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和尚吃饭




台北车站

台北车站两楼,微风美食广场。

阿树早上从高雄坐高铁到台北,十一点了,准备在这裡吃个午餐,再赶往总公司述职顺便参加尾牙。

他是公司派驻在苏州子公司的台干,昨天刚从大陆回来。公司的制度是在苏州星期六也要上班,每两个月有一个星期的返台假,当作是星期六也要上班的调休,公司会帮忙买机票,不过返台假的时候,要挑一天到台北总公司述职。返台跟述职的交通费可报销,所以像阿树这样从家裡坐高铁到台北,虽然票价很贵,但阿树一点也不心疼。

每两个月,阿树返台,每两个月,阿树台北述职,每两个月,阿树坐高铁到台北车站,每两个月,阿树在车站二楼午餐。

星期一的车站,人不多。咖哩皇宫裡面一长排都是卖咖哩的:印度咖哩、大马咖哩、猪排咖哩,每个摊位图片看起来都差不多。阿树最后停在一家猪排咖哩前面,这家店的店员小妹招呼最热情、最大声、很有朝气。在每家店都差不多的情况下,细微的差异就会影响到消费者的选择。阿树点了一个咖哩猪排饭,坐在边边角落。他把手机放在餐盘旁边,边看手机新闻边吃咖哩。

吃到一半,有人在对面坐下。阿树头抬起来,只见来人头光光的,慈眉善目,眼神和悦,披一件黄色的法服,一身标准和尚打扮。喔!是个和尚。阿树打量了对面这位仁兄一眼,继续看新闻,继续吃他的咖哩饭。

当初拿餐点的时候,店家小姐有提醒,先吃咖哩,再吃猪排,因为猪排的汤汁比较咸一点,如果咖哩跟猪排一起吃,会受不了,太咸了。阿树吃了一点咖哩混饭之后,舀一点猪排的汤汁到饭裡面,一吃,果然非常咸!

「朋友!外地来的吗?」对面的和尚开口,笑容和悦。

阿树抬头,看了看和尚的脸,确定和尚在跟自己说话:「嗯!」他简单回应。

「猪排很醎吧!」和尚问道。

阿树看了一下和尚的餐盘,原来和尚跟自己一样,点的是猪排咖哩:「是呀!很咸,店员小姐说的对。」边说,阿树边把一大块猪排送进嘴裡。

「朋友!来台北玩?」和尚依然和颜悦色。

阿树有点不耐烦地瞄了和尚一眼:「回台北述职。」阿树脸上如果有写字,写的表情大概是:料这和尚不懂甚麽叫述职。

「喔!朋友,我们真有缘,我今天也是回台北述职!」和尚说完,从口袋掏出一张名片,递给阿树。

阿树接过手一看:《龙山寺股份有限公司,马来西亚分部业务经理,周XX》

「你……外派到马来西亚?」阿树眼睛睁的很大。

「是的,我们台北总寺在那边有分部,每两个月返台述职一次,向总寺报告业务进度。」和尚说得很流畅,一副专业人士的架势。

「有薪水领?」边说,阿树边把手机收到口袋裡面。

「没有,我们是义务奉献,反正公司有提供食宿,出门洽公有车接送,不太需要钱。」和尚缓缓说道。

「喔!」阿树将整个咖哩都倒进饭碗:「你们在那边怎麽搞?」

和尚一听阿树这麽问,精神来了,连忙把放在旁边的布袋拿在膝盖上,掏了一阵,拿出一个香火袋。

「你看!」和尚把香火袋递给阿树。

阿树接过那个香火袋,一看,上面印有一排红字:《南无观世音菩萨》。阿树看完之后问道:「这个,要钱吗?」

「我们在马来西亚一般会收,大概新台币五百块,通常信徒会多加捐一点香油钱,我们收的钱,除了用在布教人员基本开销之后,就是当作在马来西亚建寺庙的基金。」和尚边说,边吃了一口咖哩。

「和尚也能吃咖哩吗?」阿树狐疑问。

「这是素咖哩,我每次回台北述职,都是在这裡吃的,他们这边有素的咖哩,对于我们出家人来说,很方便。」

「这个还你!」阿树把香火袋递出去。

「不用啦,你留著,给施主保平安,祝施主马年行大运!」和尚没有把香火袋接手。

「……,要钱吗?」阿树直接了当的问。

「当然施主可以添个香油钱,给马来西亚捐点寺庙基金。不捐也没事,本来我拿出这个香火袋,就是打算送给施主,当作我们有缘的一个小纪念。毕竟……,我们今天都是来台北述职的。」和尚讲得很流畅。

「喔!」阿树边说,边把这香火袋放在桌子上。

「施主觉得这香火袋不好吗?」和尚问。

「不是,保平安嘛,还不错,只是,总不能平白无故收这个。」阿树说。

「不然这样吧!这顿咖哩让施主请,算是佈施一下贫僧。」

「……,OK!」

后来到柜台结帐,当阿树说要帮和尚的一起付,那位很有朝气的店员小姐脸色怪怪的,那个和尚看了看手表,说要赶回去,匆匆走了。

找钱的时候,店员小姐对阿树说:「那个和尚真好……每天中午,都有人请吃饭…」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