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邪西毒》独一无二的电影美学




东邪西毒

张国荣、梁家辉、林青霞、梁朝伟、刘嘉玲、张曼玉、张学友,这些演员串连起来,折射出香港电影最为风光的一个年代,如果再加上王家卫这三个字,几乎是一次香港电影人才的绝佳组合。完全没有看过电影之前,光是这个阵容,便充满相当大的想像空间和期待,而等到真正观赏《东邪西毒》,会发现它是一部绝对超乎预期、绝妙难以归类、自成一格的经典。

「一个曾经对不起你的人,或著你想过……其实杀人,很容易的,我有个朋友,他的武功非常好。」

贯穿全片的主角:西毒欧阳锋(张国荣)。

放逐。

金庸小说裡的欧阳锋为蛤蟆功老怪,电影却是在沙漠中经营「龙门客栈」,而且是老板兼唯一伙计。不过除了客栈副业,欧阳锋真正主业是杀手仲介。想杀一个人,因为恨一个人,于是,金庸小说裡人人想称霸武林的江湖,被转化成沙漠中的爱恨情仇。

身为客栈主人,欧阳锋或是怂恿客人委託、或是培养杀手接受委託,因此在所有出场人物中,他最为客观中立,冷眼看著来来往往的恩怨。张国荣诠释这个角色,可说是浑然天成,观众早已熟悉他孤傲不羁的气息,电影看到后,我们才恍然理解,冷眼旁观的背后,其实是一种自我放逐,他无法接受心爱女人嫁给哥哥的事实,却又放不开。

「我知道黄药师不会再来,可是我还继续等,我在门口坐了两天两夜,看著天空在不断地变化,我才发现,虽然我到这裡很久了,却从来没有看清楚这片沙漠。」

东邪黄药师(梁家辉)。

一开始的那坛「醉生梦死」堪称经典,电影看到最后,才知道每年惊蛰时,黄药师找欧阳锋喝酒之前,会先探视欧阳锋的大嫂,于是,在这三个人身上,我们看到了人与人之间微妙的情感。欧阳锋先是间接拒絶了大嫂,大嫂直接拒絶了欧阳锋,黄药师每年持续不变地探访对话,三个人便一直保持情感上的「醉生梦死」。电影中透过鸟笼幽微的光影流动,非常唯美地传达这种无法跳脱的情感束缚。

佛典有云

除了画面,一部电影的文学价值,通常取决于意象丰富、简洁隽永的角色对白。在《东邪西毒》,我觉得最经典的对白,都是跟那坛「醉生梦死」有关。「一个人有烦恼,是记性太好,从那年开始,很多事我都忘了。」、「以前看座山,就想知道山的后面是什麽,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了。」、「你知道喝酒跟喝水的区别吗?酒越喝越暖,水越喝越寒。」可以这麽说,电影看完几年之后,再提起《东邪西毒》,也许我唯一能记得,就是「醉生梦死」和那些经典对白。

「通常拿了钱,看也不看就收起来的人,他们的钱很快就会花光。但是洪七他数得很仔细,我知道这种人,不会留在我身边太久。」

北丐洪七公(张学友)。

这部电影除了洪七公以外,每个人都活得压抑。欧阳锋对于每个来来往往的人,都有冷眼旁观的评论,而对于洪七公这位杀手,他的观察是会很仔细数钞票。这是王家卫的电影语言,在充分利用题材拍出自已喜欢的画面,琐碎的镜头累积起来,再以精准的一句台词,立体而且色彩强烈地,勾勒出角色情感。

电影中还以比较含蓄的方式,间接点出洪七公日后成功性格因子。本来,他一直把家乡的老婆当拖油瓶,然后只为一颗鷄蛋,他拼死拼活讨路边野花欢心,可是,一次大病,他认清楚谁是会在身边帮助自己的人,所以到了最后,他决定带著老婆一起闯天下,因为这是比较务实的作法。

「我知道,如果你不想被人拒絶,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拒絶别人。」

除了西毒东邪北丐,电影裡还有慕容燕、还有盲剑客、还有大嫂和桃花,这些角色无论戏份多寡,都有极深的感情刻划。金庸小说建构起庞大完整的武侠世界,王家卫则将所有江湖帮派、称霸武林的要素抽离,集中在爱恨情仇的纠结,这原本是非常危险的尝试,因为一不小心,很容易落入不知所云的空洞,可是,可能是演员演技的精彩发挥、可能是影像镜头的唯美呈现、又或者是高度浓缩的文学语言、以及简洁精准的叙事风格,使得《东邪西毒》超越了小说束缚,达到电影艺术才能呈现出来的独特美学经典。

东邪西毒电影剧照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香港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