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好声音(6):宝岛迷航记




台湾九份芋圆

很多年前的某一天,吴江海热烈庆祝和小云进入同居时期。

一个男人,不管表面上如何西装笔挺,一个女人,无论表面上如何光鲜亮丽,只要同居相处几天,马上原形毕露,到底是个甚麽样的人,就跟全身赤裸摊在阳光底下一样。

和吴江海两个週末同居一室,相处下来,对于这个认识很久的男人,小云第一次觉得有全部重新再定义的必要。

还记得,那时候小俩口只是一起做了两件事:元宵节在家煮汤圆吃、到欧尚採买生活家居用品。

吴江海一切遵照小云的指示,到可的买湾仔码头汤圆,买回来之后,本来说好两个人共同合作,才进行没多久,自动调整成小云主导,吴江海负责在旁边表演甚麽叫手忙脚乱,怎麽烧开水、怎麽下饺子、怎麽加水再滚、怎麽装盘分配,十次裡面有九次,是小云一个口令、吴江海一个动作。

一定是在那个元宵节的晚上,小云开始有必要重新评估这个男人!

接著下个星期天,他们到欧尚买菜,回家自己煮晚餐。先前大声号称在台北工作时,会自己煮饭的吴江海,曾经说过的那些拿手好菜,像是炒饭、煎豆腐、蕃茄炒香菇,事实证明都是些简单料理,吴江海以不变应万变的一二三步骤就是:热锅、下油、翻炒。

简单的一二三步骤,事实证明,只能拿来炒炒简单料理。鲜嫩滑润一条鳕鱼,放到吴江海面前,只会被煎成一条乌漆麻黑的黑鳕鱼,结实厚重一块牛肉,放到吴江海面前,怎麽宰割怎麽下手,他完全没有头绪。

还好有小云接手,至少晚饭还有东西吃。

作菜不行也就算了,吃完饭之后,洗澡、铺垫子、扫厕所,很快吴江海就被发现,干家务活离正常水平也是是有一大段距离,于是,小云轻轻叹口气:

「生活经验根本是零!这几年,活得很辛苦吧!」

面对如此善心十足的指控,吴江海哑了。很多年,他一个大男生在外地生活,蜗居生活的最高指导原则,就是马马虎虎过得去就行。他唯一能讲的,是这麽多年了,生活再怎麽不精緻,也还是过得健健康康。他不会去管每一天每一个生活小细节要怎麽过,但他对于人生的大方向,总是慎重思考下定决心,而且一旦下定决定,恒心毅力一步一步朝那个方向走。学业如此,工作如此,遇到一见倾心的小云也是如此。

同居生活,亲密生活,是一面会说话的镜子。这面镜子,不但反映出最真实的你自己,还会一针见血把你吐糟到翻掉。除了「完全没有生活经验」之外,小云还很喜欢吐糟吴江海头皮上和脸上脱皮很夸张,严重有碍市容。

真可怕,可能已经好几个月了,甚至是好几年了,吴江海一直脱皮到「严重有碍市容」而完全状况外——爸妈没有跟他讲,兄弟没有跟他讲,死党没有跟他讲,当然同事也没有跟他讲,像这种事,大概真的只有同居亲密好朋友,才会亳不留情的吐糟出来吧!

吴江海一向是个知错能改的好青年,如果他早知道自己「严重有碍市容」,他一定马上改变,但问题是:都没有人跟他讲,而他又是个马马马虎虎过得去就行的男孩子,所以就一直不知悔改。

幸好,他终于遇到小云,而小云勉强接受了他,两个人在一起同居,完全被看光光的吴江海在生活水平上,终于有很大的大跃进。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牛牵到北京还是照样牛脾气改不了。遇到小云之后的吴江海本性还是没改的,马马虎虎过得去就行,只不过,以前的过得去,是对得起吴江海自己,现在的过得去,是要对得起小云。

就拿这次规划台湾自驾游来说好了,吴江海实际上准备工作,仅此一件:就是决定去台湾、付机票钱。

而小云为了终于要去台湾,特定去染头髮、熬通宵作攻略。本来两个人在大众运输跟自驾游中热烈讨论抉择,最后决定是自驾游后,小云跟朋友借车充和车用手机贴膜,并且一催再催要吴江海下载两三个手机导航。

那时候吴江海刚考到驾照刚买车,没开过几次,就跑到大陆工作了,一台中古车留在台湾给爸爸开,所以吴江海跟开车完全不是好朋友,可是他对于开车环岛这件事,兴致很高涨,毕竟那台中古车说是中古车,也花了他一大笔钱,如果不好好趁这次机会,光荣带小云环岛的机会捞回来,怎麽甘心?

吴江海只知道要环岛自驾游,但是终究要怎麽执行,还是需要小云登场了。

小云没开过车,但是有充足生活经验,她跟朋友借的车充跟车用手机贴膜,还有一催再催、逼吴江海下载的手机导航APP,事后证明,没有小云的这些关键配备,环岛自驾游,可能只是一场宝岛迷航记。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志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