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春风(2):上海地铁




上海新天地附近

他看著云,印象中的云,还停留在大学一起做报告,那个不太敢讲话、每次都默默听别人讲的女孩子。可是这次再见面,他觉得云不一样了。他和云四目相接、他心裡感到惊讶:云还保留学生时代的纯真气息,但是在那纯真气息之外,还多了一点在社会历练过的成熟,这两种气息,很巧妙的混合在云的身上、在云的笑容裡。他怔望著云几秒钟,努力的想把眼前的云,和大学时代的云回想在一起。

云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空杯子,盛一杯可乐,先是向他做一个敬酒的动作,再举杯面向满桌子的人:「来来来,我晚到了,先敬大家一杯!」

云爽朗的笑声,感染每一个人,当然,也感染到他,他本来找不到开心理由的他。

一场聚会,不管多少人在场,通常你只会跟其中几个人熟。所谓的熟,就是在聚会中,有了他,你就会安心:你们不用寒暄客套,也不怕找不到话题聊,有了这个熟人,你在聚会中,才会有存在感、不会坐立难安,即使对方并不是坐在你旁边,没有一直跟你讲话,也是一样。

云对于他而言,就是这样的熟人。

很熟悉的老同学、很久不见的女孩。

因为有了云,他觉得来聚会的方向改变了——他不再是来跟一群根本不熟的人装熟,他是来熟悉一个已经认识很久的人。

盛一杯青岛啤酒,他跟著大家一起回敬云,满满的饮一大口,在他肚子裡面翻搅的,不只是大麦发酵出来的酒味,还有云在他心裡发酵出来的香气。

聚会一直持续到三点多。大家互相交流自己从那裡来?做什麽工作?分享在上海的三两事。这是一次成功的聚会,主办人的得意指数,可以从他口抹横飞的一个个小故事看出来。要结束的时候,大家开心的挥手道别,有的人要回家了,有的人要去逛一下街,有的人只是默默的收拾东西,主办人亲切的招呼他,问他接下来要去那裡,他愣了一会:「嗯,我想去上海书城走走,看那裡有些什麽书?」

他回答的时候,没有看主办人,却是望向云的方向,他的眼神裡面,有期待、有紧张、有说不太清楚的感情。

在他从吴江来到上海的时候,或者说,在他从台湾来到苏州的时候,没有想过会来参加这个聚会,更没有想过,会在这裡遇到云。一次偶然的相遇,他却想要紧紧的抓住,不希望跟云的难得相遇,就结束在这个聚会。

「那我带你去吧,我也去过几次。」云回答,微微笑。

他的心裡响起一片欢呼。

上海的地铁,跟台北的捷运,同样都是城市裡的快速定点移动工具,可是上海比台北複杂了许多。台北捷运是井字型,淡水线、木栅线、板南线、文湖线,结构很单纯,他熟悉了台北的捷运,今天刚到上海火车站的时候,看著大厅裡上海地铁的路线图,有点被吓到——上海地铁是一张蜘蛛网,一号线到十一号线,密密麻麻的好多陌生的站名。

每一个站名对他而言,都是一个想要去走走的期待。

这个期待,因为有云的带领,才能够踏实。

吴江到上海长途汽车站。走上来是一间麦当劳,再走过一个狭长的通道,经过一家卖鷄排和珍珠奶茶的店,就会看到上海火车站。曾经,我每个星期六的黄昏,都会看到这个画面,一场往事,一个好美的梦……

上海地铁,21世纪的大唐长安城,华丽灿烂的东方明珠。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爱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