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无贼》对于这个世界的信仰




2005年冯小刚贺岁电影

「这样他就不会对这个世界感到失望,永远都活在天下无贼的梦裡。」-王丽。

在大陆工作第一年,我只要放假,就是苏州上海两地跑,两个地方比起先前出差过的华南,治安和人文明显好多了,所以我一直放心,没有「天下有贼」的概念。那时候都把背包挂在后面,一件很寛鬆的半截牛件裤出门,口袋很大、不费力能伸手进出的那种。

直到有一次,从苏州吴江坐大巴(客运)到市区,中间路过偏僻的吴中,我有事在那下车。走到快接近前面车门的走道,突然间,一个人冒出来,有东西掉地上的声音,那人蹲下去,直喊:「我的钥匙、我的钥匙、你踩到我的钥匙!」我感觉没踩到东西呀,可他一直乱摸我脚,一边摸还一边喊。当场我慌了,本能反应望向脚下,东抖西抖,没有呀,明明没有呀!

等到下车,我一摸口袋,空空如也,才惊觉遇到贼了,不死心回到大巴,人当然是找不到。后来仔细想想,贼至少有两个,一在前,故作丢钥匙状,一在后,乘机掏我口袋。

从那天起,不管在大陆还是台湾,只要在地铁(捷运)上、火车上、公交车(公车)上,我包包一律放在眼前看得到的地方,而且随时注意口袋,或是乾脆把口袋裡的手机皮夹,统一装到包包内看管,因为我深刻体悟到,这个世界到处是贼,稍不留神,钱就飞了。

无贼到有贼之间,是现实问题,也是信仰问题。现实让我遇到贼,遂改变我对世界的信仰。

《天下无贼》由王宝强、刘德华、刘若英主演

冯小刚的电影《天下无贼》,也是讲一个有贼与无贼的精彩故事。

「你们是贼,为什麽这一路都护著傻根?」-警察。

电影一开始,很有冯氏风格(如同《非诚必扰》),一个几乎独立小插曲,透过这个序幕,形象鲜明地带出王薄和王丽这对鸳鸯大盗。这部电影除了傻根,所有角色可以二分为警察和盗贼,警察功能只是收尾,戏份自然不多,而以黎叔为首的盗贼集团,除了葛优以出色演技贯穿全场,李冰冰充其量只是过场花瓶,其他成员更不用说了,所以故事的重点和衝突点,全都集中在鸳鸯大盗身上。

还没有遇到傻根和上火车之前,电影已经带出王薄王丽间的衝突,并且隐约点出王丽的生理变化。如果没有王丽「想积点德」的念头,这对鸳鸯大盗,或者说这部电影,其实没有灵魂,只是一场华丽的扒手炫技。王丽这一个单纯动机,导演冯小刚掌握得很好,在一次又一次盗贼交手过后,王薄王丽的衝突越加严重,观众甚至可能跟王薄同样无法理解,误认为王丽跟傻根一样,傻过头了,然而等到王丽忍不住说出真相:「我怀孕了,怕遭报应,想做善事积点德。」一切情感重新定位,本来敷浅的盗贼世界,突然间厚重沉重了起来,以至于最后结局王薄牺牲,才会有如此的戏剧张力、如此地动人心弦。

「你真把自己当菩萨了,你是贼,做一万件好事也是贼,这辈子翻不了案,下辈子也别想。」-王薄。

《天下无贼》由刘德华饰演男贼

傻根是傻,傻到引出盗贼、甚至害死盗贼。本来我想,如果没有遇到傻根,也许王薄王丽会过得很好,王丽虽然焦虑焦躁,最终面对现实,还是会和王薄顺利把孩子生下来,一起找个路走。不过转念想,王薄所谓的下辈子,不正好可以形容王丽肚子裡孩子。只要这孩子和王薄王丽牵扯上关系,即使不当盗贼,也是盗贼之子。王薄王丽有案底前科,这洗不掉,没办法如同傻根一样,准备六万块就可以盖房子娶媳妇,因为贼只要安定于一地,想过正常人生活,难保有一天,反扒大队警察会找上门来。

如果没遇到傻根,王薄王丽到底会怎样,不晓得,电影没演。电影演出来的现实,是王丽遇到傻根,傻根间接害死王薄。冯小刚曾经考虑,在结局来个颠覆傻根,这个他认为电影节的外国评委喜欢,但是观众不会接受,所以最终仍然保留傻根的纯真。

冯小刚所设计的结局,在道德上站得很高。一方面,所有坏人不得善终,除了盗贼集团没一个逃掉,王薄含悲而死,没见到未出世的孩子一面,王丽虽然带著孩子挣脱了,但终究是残缺。另一方面,傻根的纯真是一则讽刺,「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正因为人们对于盗贼没有防备心,使得盗贼猖獗,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反扒大队,而且絶对不能手软。

回到文章开头插曲,我在吴中大巴上被扒。如果在大巴上,我心存戒备,必然不会被扒,而从那时候开始,我时刻警愓,没有再被扒,那麽对我而这,终究是「天下有贼」,还是「天下无贼」?

《天下无贼》由刘若英饰演女贼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大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