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祝》跨越千年的经典




梁圣君庙

魏晋南北朝开始,梁山伯与梁英祝所发生的故事,已于民间流传一千多年,被列为中国四大爱情故事之首,并且美誉为东方版《罗密欧与茱丽叶》。提到这个故事,大家都知道祝英台女扮男装,也都知道梁山伯吐血身亡,最终双双化蝶的浪漫结局,更是众所皆知。正因如此,对于这一段传奇悲剧,试图以任何艺术媒介再说一次的尝试,都值得嘉勉。

黄梅调版《梁山伯与祝英台》,纵使号称当年的东方《铁达尼号》,毕竟年代已久远,向来未列入观影计画中。音乐版《梁祝小提琴协奏曲》,是至今没有被超越的经典,堪称一絶,然而毕竟为管弦乐演绎,乐曲再怎麽动人,故事临场感薄弱。倘若有心想再接触这个东方版《罗密欧与茱丽叶》,个人推荐首选是1994年徐克编导、由吴奇隆和杨采妮主演的电影:《梁祝》(The Lovers)。

经典之所以跨越时代,必定具备某些普世隽永的题材,于梁祝而言,无非为爱情,从相识相恋、私定终身、捍卫盟约、到双双殉情,中间历经了所有动人爱情的基因,这一点,是《梁祝》和《罗密欧与茱丽叶》的相同之处。不过,两大经典由于毕竟已久远,有时代违和感的包袱,因此重新演绎经典要得到掌声,首先必须跨越的障越,便是克服这个违和感。

《罗密欧与茱丽叶》是以黑社会帮派、精彩MV风格的影像魅力,成功塑造出焕然一新的色彩,而徐克所编导的《梁祝》,电影一开始,我们看到徐锦江反串成功的涂妆抺粉,再看到杨采妮笨拙逗趣的琴棋书画,在这裡,电影不仅巧妙交代背景,还将陈旧千年的历史场景,无痕融入当代氛围,封建思想被淡化,父权主义被和缓,于是,老故事有个新开场。

双双化蝶

描述爱情,第一关键莫过于两人相遇。在新一代电影《罗密欧与茱丽叶》中,李奥纳多和克莱儿丹尼斯凭著俊美脱俗的气息,配合导演细緻舖陈的场景,成功诠释何谓一见钟情。而在《梁祝》,古书仅简述梁山伯与祝英台同窗三年,同窗之情究竟怎麽好法,古人没有、其实也毋须说清,因此这裡留下空白可供发挥,这段空白,如同电影裡看到的,第一晚起便有不期而遇的「同寝之谊」,两人自然是一拍即合,而且还多了一个断袖之癖的配角,透过男女虚实的辩证,巧妙带出女扮男装的暧昧。

上课摇铃、分水而睡、考试作币、踼球比赛,随著这些具有现代感的学院趣事,梁祝之间的情愫渐长,于梁山伯,是「我对你的感觉很怪……」,于祝英台,是「不管多麽开心都不能变实了……」,而于电影观众,是一场铭心刻苦的开始。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倘若要找一首电影《梁祝》的主题曲,除了《梁祝小提琴协奏曲》,再无第二之选。也许出于对另一经典的致意,电影巧妙安排,原本「心肝脾肺肾」不全的梁山伯,面对心中压抑不住的情感,弹奏出那段触动人心的乐曲。声本无哀戚之音,可是看著电影画面,那段旋律一再响起,如同情感满溢的小提琴协琴曲,在那音乐中,可以听到缱绻的倾心契合,也听到了终将离别的感伤。

「你要记著,一定要来我家提亲,不然我会恨你一辈子。」

传统戏曲中的十八相送,对于故事转折相当重要且关键。祝英台透过各种暗喻,想表明自己真实的性别和情感,此为传统文学的表现手法,可是其实在那裡面,隐约预设了女性压抑和礼教束缚。而在电影中,同样地,很巧妙的现代化改编。将十八相送直接改成一场巫山云雨,这个不仅符合年轻一代的风格,而且把原本类似《罗密欧与茱丽叶》的阴错阳差,无形中转化成两人私订终身,想与封建体制对抗,终究无力回天的悲剧,这个转化,将原本较狭隘的爱情故事,提升到另一个境界。

吴奇隆与杨采妮

行文至此,谈很多这部电影的巧妙改编,而除了前面已敍及的之外,其实还有一项,颇具深刻寓意,就是出家人若虚的角色。

电影中没有直接道破,但很明显的,上一代的母亲同样女扮男装,也同样有过一段刻苦铭心,结局是女方嫁入权贵,男方看破出家。下一代的祝英台,在母亲安排之下,再次女扮男装到书院,而结局,同样在母亲主导下,两代姻缘表面上没有更好,似乎只有更坏。

原著为祝英台投坟之后,坟中冒出一对蝴蝶,电影中,是若虚剪下祝英台所画纸蝶,纸化为蝶,于是透过若虚之手,象徵佛法意义的解脱,梁祝化蝶并非因果轮迴,而是摆脱了轮迴,从此不受人世间虚执所苦。

为了最后一场哭坟,徐克团队极其用心舖陈,除了原著情节,还加上祝英台母亲上门强逼梁山伯血书、密室封闭祝英台、若虚恍如隔世地拜访祝英台母亲、 梁山伯终究死于若虚怀中等等,可谓作足了戏 ,于是,电影最后一个场景,是狂风骤雨、荒山野岭赫然出现梁山伯之墓,于是祝英台奋不顾身……

「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絶!」所有电影所蕴涵的情感力量,都在这最后一幕,无论看了多回,每次看,每次为了鼻酸,光是这一幕,1994年的《梁祝》已足以成为经典。

跨越时代、千古传唱的经典。

若虚剪纸化蝶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爱情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