轶闻(1):怪叔叔红衣男




台湾台南南鲲鯓代天府

南鲲鯓代天府,台湾南部上的了排行榜的庙宇。逢年过节,来求神拜佛的民众从庙头排到庙尾,特别是大年初一到初五这段大红日子,广场上停车场挤满了车,广场外,还排著长长的车队,閒杂人等张三李四都想沾沾喜气。

神明很忙,不同的神明有自己特定的行政区域,掌管保佑的事务也不同,平常大家都是各管各的,自古以来百姓瞭解这一点,不会随便拿香就乱拜。例如:大妈求子当拜注生娘,渔民求平安当拜天上妈祖,至于住在南鲲鯓代天府的这个祂,很多百姓是衝著发财来的。这裡一套行之有年的习俗,代天府有个小金库,虔诚的广大的善男信女能跟神明借钱,借来的钱作为投资理财或者创业基金,无论作甚麽用途都很好,因为神明保佑,不过能够借到多少,看上帝的股子决定,每个想借钱的在万善爷主庙前自己掷笈,一阳一阴为圣笈,二阴为怒笈,最快掷出圣笈能够借最多钱。

大年初三,南鲲鯓跟往常一样,前来烧香求财的民众挤爆,如淊淊江水。其中有一家人来自高雄,伯叔表亲带著成群小孩一同来到这裡,大人们忙著口中念念有词,诚心诚意用颤抖的手希望掷出圣笈,想跟神明多借点发财金,小孩们就暂时先放牛吃草,让他们在广场花园玩耍。

五个小孩,三个年纪大一点的姐姐,从十二岁到十五岁上下,都是念国中,两个小兄弟今年九岁,都是念国小三年级,表哥叫陈子英,表弟叫陈子昂,两表兄弟差半岁。

三位姐姐走在前面,嘴裡享著最近在夜市很火的刘德华《忘情水》,两位小兄弟跟在后面打闹嘻戏,到了一处僻静花园,表弟子昂说道:「子英你看,那个叔叔好怪!」边说边指著樟树下一人。

子英一看,那人姿势古怪,侧身趴在行道树旁的矮牆上,面部朝下,从身形体格来看,魁武强健像是年轻小伙子,可是从脸上面容来看,皱纹满怖却像个迟暮老人,最特别是他身上穿著一身红衣,那红衣不是一般正常人穿的红衣服。因为那是古代汉人穿的那种大红彩衣,就算在电视古装剧里,也只有在婚庆喜事的时候才看得到。

「这个怪叔叔,又出现了!」子英仔细将那个人看了又看,最后得出这个结论。

「又出现了,哥你以前看过?」子昂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是呀!子昂你不记得了吗?去年过年我们来这裡拜拜的时候,也遇到过这个怪叔叔,记得当时,是在停车场那边遇到的。」子英仰天张望,明明是小孩子,装作一副回忆往事的老表情。

「呀!我想起来,去年在停车场,这个人也是穿著红衣服,躺在地上不动,活脱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古代人。」子昂大叫。

子昂这一叫,引得走在前面的三个姐姐回过头来。在子英和子昂热烈讨论眼前怪叔叔的时候,三姐妹已经走的很远了,她们在远方回头喊了几声,作势要子英子昂赶快追上。

那红衣怪叔叔以极不自然的姿势,侧身斜躺在短牆上,一动也不动。子昂看了一会儿,手上抓起一把乖乖,往红衣男身体丢去。

子英叫了一声:「你在干甚麽!」抢到子昂身边待要阻止,来不及,只看著那几颗乖乖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笔直朝红衣男散乱油污的头髮飞去,眼看著就要撞上了,原本一动也不动的红衣男,突然伸出手将那几颗乖乖接住。

红衣男伸手抓乖乖的速度极快,快到在空中产生一阵旋风,而且红衣男在抓乖乖的同时,眼睛一直都是闭上的。子英跟子昂两个人看呆了,面面相覻,正准备转身抓腿的时候,红衣男乾咳了一声,子英子昂回头望,那红衣男在手裡搓摩了乖乖几下,往嘴巴里塞。

红衣男咀嚼的滋滋有味,那模样就跟饿鬼一般。子昂见了开心,上前走到红衣男身边,拍了一下红衣男的肩膀:「叔叔,好吃吗?」

子昂动作吓了在旁边的子英一大跳,子英瞪大眼睛,想把子昂拉回来,已经来不及了。

「嗯,好吃好吃,还有吗?」红衣男睁开眼睛,看了子昂子英一眼,再四处张望,圆滚滚的大眼睛不断地探查公园每个角落。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志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