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好声音(12)(完):吉他




三十而立的行李箱和圆背吉他

在台湾的最后一天晚上,吴江海突然提议想买吉他。

「原来你会弹吉他!」小云好奇地问。

「早就会了!」吴江海得意貌。

「甚麽时候?都没听你说过?」小云嘴角撇了一下。

「高中时候开始弹了。我爸会弹,起初爸教我一点,但其实爸的吉他老早荒废,只会刷最基本C和弦,所以我是自己买书,一步一步学,没有参加吉他社,也没有到琴行跟老师学。」吴江海眼睛望向远方。

「这麽厉害!等你回家弹给我听。」小云脸上堆满笑容。

后来他们一起到台北金山南路的金蚂蚁乐器行,吴江海挑了一把圆背吉他。

吴江海很念旧,金蚂蚁乐器行和圆背吉他对他而言,具有特殊历史意义。大学时候,吴江海妈妈办了张信用卡,放暑假,吴江海从台北回到高雄,妈妈大手笔在乐器行刷了一把圆背吉他给吴江海,那个价位的吉他只能算中低阶,可是吴江海从小家境不好,那笔消费金额对于他们家来说,非常高了。

后来,妈妈信用卡刷爆,那把吉他成为有史以来,吴江海从妈妈手中收到最为昂贵的礼物。不过,两年后,那把吉他的高音弦琴弦,会磨到琴柱上金属框,容易出现杂音,状况不是很好,吴江海刚好有阵子缺钱用,吉他不怎麽弹,批踼踼二手交易版随随便便,卖掉那把吉他。回到高雄妈妈知道了,没有责怪意思,可是当时妈妈失望詑异的表情,吴江海之后每次再弹吉他,每次都会想起,只要一想起,脸上总是一抺心酸。

大学毕业,吴江海在台北事务所工作,每月领薪水荷包满满,自以为少年得志的他,消费毫无节制,标准月光族。每样东西都想高档一点,衣服、随身听、鞋子、文具,吉他当然也不例外。他在批踼踼吉他版精挑细选,找到一家口碑不错的「金蚂蚁乐器行」,花了一万元,败下一把号称性价比最高的韩国cort吉他。

那把吉他带回高雄时,吴江海妈妈瞄了一眼,淡淡地问:「怎麽不是圆背吉他?」吴江海望著妈妈,半晌说不出话。

离开事务所之后,吴江海接受一家公司外派到黑国工作,那把金蚂蚁非圆背吉他,也带到了黑国。没待多久,在白国上市的那家公司恶性倒闭,就在吴江海返台休假的时候,接到台北管理部电话,竟然说公司倒了,老板连夜逃到灰国去。公司在黑国有银行借款,恶性倒闭不还钱,听说当地警察,到处在找负责(背黑锅)的台湾干部。吴江海不敢回黑国,也不敢再找黑国工作,所以他在黑国的吉他,从此下落不明。

经过这麽一段黑国历史,很久很久,吴江海没有再弹过吉他。

一直到和小云回台湾旅游,待在台北酒店,偶然间,电视播报政大金璇奖新闻,大学生在比赛中自弹自唱的场景,让吴江海回忆起自己的青春大二,常常一个人在宿舍客厅录吉他,想到自己和圆背吉他金蚂蚁的渊源,再想到自己几个月后势必得报名的好声音比赛,他跟小云提议去买吉他。

结束宝岛行,回到上海。

吴江海辞掉工作,报名歌唱比赛。他打算上台表演吉他自弹自唱。在准备表演的一个月裡,他除了练唱之外,还是练唱,到了上台前一个星期,他喉咙突然哑了,说话很困难,发不出声音。

如果是在台湾,吴江海会跑去康是美药店,让药店帮他选药,或是买台湾广告上常常看到的京都奄川贝枇杷膏,可是在大陆,他不知道有甚麽药可以买,也不敢乱买。所以后来,是让小云买了一大袋的药回来,有金嗓子喉片、正柴胡饮颗粒、快克胶囊,一些吴江海从没看过的药,不过既然是小云买的,而且快上台表演了,必须让喉咙尽速恢复,吴江海照三餐服用。

比赛时候,吴江海在舞台上弹唱陈升的「不再让你孤单」,喉咙还没好,他必须很用力地大声嘶吼,以非常沙哑不成调的声音,唱完整首歌,当他唱的时候,所有观众包括评审都很惊讶,只有小云在台下,听听听著流下眼泪,因为只有小云听出来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听自己丈夫唱歌。

最终吴江海被刷下场,连进入决赛的机会也没有。结束之后,他在家裡待著,还是很习惯性地弹吉他练歌,每天录一首小情歌,那是他打算留给小云最后的礼物。

然而,期待中的白马死神,没有到来。一个月之后的某一天晚上,吴江海唱完自己那天录的歌之后,小云给吴江海看手机上一则腾讯新闻,那个歌唱比赛的冠军歌手,本来跟经纪公司签好约,前途一片光明,然而,一夕之间突然感冒,併发急性肺炎逝世。

小云和吴江海对望一眼,两人很有默契,相拥痛哭。

吴江海逃过一劫,他隐约觉得,阁罗王网开一面,更改生死簿,抓走真正会唱歌的冠军,不幸的人。

吴江海依然每天弹吉他唱歌,他没有告诉小云,可是他在心裡暗下决心,明年,仍然要会再报名比赛。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志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