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春风(1):却上心头




上海新天地石库门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崔护《游城南》

一年,整整一年了。

每一天,每一天,日子都是莫名的过,稍一緃手,再往回看已经一年了。今天,飞机在夜空中开始降落,他从窗户往下望,一盏一盏泛黄的路灯,沿著道路横竖开展,连绵不絶,把大上海的繁华切割成一块一块的夜景,高空中俯瞰的壮丽,不过却是悄无声。底下川流不息的车辆,承载著许多初到上海的喜悦,在此同时,也带走许多离开上海的哀愁。

回忆在夜景中模糊,彷彿,他看到一年前的自己,满心期待的坐在一辆由吴江开往上海的直达大巴裡。

到了虹桥机场,他搭地铁到人民广场,沿南京路一直走下去。穿过商场林立的步行街,走过和平饭店,清新的海风迎面而来,后方是百年沧桑的万国建筑群,眼前,是浮光溢彩的商业大厦,那是一切故事的起点:上海外滩。

那时候,他披羽戎大衣、载厚手套来到这裡,寒风朔朔,心裡却是很温热,她说:「可惜,时间来不及了,不然十二点过后,灯火会熄灭,冷清的外滩反而更有味道。」

她说的冷清外滩,是像现在这样吗?他倚在河岸护栏上,什麽也不想,刻意的让自己只是沉浸在江畔明月。夜色深沉,东方明珠准时的在十二点熄灯,隔著黄埔江,对岸一栋栋的高楼大厦沉默,江水滚滚,一样是静悄悄的。「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见人?」如烟的往事,何年何月读的这首诗,他早已记不清。不过他还是专心致志的想,虽然记不得什麽时候读的,但是至少还可以想起,是谁写的诗吧!

忘记的最好方法,原来却是努力的回想,因为想清楚了,才会甘心放手让它在往事堆裡,永远的埋葬,才不会没有缘由的……却上心头。

一个原本不值得纪念的聚会。发起者在上海待好几年了,自恃和这座城市已经分不开,一提到吃汤包,马上哈哈大笑城煌庙裡难吃的南翔小笼,然后再不免俗气的介绍外人都不知晓、小街小巷裡的道地美味。在座的,其实也都是外地人,大伙很热衷于这个话题,兴致高昂的陆续分享,那些各自属于自己的美食地图,好像这座城市,可以因此被解析透彻。

他很希望融入气氛中,可是却说不上话,事实上,满桌子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接,根本也没有他插话的馀地。于是,他安心品尝眼前的华芙甜筒,很大的一个蛋卷,裡面是冰泣淋,吃完冰泣淋还有蛋卷,很新奇,以前在台湾没有吃过这种冰泣淋,他心裡想,这是我在上海的第一个私藏美味。

在一桌子热烈的讨论声中,他独自一个人品尝美味。那美味中,掺杂著离家乡好几千里远的滋味。时间是一点了,过了一个小时,终于,她到了,如一阵春风,满是笑容的对大伙弯腰:

「对不起,今天查帐的客户在嘉定,比较远,路上又堵车……」

发起者连忙起身,拍一拍她的肩膀,对她介绍说:

「你们认识吗?他也是台湾勤业来的,叫小新。」然后转向他说:「这是云。」

他跟云相视而笑。

其实他们不但认识,而且总是很巧合的相遇。大学时候,他唸哲学系,选修会计系的成管会,课堂需要一个学期的讨论报告,他因此认识同一组、会计系的云。在大学毕业那一年,他报考会计师,还记得那时候坐在考试场地的座位上,很紧张,突然有人从后面叫他的名字,原来是云也来参加考试,而且,就坐在他的左后方!多麽奇妙的缘份。后来他当兵退伍,进勤业工作,在事务所也见过云一两次,知道她也在勤业,两个人还在同一楼层,只是平常都外勤查帐,在办公室又离的远,很少遇到,

这次到苏州吴江查帐,他抽空来上海参加聚会,没想到,竟然又遇到云……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爱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