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青年旅店《杀死那个石家庄人》:一万匹脱缰的马




吉他:

Key:F Capo:5 Play:C

C D Em

傍晚六点下班 换掉药厂的衣裳 妻子在熬粥 我去喝几瓶啤酒

如此生活三十年 直到大厦崩塌 云层深处的黑暗啊 淹没心底的景观

在八角柜台 疯狂的人民商场 用一张假钞 买一把假枪

保卫她的生活 直到大厦崩塌 夜幕覆盖华北平原 忧伤浸透她的脸

河北师大附中 乒乓少年背向我 沉默的注视 无法离开的教室

生活在经验里 直到大厦崩塌 一万匹脱缰的马 在他脑海中奔跑

如此生活三十年 直到大厦崩塌 一万匹脱缰的马 在他脑海中奔跑

如此生活三十年 直到大厦崩塌 云层深处的黑暗啊 淹没心底的景观

万年青年旅店《杀死那个石家庄人》

感想:

伟大的摇滚歌曲是这样,你第一次听,被它深邃的歌词意境所吸引,可是真正走完一遍歌词,往回看,你仍然没清楚听懂在唱什么,模模糊糊的。因为搭配音乐声响所吟唱出来的文字,每一句像是诗歌施了魔法,丰富听者原本贫瘠的想象土壤,于是一遍又一遍地听,在无限循环中,完成某种虔诚的宗教仪式。

例如Bob Dylan《One Too Many Morning》,例如Patti Smith《Dead to the world》,例如罗大佑《爱人同志》,例如崔健《一块红布》。再例如,万能青年旅店的《杀死那个石家庄人》。

一直有个说法,这首歌影射当年911级别的靳如超案件,「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歌词直接联想一夜炸毁的几栋绵厂宿舍,而「河北师大附中」,刚好就在绵厂宿舍附近。从河北追人到云南,再回到河北炸楼,之后逃窜到广西,只要想想这个来自社会最底层的疯狂犯罪行径,便会觉得「一万匹脱缰野马,在他脑海中奔跑」并不为过。

莎士比亚所言: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古典戏剧如此,文学小说如此,摇滚歌曲亦是如此。万年青年旅店的这首歌这张专辑,2010年问世以来,像一颗喷出去的巨大摇滚能量,你可以说你不喜欢它,但听过之后,相信很难有人不被它所震撼,我甚至想以一句老话来说:「听者无不为之动容」。于是,一千个听众耳里,有一千个《杀死那个石家庄人》,每个人都想说说属于自己的这首歌。

万年青年旅店在THE WALL

翻开虾米音乐,《杀死那个石家庄人》有两千多条评论,网易云音乐中,15145条三言两语试图书写对于歌曲的感受,再搜索知乎小区,许多人问这首歌写什么,更多人热衷于历史考究短短的几行歌词,而在老文青本豆瓣音乐,关于「万能青年旅店」这张专辑,得分9.1,共有6382条短评、181条长评。所谓的「We Will Rock You.」、「Like a Rolling Stone.」贴切描述这短短一首歌所潜藏的能量。

也许是某些人把这首歌套到靳如超案件上,也许是太多人试图解读这首歌,原本习于沉默的创作者在专访中澄清:「这歌就是写一个家庭嘛,第一段父亲,第二段母亲,第三段孩子。作为一个非常偏执的中年妇女,就是他妈的认为自己手里有一把枪,天天特别紧张地想去保卫生活。这个假枪你在那儿都买得到,或者你买不到手里也有一把无形的。这就是个典型的一家三口,虚假的中产阶级温馨。」

所有的伟大创作都是一个神奇过程。创作之前,从没想过自己能写出这东西,创作当时,觉得灵魂正在炽热地燃烧着,而当创作问世之后,它有了属于自己活跃的生命,它已经不再被原创作者所掌控了,有时候连创作者自己都会怀疑,如果再来一次,是否还能写相同的东西出来。我相信,《杀死那个石家庄人》之于万能青年旅店,便是如此一般的存在。所以当这个乐团首次跨到海外,在台北THE WALL演出前夕,接受当地摇滚杂志专访,被问到终于熬出头的感觉,作词者姬赓说:还是如履薄冰。

最深刻艺术,往往形式上是最简单。这首歌曲如果以吉他弹唱,从头到尾就是三个和弦循环。即使在专辑录音版本,前奏到中间段,也都是简单的分散和弦衬底,吉他声很祥和,祥和中浸透一股令人窒息的悲咽,偶尔的小号和提琴给了一点情绪转折,歌声和缓,和缓中有一股逐渐向下沉沦的力量。整个歌曲如同作词者所说的,第一段写父亲,第二段写母亲,第三段写孩子,都写完了之后,典型的虚假中产阶级温馨崩塌了,在电吉他的怒吼中,「一万匹脱缰的马,在他脑海中奔海」,大概乐团整体成员听到这歌词都沸腾了,所以歌曲到最后,也是几近疯狂。

疯狂之后,无限循环之后,所有人又回到原点:

傍晚六点下班…换掉药厂的衣裳…妻子在熬粥…我去喝几瓶啤酒……

万年青年旅店在台湾夜市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