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好声音(1):要死不死




最近早晚温差大,很少生病的他,终于死神来做户口调查:得小感冒、发烧发冷、久咳不癒、后来是重度肺炎。他身体虚弱躺在加护病床,焉焉一息剩下几口气,看著窗外,这是有生以来最黯淡夕阳,他有感而发。

平常不生病的人,因为一场小感冒后来肺炎离开地球表面,电视跟电影都这样演,至少,他记得有部日本电影如是说。

窗外有一股悲凉投射进来,黯淡的夕阳,彷彿预告他即将死去。

这个时候,他才相信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可是他气愤!明明自己总是健身房最勤劳会员,明明生平连蚂蚁没敢捏死几隻,怎麽⋯⋯,怎麽就倒大霉了。

老天爷真的从来没长眼睛,他得出唯一结论。

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焉焉一息,即将死去。

意识昏迷之中他突然又醒来睁开眼睛,半夜了吧黒漆漆的他想,刚才那该死的夕阳不知跑哪去了。现在几点几分,他完全没概念,于是起身,想拿床头刚买的iPhone5对下时间。

到这时候,他才惊觉房间有人,一个沉默不语的人站著。

终于清醒一点了,他揉揉眼睛再看一次,才发现原来看错,确切地说:房间裡有人,而且那人牵著一匹白马!!!

真的快死了他深有感触,因为活见鬼了。

不知道站了多久沉默不语的人开口:「请赴京赶考。」

「哈哈哈,还赴京赶考?现在都什麽年代了,醒醒吧老兄,2013年耶,你看,最新一代的苹果手机:iPhone5,送你一台自己回京做纪念吧!哈哈哈」他开心大笑,总算从重病的肺炎中恢复点元气。

「⋯⋯,请赴京赶考。」

看著那人认真严肃的表情,换他开始沉默不语。

仔细想想,两个人一匹白马,加护病房三更半夜,窗外冷风徐徐吹来,外面似乎是一轮明月。

他后悔刚才哈哈大笑,可是话说回来,那应该要感到害怕吗?

还是该哭?

「快点,你快没时间了。」那人督促,这次除了认真严肃之馀,多了一点点的诚恳,但就只有那麽一点点。

于是他正经问道:「什麽叫“快没时间了。”」

「意思是你快死了,再不赴京赶考,就没时间了。」那个人正经回答。

⋯⋯。

他恨自己正经问道。

人生一场戏,在舞台上只能卖力演.出,而其实更多时候只是在配合演出,所以常常身不由己。 此时此刻,他深深体会到什麽叫身不由己,譬如说,现在加护病房病重的他,在另外一个人认真严肃、外加一点点诚垦的督促之下,好像除了骑上白马赴京赶考之外,没其它选择?

他决定配合演出,反正都快死了嘛。骑上那匹白马,哒哒的马蹄声直接带他飞奔出窗外,朝著一轮明月疾奔而去。

这是他第一次骑马耶,以前总听人家说骑马要学,而且学好之前没摔个几次,不要说你会骑马。他第一次骑就上手,而且在天空中一点也不怕掉下来。不过他仔细想想,好像没时间忙著得意,刚才那个人跑哪去了?而且重点是,现在他在天空中,骑著一匹白马?

一定是的,刚才那人是死神,而他正在飞奔死亡的过程中。

以前读过一些所谓的濒死经验,大柢上是说:临死之前有七彩光芒,那强光越来越耀眼,直接晕眩昏迷为止。

也许死神觉得自己的工作很无聊,想在无聊之中多点变化、多点创意,所以让每个人怎麽死的都不一样,而他死亡的过程,是在天空中骑一匹白马,飞奔向明月?

太过瘾了,他庆幸自己如此死法。

感谢死神!

甚至他生平第一次有强大无比的求生欲望,他希望自己不要死去,更精准说:如果能永远处在这种要死不死的状态,该有多好!

听说死后不是上天堂,就是下地狱。以现在的角度分析,他窃喜,因为他正在上天堂。而且神话故事如果是对的,他很快可以看到吴刚在砍树、玉兔在捣药,还有还有⋯⋯,嫦娥耶!

月球表面

白马登陆月球。

他失望了。原来跟多年前阿姆斯壮登陆的月球一样,他到达一个又黒又冷、到处玄武岩组成的荒野沙漠堆中。

说好的天堂呢?说好的嫦娥呢?

冷风徐徐吹来,他打一个寒颤。第一个念头,赶快再骑上白马逃离这个地方,转头一看,白马不见迹影,没发出任何声响飞走了。

剩下他一个人。

他再环顾下四周,不放弃想找寻白马的踪影,或者,找到刚才加护病房那个疑似死神的人也好,他可不想死后就这麽孤仱仱的,一个人永死不朽在这荒凉的月球。

前方不远有一座山谷,正当他絶望趴地的时候,山谷下方有声响传过来,它像是车库自动门一样的打开,有人从裡面走出来。

他仔细一看,就是那个死神嘛,找到失散多年兄弟一样开心地跑过去。

那个疑似死神的人垂拱作揖:「欢迎来到地狱!」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志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