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壼(4):同学会




100海鲜热炒

高雄爱河边,清爽热情的海鲜快炒店。

「来来来,敬我们伟大的小叮噹画家!」

「国中时候看家豪每天上课画小叮噹,我知道这小子有前途!」

「有一次趁家豪上厕所,我拿出他抽屉里的计算纸来看,一整本每一页都是小叮噹,当下真佩服。」

「我怎麽记得你是当下撕下几张到处传阅呀!」

「家豪,现在还画小叮噹吗?」

「开甚麽玩笑,如果家豪现在还画小叮噹,那一定画在小葫芦上。」

「不想再画在计算纸上怀念一下吗?哈哈!」

他很开心,爽快地高高举起一罐台啤,咕噜咕噜,一口气畅饮到底。

同学你一言我一语,说出连他自己都快忘了的青春年少,那是一个甚麽都不是的年代呀!每天画小叮噹的国中生,后来成为一个海归画家,很适合拍成电影或是出传记的嘛,哈哈!他很高兴自己生长在热情的南台湾,在巴黎求学过,现在生活在台北,可是如果要他选一个每天画画的地方,他会选高雄。

昨天刚在台北开完个展,本来今天经纪人帮他排满了行程。早上:到故宫出席一项展览活动,中午:到圆山饭店参加文化局的餐会,下午:到台北市立美术馆演讲,晚上:到中广之音接受採访。

今天一大早,家豪打电话给经纪人,请经纪人帮他取消晚上的行程,他想要在中午之前,赶快搭高铁回高雄。

「不会吧!我都帮你安排好了。」经纪人在电话中吓了一跳。

「对不起,我家裡突然有事。」他很抱歉,但是很坚持。

说起来,他会参加这个同学会还真的是突然。儘管他现在小有名气,他的脸书上没有粉丝,当初注册并没有使用真名,他是用了Vincet这个荷兰画家的英文名字注册。

昨天晚上,突然有个人申请加他为脸书好友。他看那个人的名称:pan-junjie,完全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不过那个人在邀请信息里写了:「立德国中」。

一个人可能忘了国中国中同学的名字,但是至少,自己国中国小的学校名字不会忘了吧!看到这四个字,他马上加他为好友。

閒聊几句之后,这个潘俊杰跟他说明天举办同学会,有些同学没办法透过毕业纪念册连络到,所以碰运气在脸书上以国中校名搜索好友。

十年了。当初离开高雄之后,到台北当汽修工人、到欧洲留学、在欧洲奋斗、好 不容易闯出一点名堂回到台湾,参加国中同学会,刚好是个喘息一下的机会。

不顾经纪人的反对,他自己买好高铁票。以前,他总是要省钱坐夜班大巴回高雄,直接在车上渡过漫漫长夜,现在有了高铁,台北到高雄只要不太有感觉的一个半小时,他想亲自体验一下。

他没有特地张扬自己现在的成就,在到达这家快炒店的时候,他是纯粹见见老同学享受海鲜的心情。没想到一进来,小叮噹、小叮噹、小叮噹、……,每个人见到他都在喊,最后他决定站起身来,跟所有人致敬,一罐台啤乾了这个小叮噹。

他一直认为自己不适合同学会这种场合。一来,他在班上很不活跃,只有一两个死党,没跟死党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是沉浸在画画中,画画成了他的保护色。二来,他毕业后基本上除了死党不再跟同学连络,连死党也在他到欧洲之后断了连繫。

这次办画展实在太累了,他想要借著来参加这个同学会,轻鬆一下。

「快吃完了,赶快再点吧,看要吃甚麽?难得大家聚在一起!」主办人潘俊杰带头招呼,走过

关于他的话题大伙嚷嚷了一阵,话题开始移转,每个人找寻自己有兴趣的同学,三三两两凑成一团,各聊各的。

跟国中时候很像嘛!他想。

如果现在给他一本空白计算纸一隻铅笔,他会考虑低下头继续小叮噹,呵呵。

毕竟这是纪念自己国中时代最好的方式!

他巡视店裡各个角落,想在这群陌生了十年的熟悉面孔里,找个曾经最熟悉的同学。

他的死党,国中毕业跟他要一本小叮噹画册作纪念。两个人就是有缘,后来还一起念高职汽修班,高职念完,再一起到台北合租房子打拼的那个死党:阿明。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志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