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警探》(虎胆龙威)非常难死




《终极警探》(虎胆龙威)非常难死

经典动作电影《Die Hard》,台湾翻成《终极警探》,大陆翻成《虎胆龙威》,两种翻法都偏文雅,而且都跟原文搭不上关系。其实我觉得,直接翻成「非常难死」即可,虽然白话,但是却可以传神点出这部电影的观赏乐趣。

从1988年经典开山之作 ,到2013年系列第五部续集,25年漫长时光中,布鲁斯威利和约翰麦克连划上等号,身材同样魁梧,只是髮际线一再退守。每隔几年,观众都很乐意再次走进电影院,看这位纽约警察如何倒大霉,莫名其妙卷入重案,然后再一次,以近乎原始本能的机智与强韧(打不死小强),有惊无险存活缉凶。

可以想见,无论电影第一集在内容上,是否胜出之后几部续作,在当年布鲁斯威利尚未一炮而红的时候,走进电影院观众,对于这位漂悍壮汉没有过多期待,也因此,可以体验到最为过瘾的「很难死」刺激。

首次观看1988年《Die Hard》,我并非终极警探影迷,对于布鲁斯威利没特别好感,所以电影一开始,看他从纽约搭飞机到加州,看他漫不经心说自己是纽约警察,看他到「离婚」老婆的公司参加派对,在林肯加长礼车上和黑人司机抬槓,我都只看到好莱坞一贯公式化的开场白。等到剧情急转,恐怖分子登场,刚开始,麦克连也只是慌忙找警察救援而已,一直到他不萝嗦干掉第一个坏蛋,还装妆成圣诞老人当礼物送回去,才开始感受到这位「影史最强悍警察和英雄」的魅力。

「Now I have a machine gun, ho-ho-ho!」

本来还疑惑:为什麽推「圣诞老人」出去?可能想拖延时间、可能要分散注意、可能出于保护人质、也可能单纯蒐集资讯,不过电影继续看下去,觉得这就是麦克连的调调,一边横衝直闯单干户,同时还可以一边耍冷耍嘴皮子:「Welcome to the party, pal!」、「Who’s driving this car? Stevie Wonder?」、「Yipee-ki-yay,Mother Fucker!」看来好莱坞众多动作巨星之中,想找出一位像这样约翰麦克连的接班人,除了布鲁斯威利之外,还真是列不出合适名单。

劫匪领导汉斯贯穿全场

硬派搞笑之外,还有一项名符其实特色 :很难死。第一集电影中,透过精巧的情节空间佈局,充分将这点发挥彻底。一栋密闭商业大楼,十几个恐怖分子,扫射不完的机关枪,挟持三十几个人质,而约翰麦克连只有一个人,配备警用小手枪一把,就这样,对峙开始。玩电梯井、玩通风口、玩顶楼跳跃,有炸弹、有直昇机、有装甲车。从头到尾,约翰麦克连在大楼裡面一人搏斗,没有被机关枪扫死、没有被满地碎玻璃扎死、没有被直昇机射死、高空弹跳没有摔死,看他赤脚跑过碎玻璃(海军陆战队天堂路?),流了那麽多血,就想说他到底有多少血可以流呀,看到最后会觉得,即使整栋大楼真的塌了,这个纽约警察还是死不了!

这部电影两个多小时,在当时应该算罕见地长,故事线虽然单纯,但是很有层次分成几个段落:一开始所有角色到达大楼,恐怖份子控制人质,麦克连成功请来救兵,洛杉矶警察无用的攻坚,FBI直昇机自杀行动,每个段落都有独立的紧张刺激点,情节发展没有落入俗套,我一直以为黑人警察会死、人质会死很多,最终没有,应该说,这些本来并非重点,电影一直聚焦在麦克连和歹徒的对抗,其它支线都只是围著主轴打转。

聚焦同时,电影在支线上也很精彩。像是黑人警察的心理后盾,洛杉矶警官的官僚作风,还有对于新闻媒体的讽刺,虽然著墨没有太多,点到为止,可是能让整部故事更加丰富完整。

最后,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电影裡恐怖份子有十几个,大多只有简单台词和机械动作,不过,劫匪领导汉斯贯穿全场,不但有勇有谋,而且凭藉幽默机智的对话,和高档品味穿著,和堪称粗鲁的麦克连形成有趣对比。尤其是电影后段两人初次碰面,汉斯竟然能瞬间临场反应,假冒口音和动作反串成人质,而麦克连还将计就计,将没有子弹的手枪交给汉斯,这个场景实在拍案叫絶。动作片裡最难设计也是最关键的,其实就是坏蛋角色,电影因为这个场景的安排,将坏蛋环节提高到相当难得的水平。

所有经典系列电影的开山之作,肯定是超乎预期的完美,《终极警探1》果然也是如此。

电影一直聚焦在麦克连和歹徒的对抗,其它支线都只是围著主轴打转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