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得你安和《November Rain》




大学时,我参加过摇滚社、普普音乐社,不过都是玩票性质,没有真正搞过乐团、没碰过电吉他,实际上参与社团的时间,也不久。记得第一天到摇滚社,社长在社办裡拿出几张X-Japan的CD,放给我听。

是的,就社长跟我两个人。摇滚社小众到不像是一个社团,反而比较像是一个三五成群的死党聚会。虽然不至于到只有含社长的两名社员,但是社课由社长担网,学生就社员一个,一点也不让人意外。

社长看起来年轻,削瘦、不高,有点鬍鬚渣,好像是故意留的,因为那一点点的鬍鬚渣,配上娃娃脸,小大人的叛逆气息就出来了。

「玩乐团,是不是很受女孩子欢迎?」听到社长有一个团,而且是吉他手兼主唱,我脱口而出。

“你看我这样,像是很受女孩子欢迎吗?”社长笑了笑,我知道我问了个蠢问题,一个很俗、不是真正玩乐团的人会问的问题。

那一天的社课结束,我热血贲张的记得了X-Japan这个乐团。

之后,我上不良牛、椰林风情等BBS,找到了关于摇滚乐的版。爬文,摊开随身小笔记本,抄下很多摇滚名团的名字,各种乐派都有:六十年代老团、民谣摇滚、鲍布狄伦、披头四、迷幻摇滚、重金属摇滚、庞克、后摇滚。

除了乐团名字之外,我在BBS上还找到一些二手CD店资讯。那时候网路还不是很方便,听音乐的管道主要是买CD。唱片行新的CD很贵,一张要三百多块,在二手CD店只要一百五到两百元。这么多乐团这么多专辑,我的预算有限,到二手CD店买,最划算,反正新CD跟旧CD听起来都一样。

Slash

于是,我来到「蒙得你安」。

在台北东区附近,忠孝东路上的金石堂转角进去,走几步路后抬头望,可以看到有个地方二楼的落地窗,窗户裡面满满的都是CD,一团乱、但那种乱法,似乎又是某种意志力的集结。

那些满溢出来的CD,翻腾著店家主人的摇滚热情。

我上楼,打开门,裡面其实就是一个小房间的二手CD店。我拿出我的小秘笈:摇滚名团笔记本。想在满坑满谷的CD中,找寻一些我抄过的名字。

房间中央是一个小桌子,桌子上一台CD播放机,店老板就坐在小桌子后面,载著厚黑框眼镜,长髮,脸有点大,没有摇滚的叛逆气息,但是带点文青专属的流氓味道,好奇的看著我,眼睛馀光偷瞄我手中的那本小笔记本。

“在找什么音乐、哪个歌手?”老板看我挑了三四张专辑,拿起来又放回去,忍不住开口招呼客人。

“嗯⋯⋯,我先看一下好吗,谢谢!”我想要单纯的先把这座宝山,先都掏过一遍再说。

“OK!”文青跟流氓混合体的老板很给力。

在大唱片行的寛敞空间,可以自由自在爱怎么逛就怎么逛。但是在那个小房间唱片行,实在小毙了,而且还只有我跟老板两个人。很难忽视老板的存在,空气中都是老板的眼睛在盯著我看。

于是我在浏览几排CD架之后,忍不住出声:

“你这边有枪与玫瑰的专辑吗?”

老板笑了,那是一个逮到猎物的开心笑容。“有的!”老板马上右手一伸,CD堆中捞出一张《意大利麵意外事件?》,速度之快,我完全折服。甚至快到我怀疑:我那小笔记本裡任何一个乐团,只要我说出来,老板都可以马上右手一伸,捞出一张这个XX团的CD——这个小房间,对于老板而言,根本就是个摇滚板的小叮噹百宝袋。

“这是二手的,比较便宜。不过,你既然来到这裡,我建议你可以看看这一张。”老板打开桌子抽屉,拿出一张黑色底面的CD,封面上是一个围大头巾的乐团主唱,演唱会中的照片,一看就知道正在飇高音。

“这是枪与玫瑰在义大利的演唱会,是属于《运用幻象》专辑期间的。有人在演唱会现场录下来做成CD,就是俗称的海盗版。”老板语气平和,默默的把CD递到我手上。

我接过CD,可以感受到CD封面那个主唱的狂野气息。

海盗版!还有这种东西。

“这个多少?”我还是在意价格,毕竟,就是因为想省点钱,我才来到这个“蒙得你安”的。

“300,这个很珍贵,外面买不到。”我发现老板的眼神中有骄傲的光彩。

我琢磨那张CD,再琢磨老板眼神中的光彩。对于二手CD店,我发现有新的可能。到二手CD店的理由,不仅仅是二手的便宜,可能还有经营者的热情、跟爱好者眼中的宝藏。

最后,我带走海盗版的演唱会CD、跟正规发行的二手《意大利麵意外事件?》CD,一共五百元。

那张海盗版,我一直珍藏著。裡面有许多首摇滚圣经,其中有一首,是我每次将这张CD放到随身听裡,都会忍不住再播放一次的。

November Rain。

November Rain

钢琴声嚮起,演唱会的现场观众,立刻知道接下来是那一首歌:舖天盖地的尖叫声,是钢琴最好的伴奏。持续一分多钟的钢琴声和尖叫声,终于到了前奏的最后一个和弦,主唱Axl Rose狂野但又温柔的唱起第一句:

When I look into your eyes I can see a love restrained⋯⋯

尖叫声停止,虽然没有人带动,但是大家很有默契跟著唱这第一句的歌词,彷佛全场期待很久。

钢琴和絃持续进行,Rose的歌声,一字一句唱出这首伤心情歌。很难相信一首情歌,歌词的意境,竟然可以如此的壮阔,全场观众逐渐安静。

一直到中间伴奏,Slash的吉他声嚮起,全场观众又是一阵汹涌的尖叫。电吉他没有文字语言,但是Slash的吉他,深情的衔接Rose的歌声,是令人心碎的高音吉他滑奏⋯⋯

‘Cause nothin’ lasts forever and we both know hearts can change
And it’s hard to hold a candle in the cold November rain

我想起当初跟蒙得你安的老板结帐时候,他提到自己有一卷珍藏录影带,是枪与玫瑰的演唱会现场,非卖品。要是我那天有时间,再来这家店,可以放给我看,保证我不后悔。

不过在那之后,我没有再去过蒙得你安。那家店很远,而学校附近也有二手CD店,每次想买CD,就去学校附近逛,看到喜欢又便宜的才买,不会特地大老远的跑到东区。最近偶然又听到这首《November Rain》,自然我想起那张海盗版CD,还有,老板口中不会后悔的演唱会录影带。

我上YouTube找相关影片,才知道,原来钢琴是主唱Axl Rose自己弹的。歌曲开始,演唱会现场灯光打在坐在钢琴上的Axl Rose,他跟那张海盗版的封面照片一样,一头金色长髮,俊俏优雅的脸,开口唱出来的歌声,却是高吭狂野。中间的吉他独奏,Slash中分的大卷髮完全盖住脸,完全自我的风格,吉他声呜咽,人们的注意力自然集中在他拨弄絃线的手指,那是神奇的手指。

后来再看原始的音乐MV。Axl Rose戴眼镜、头上绑著红色大头巾,一样坐在钢琴前面。到了中间的部份,Slash带著吉他走出小教堂,在除了小教堂外空无一物、天沧沧野茫茫的高地上狂飇电吉他⋯⋯

教堂、演唱会、婚礼、团员打屁的酒吧、骤雨、葬礼、十字架上的耶苏受难像,这个MV跟歌曲一样,壮阔华丽的敍事风格。

离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己经很多年了。现在的东区附近,忠孝东路上的金石堂转角进去,走几步路后抬头望,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有个地方二楼的落地窗,窗户裡面满满的都是CD。如果有的话,肯定在那一团乱的CD堆中,还有个带点流氓味的文青老板,坐在小桌子后面,载著厚黑框眼镜,长髮,脸有点大。

仍然燃烧摇滚的热情。

如果还在的话,我想请老板拿出他一直珍藏的海盗版演唱会录影带,看一次那保证我不会后悔的现场。

“你以前自己说的哦!”我会这样跟老板讲。

老板一定很高兴。毕竟,多年前的承诺我没有忘记,毕竟,我在那家“蒙得你安”,买过海盗版的枪与玫瑰。

毕竟,那可是November Rain耶!

枪与玫瑰(Guns N' Roses,GNR)

————————
后记:

枪与玫瑰(Guns N’ Roses,GNR),摇滚众神之一。在八0末九0初、那个摇滚盛世的末期,再度以电吉他和大鼓憾动整个世界。

跟其它的摇滚名团比起来,枪与玫瑰发行的专辑不多,但是张张精彩。不仅得到专家级摇滚乐评的肯定,更重要的是,在唱片市场上获得巨大的成功。

1987年的首张专辑:毁灭欲(Appetite for Destruction),至今在美国销售超过1500万,在全球超过2800万张,是美国乐坛首张专辑中最畅销的。然后是1991年的专辑: 运用幻象 I & II (Use your illusion),一次出版双张CD,而且一发行就直接空降美国Billboard排行榜的第一名跟第二名。

嚣张、传奇的佔据108周之久。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