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太阳奇遇记(2):第二天




夜访吸血鬼

走在回家路上。

今天阳光特别毒辣,听说是四十度高温,这个温度不会热死人,但是会让人比死还难受,我顾不得自己是男生,背包里的雨伞拿出来遮阳。

突然闻到一股烧焦味,我前后左右搜了一下,走道上很乾淨,樟树在艳阳下清爽挺直,那股焦味不知从何而来。

!!!

不对,此情此景,几天前才刚遇到。

几天前,还是几个月前?

有点忘了,但有一件事我永远不会忘记:那股烧焦味是路边一具吸血鬼正在融化。

那个吸血鬼忘恩负义,我救了它,它回我以血盆大口,超机巴恐吓我、抢走了我的伞。

那天回家,我到全家便利商店补买了另一把伞,蓝色的,吸血鬼抢走的是黒色伞,我发誓再也不买黒色伞了,每次看到黑色伞,就想那只吸血鬼,还有它那一张大嘴裡面的猖狂牙。

我同时还发誓再也不走那条路回家。后来,我真的没有再走过。

真的!

但是事实粗暴在眼前,神经错乱了吗我?又走到这条路上,甚麽时候开始的?

四处张望的我,眼角馀光中注意我头上的那把伞。

黒色的伞,去他XX,我竟然撑著一把黒色的伞!自从上次大白天遇到鬼之后,我就没买过黒色的伞。

一次也没有。

蓝色的、黄色的、好像最后一次是绿色的,但没有一次是买黒色的。

这把伞,真的是从我背包里拿出来的吗?

又闻到那股烧焦味道了。

走到路的尽头了,只能左转。

记得没错的话,上次左转之后,马上就看到那只倒在路上的吸血鬼。

我力求镇定,深深吸一口气,轻轻悄悄地转过头去。

前方五十公尺处,有个男子倒在地上。

是的。那名男子衣服怪异,一副从欧洲中古世纪走出来模样。

是他没错。

如果真的是他,他现在应该极度衰弱,全身软叭趴,在阳光底下如同逐渐融化的蜡像。

我要趁这个机会夺回我的黒伞,有这个念头之后,我随即想到现在手上拿的这把,不就是黒伞,跟我以前被抢走那把,很像。

很像很像……

我赶紧打开我背包里的拉鍊,矿泉水、两本书、白色帽子、……,一阵慌乱之后找到了:绿色的两截伞。

这才是我最近一次买的伞。在台北火车站地下街挑到的宝贝,扁平四方,很轻巧,放在背包里完全不佔空间。

那麽现在手上这把黒伞,是眼前这个吸血鬼还我的萝?

有一股寒意在我全身上下流窜。

那只外国吸血鬼,似乎感觉到我的存在了,本来一动也不动在地上,突然间开始……蠕动,挣扎著要爬起来。

他那古怪的肢体动作,活脱像是电影《七夜怪谈》的贞子,就是最后最经典的那一幕: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

我想倒头就走。

虽然种种迹象显示,他应该就是那个吸血鬼了,但是有个人(有个鬼?)倒在地上垂死挣扎在这大太阳底下发生了,我总不能就这样见死不救,倒头就走吧。

况且,最让我耿耿于怀的那把黒伞,也已经回到我手裡了,我还有甚麽好纠结的。

反正他奄奄一息倒在地上,能咬我吗?伟大的好奇心是人类一切冒险的原动力,我决定,小心谨慎走向前看个究竟。

要不要帮它,取决于我,至少,这次绝对不再让他撑伞撑到凉亭!

这条小路有三公尺寛,他倒在左侧,我蹑手蹑脚移到最右侧,一小步一小步,缓缓前进。

走近一看,它的脸像是被雨水糊掉的水彩画,完全看不清五官的轮廓,不过,从他体形和身上衣服来看,也的确就是那隻鬼了。

那股烧焦的味道,本来像是木柴燃烧,现在变成是烧塑胶的气味了,实在很噁心。

不管他的话,他真的会融化成一团水泥?

「Help……Help!」很轻但是仍然可以辨识的英语求救声,从一公尺前糊掉的水彩画中微微放送。

干!他又快死了。

怎麽我就一定要遇到快死的吸血鬼呀!

我深深吸一口气,把伞收起来,也许是出于一种报复的心理,我要让他知道,我可以在大太阳裡。

然后我转过身,嘿嘿,决定了这次我要——见、死、不、救!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志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