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太阳奇遇记(4):最后一天




恶魔城,月下夜想曲

就在我决定往回走的时候,心裡轻鬆许多。

回想前两次遇到那吸血鬼,第一次我义不容辞救「鬼」,第二次我不小心好奇心太旺盛,经过这两次的遭遇,基本上我对于这只鬼为甚麽找上自己?还是不太清楚,唯一清楚的是:鬼果然不吉祥。如果不幸再跟它耗个几次,我的阳气可能会被吸光殆尽。

孔子讲的很好:「敬鬼神而远之。」连神都要离得远远的了,何况是鬼!

往回走的路上,我睁大眼睛前后左右张望,走道上很乾淨,樟树在艳阳下清爽挺直,仔细看前方路的尽头,有一滩银色的水气在浮动,那个大概就是所谓的海市蜃楼吧!

没有吸血鬼的世界,原来如此美好。

「喂!小奇呀。」手机响了。

「在做甚麽?遇到吸血鬼了。」我没有说谎。

「不相信?来何山公园这裡,玉山路上。」虽然知道要小奇大白天跑来这裡,根本是天方夜谭。

「拍张照片?有图有真相?不要啦,真的拍了会吓你!」我是说真的。

「那你找我甚麽事?星期天打球?好呀,没问题,嗯,拜!」

挂上电话,我才想到应该利用机会多拍几张照片的,如果把那吸鬼血正在融化的照片上传到脸书,一定造成轰动。或是不用拍照,直接用iphone摄影,效果更好,活生生的纪录片。

这个念头闪过之后,我就开始后悔了。这是个不吉祥的念头,因为,彷彿是在呼应我的想法,吸血鬼马上就给我机会了。

我走到路的尽头了,刚才看到的一滩银色水气,以为在浮动的海市蜃楼,原来不是。

因为我又闻到那一股烧焦味,当我越走那一滩看似金属融化成水银的东西时,那股烧焦味就更刺鼻,几乎可以断定,烧焦味是从那一滩水银发出来的。

我把伞收起来,很怕一不小心帮那滩水银遮到阳光,然后那滩水银又会开始逆成长,膨胀成一团麻糬,再恢复成一隻鬼……

坚持我一开始的决心,「敬鬼神而远之」,我不理它,刻意走在路的最旁边。

右转。

前方一个男子倒在地上。那名男子衣服怪异,一副从欧洲中古世纪走出来模样,金髮碧眼。

有一股寒意在我全身上下流窜,我深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

回头望了一下,那滩死水银还在,一滩在浮动著的水气。

到底做了甚麽孶?电影裡面常常看到是黑道人士夹杀,而我,现在是被吸血鬼夹杀吗?

「喂,小奇呀!」我拿起手机,滑到刚才的通话者,拨打。

「我在何山公园这裡,快点来救我!」我没有说谎。

「真的!你赶快来……,我后面有一滩诡异的水银,前面是一隻正在融化的鬼。」情况听起来很危急。

「你赶快,骑摩托车过来,记得哦,何山公园,有一排樟树的那条散步道。」讲完挂上电话。

我不再走在路的侧边了,我直接跳进路旁边的樟树林,脚下都是泥土跟树屑,不好走。

回头张望几次,那滩水和那个倒在地上的外国人都还在,没有动静。

离开了大概有一百公尺远之后,我穿过樟树林,到另外一条道路,松了一口气。

奇怪的事情发生,我闻到一股烧焦味,而且那股烧焦味,鼻子嗅了几次,感觉是从……是从自己身上发出来的。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吓出一身冷汗!

我的手,怎麽会这样?

手上皮肤像如同蜡像开始融化,触目惊心这四个字,很适合用在我的手上。

赶紧打开伞,挡开阳光。

电影特效的情景发生在我眼前,本来融化中的皮肤,逐渐回复成原来健康光滑古铜色。

那股烧焦味消失。

有个人影站在樟树林底下,很高大的一个人,皮肤白得跟石灰粉一样。

戴著黑色高顶的帽子,黑色燕尾服,金髮碧眼,亲切、温和,微微笑地看著我。

是那隻吸血鬼。

我救了一次,它两次抢走我黑伞,每次我发誓不走那条不要再见到它,但是不知为甚麽,又会回到那条路上,又会出现在我眼前的,那只吸血鬼。

「Welcome to the Vampire!」

“欢迎加入吸血鬼的世界”,英语虽然一直不是我的强项,但我还听的懂这句简单的话。

明明,我没有被它咬过呀,我想起电影「夜访吸血鬼」的剧情,吸血鬼美男汤姆克鲁斯在轻轻咬一口俊男布莱德彼特,让他变成永生的吸血鬼之后,好像也是讲这一句台词。

(第一部结束)

……未完待续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志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