力,让自己再弹开,只不过这一次,他落地后稳住重心,没有再扑向杨云子。

子虚之所以会扑向杨云子,本来就是因为看到杨云把师兄震飞,一时心急所致。和杨云子对招两次下来,心情已经回复,再加上自己手上没有武器,只有两把枯技,再怎麽对招也是跳来跳去而已,所以索性放弃了。

杨云子见子虚没有进一步攻势,哼一声,撇嘴说道:「原本我看你一路担柴,以为在学功夫,可是现在,武器是枯枝这麽怪也就算了,真的打起来,还只会一直夹剑弹跳,这哪招?」

子虚生性木纳,遇到像杨云子这种伶牙利齿的女孩子,对话上亳无招架之力,加上自己手上枯枝对比杨云子手上的长剑,气势当场矮人!如今被杨云子这麽一说,想回嘴,找不到话讲,只能一脸黑青。

「姑娘好剑法!」

被杨云子突袭的青袍道人,早就跌倒爬起来,他在旁观看杨云子跟子虚过招,一方面赞许自己的师弟练功有成,另一方面,更惊讶于杨云子这姑娘看起来傲娇,剑法却是了得,忍不住出声喝彩。

杨云子专注在应付子虚的枯枝逆袭,都忘了还有青袍道人的存在。现在听到声音,她转过头来,只见那道人双手笼在袖中,微笑和霭到让她不太自在。杨云子没把这个偷马贼放在心上,可是一想到刚才她假装牵马却趁机偷袭,总是有点心虚。

「算你识货的,可惜了这个絶妙剑法,竟然拿来砍枯枝。」杨云子脸上颇是得意。

青袍道人听杨云子一再损子虚的枯枝,看了子虚一眼,只见子虚正在整理散落在地上的枯枝,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敢问姑娘师承何方?」

杨云子大是得意,想说乾脆吹个大牛皮好了,于是说道:「剑法自创,怎麽著,想学跟我拜师!」

青袍道人听杨云子明显吹牛,倒是很淡定:「自创的呀!很厉害,只不过⋯⋯」

「只不过什麽!」杨云子马上插话。

「只不过姑娘的剑法,很像失传已久的越女剑法,而且依我看,是剑法裡的第一招:《丹凤朝阳》。」

杨云子万万没想到,自己所使的剑法竟然被一语道破,緃使她伶牙利嘴,一时半㫾,大是惊讶,说不出话来。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武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