蚯蚓(2):木乃伊




埃及金字塔和人面狮身像

去年埃及古文物来台湾,在高雄科博馆展出,小白和妈妈有一起去看。

本来他以为:古埃及的强项就是国王木乃伊,到科博馆看展览,才发现除了国王之外,还看到许多小动物像是阿猫阿狗,只要尊贵一点的,古埃及人也会帮它们做成木乃伊。这些木乃伊几千年后辗转流传到台湾高雄,这个发现很新奇,小白望著被尘封千年而不化的阿猫阿狗,很想拍照,但,科博馆不淮拍照。

「不要拍啦!这个有诅咒在裡面,这些国王或是小动物,死后尸体被这样封起来,肉体没办法散到另外一个世界去,幽魂就找不到壳,那些幽魂会成为怨念。你拍照,照片留在你的手机裡、留在你身边,等于是把这些幽魂给带回家了。」妈妈看小白拿起手机东张西望,知道他想做甚麽,连忙阻止。

小白耳朵听进去了,心裡却忍不住,他趁著要到下一个展览区的空档,让妈妈走在前面,抓紧机会回头拍了一张远照。

「没偷拍吧!」妈妈机警地回头喊,但小白早已经把手机收在口袋,不著痕迹。

回到家后他仔细看照片,一整个展览区都拍进去了,左右两排的玻璃柜,柜子裡面是一具一具的木乃伊,那木乃伊虽然小,形状轮廓看得很清楚。

拍了几张,有些景没抓好,有些对焦模糊,有些光线比较暗,他先选出一张拍的得最好的,其馀都删了,然后把那张最好的照片发佈到脸书,发佈完后,马上将那张最好的照片也从手机删除。

照片没有把留在手机,也没有留在身边,像这样,那些找不到肉体的幽魂怨念,就不会找上自己了吧,对于自己巧妙闪避来自妈妈的诅咒,小白很是得意。

网路的世界没甚麽道理,那张照片在脸书上得到五十个讚,这是小白开始用脸书有史以来,得到最多的讚了。

小白想不透,明明那张由下往上俯拍101的照片,明明那一张在象山横拍台北市华灯初上的照片,明明那一张清晨猫空朝阳乍现的照片,随便哪一张都比木乃伊来得有意义呀,但大家就是喜欢木乃伊。

「那隻猫扁扁的好可爱!」国中同学A留言。

「这麽多年没吃东西当然扁扁的。」国中同学B代小白回覆。

「那隻是猫头鹰吗?怎麽看起来圆圆的?」高中同学C提问。

「笨蛋,那是狗好不好,三千年前很肥的狗。」高中同学D抢答。

就一张照片,一人一句加一个讚,两天之内就衝到五十个讚了,受欢迎程度完全超乎小白预料。

第五十个按讚的,是小白大学一个哲学系的朋友,他提出一个观察独到的问题:

「照片裡都没有活人???」

没有吗?

明明记得有的呀!!!

小白眉头一皱。虽然那天科博馆的人,没有多到足以用爆炸形容之,但人还是有,而且挺多,记得每一尊木乃伊,都是跟别人挤著一起看的,怎麽拍出来的照片,一个展区都没有人呢?

只有木乃伊。

更诡异的是,当初趁妈妈不注意手机狂拍,好几张无声咔嚓,回到家仔细选最好几张上传到脸书,在拍的过程中,刚好人都跑走了?在选的过程中,怎麽都没有发现这个很点点点的问题。

记性太差,小白无法确定到拍的时候,到底有没有人,现在再看脸书上的那张照片,两边木乃伊一字排开,他从第一个仔细看,看到最后一个,左边一排看完,再看右边一排。

看完之后他一身冷汗,如果那些木乃伊如假包换,是曾经有生命有元气,死后尸体被做成木乃伊密封到现在,几千年后辗转运到高雄,被他以现代高科技的手机拍下来,这麽多木乃伊拍在一起。

妈说的有道理,还真的是……不太好……

想演灭证据。脸书上那张得到五十个讚的照片,小白想把它删掉,但是,又觉得可惜,好不容易自己脸书有这麽多的讚,删掉了,对于那些按讚的亲朋好友,不好交待,不是吗?

那天晚上,小白看著电脑上自己脸书,一直看著那张照片,心裡蹦蹦跳的,几次滑鼠指标点选删除,画面弹出确认是否删除的视窗,就是没有力气再点选「确认」那个按纽。

到了半夜,小白亳不迟疑把脸书上那张照片删了。

删掉照片的前一刻,半夜醒来小白上厕所,洗完手看著镜子,突然间两排的木乃伊出现在镜子裡面。

被吓的完全醒了,小白二话不说,马上打开笔电,删掉他脸书有史以来得到最多讚的那张照片。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志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