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场(2):上海火车站




上海火车站

上海长途汽车站到了。

汽车站如同往常,都有几个在等著下车的人,他们每次脸孔不同,但是每次都说同样的话:买不买发票?要不要住宿?纪新白没有一次理过他们,所以也没有一次记住他们长相。

车站在地下一楼,楼梯上来是麦当劳,绕过麦当劳左转,一条狭长弯曲的人行通道,途中有卖鸡排的店、卖珍珠奶茶的店,两家店都标榜来自台湾,同样来自台湾的纪新白买过一次,吃完之后他的结论:两家店如果真的来自台湾,那有可能是在台湾混不下去了,才会来到这裡。

狭长弯曲的人行通道走到路口,就可以看到上海火车站大大的招牌,走过马路,火车站旁边是一排一排等公交车长廊,中间那一排是817的停靠点,通常纪新白每次到那裡的时候,817公交车已经停在那裡等人上车。

纪新白上车,投两块钱,他喜欢坐倒数第二排的座位,因为座位上方有公交路线图,方便他确认什麽时候该下车了,公交车开始行驶之后,他就会发短信给云:「我在817了。」云通常会回:「知道了,下车后打电话给我。」

无数个记不清的星期六晚上,纪新白从吴江到上海找云,无数个坐大巴到上海火车站再转公交,纪新白一再重複那几个步骤。

回忆很奇妙,以后每当纪新白想起云,他彷彿在脑海裡梦游,在模糊的影子裡,纪新白又会再走过一遍上海火车站的那一段路程。

有一次纪新白公司聚餐,一桌子的同事他每个人都敬一杯,不常喝酒的他不喝醉才怪,所以吐了一地都是,最后被同事扛回宿舍。他进房后摊在笔电前面,虽然无力,意识还很清醒,笔电播放的音乐是陈奕迅的《好久不见》,这首歌反覆播放,纪新白一直反覆聆听,最后他听到泪流满面:

我来到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像著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也许因为喝醉酒,反覆听这首歌的纪新白,心裡有种酒精浸泡出来的悲伤,他眼前上演一部实际上不存在的电影,场景是上海长途汽车站,那些卖发票的、那间麦当劳、那间鷄排店和珍珠奶茶店,都还在,然后身为主角的他出现,他再走过那一段相同的路,同样不理会那些卖发票的、同样买一次鷄排和珍珠奶茶,然后他再次坐上817公交车⋯⋯

熟悉到不行的画面在眼前播放,只是这一次,是完全虚幻的一次,他没有发短信给云,因为他知道,云不会在四平路国定路等他⋯⋯

那天晚上泪流满面的纪新白,其实跟云还没有分开,所以他擦乾眼泪到了星期六晚上,还是会见到云的。

后来,纪新白跟云永永远远的分开,不管他人在台湾、在厦门、在济南,他还是喜欢听这首歌,想到就是反覆反覆一遍一遍地听,差别只在于:不用喝醉酒,他仍然可以听到泪流满面。

有一次,他专程从厦门坐飞机到上海,不为什麽,就只为了再走一次上海火车站。他喜欢走那一段路,不是因为可以见到云,他已经死心了,但是他想在那一段路上回味往日的温暖,他在那裡等人,等从前那个满心欢喜、要坐817公交车去找云的纪新白。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著笑脸 回首寒喧 和你坐著聊聊天

我多麽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 只是寒喧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五角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