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章《幸福进行曲》:酒店里的《幸福进行曲》




吉他:

Key:A# Capo:3 Play:G

G Em Am D

因为妳 冬雪已化做春天的溪水 因为妳 雁行千里斗阵来相随

Bm Em C D G

咱的青春 是一段唱未完的歌诗 咱的未来 是写伫日历纸的爱妳

G Em G D

一个人 一支吉他 抱着希望 阮来到亲切的台北城

G Em C D 遇到妳 是阮缘份 感谢上天对阮的安排

C D G G G D

妳讲 妳要唱一首歌 幸福进行曲 这是阮为妳写的一首歌

Am Em Am D Am C D G

日子随风吹 一生只爱妳一个 春夏秋冬 阮没妳怎样过

陈明章现场演唱

介绍:

经营一个工厂,跟行走江湖一样的险恶,每天都是刀光剑影,很多事情处理不完:出去抢订单、质量出问题、交期有状况、客户来稽核、这个跟那个的一屁股事……

各种需要处理的事情,都跟客户的脸色有关。客户开心,事情好办,客户臭脸,事情难办。

这时候,华人特有的关系文化,就很微妙。

关系怎么维持?台资厂的客户端,通常也是台资厂。所谓流浪到大陆,开心最重要!!所以找个双方都可以放轻松的地方,好好谈,大家交个朋友。一旦朋友这个交情确立,很多事情就是可大可小了。

这个可以放轻松的地方,是两岸咖啡馆吗?是小肥羊火锅店?还是台味十足的永和豆浆?

别开玩笑了好吗,这个放轻松的地方,当然是酒店KTV,无误!!可以喝酒、可以唱歌,还有小姐陪聊助兴——根本是天时地利人和。

所以外派大陆的台干,跑酒店卡啦OK一下,根本就是标准配备。

说到这个,同款人不同命,小弟我,一样是外派大陆混口饭吃,但是酒店唱歌这档事,跟我注定无缘。

因为我是做财务的,离客户十万八千里的距离,我只负责催款收钱。客户如果付不出钱,想想,找客户唱歌有什么用吗?

所以结论是:唱歌永远都是属于品保啦、业务啦、生产啦等部门的人,财务不用想了。

虽然如此,偶尔副总赏赐,我也跟过几次团。跟团之后,才知道这种差事是福利,也是折磨。

四面八方每个人围过来,每个人都要你的诚意,而所谓的诚意,就是呼干啦!!然后坐在旁边的小姐没话聊,就会使出万用的暖场杀手锏:三个小骰子。

不用怀疑,这三个小骰子,也是要你呼干啦的。

跟了几次团,厕所无力了几次,我终于可以体会,为什么说男人交际会伤肝,一定要准备329许荣助保肝丸。

伤肝就伤肝吧,出来混就是要开开心心的,歌照唱。

酒店的小姐很专业,不管是四川来的、湖南来的,客人点台语歌,麦克风一拿起来,还唱得一点也不马虎。

「你……一个四川人,怎么会唱台语歌?」我质疑。

「听你们唱久了,每天唱,我每天听,你说我不会唱个两句,我是白混了!」她晃了一下手中的麦克风,讲完准备继续唱。

「……」,倒也是有道理,我问了蠢问题。

不过小姐会唱的,大多是针线情、伤心酒店这些KTV台语热门榜。我呢,每次跟团必点一首台语歌,这首歌,打败所有的小姐了,她们都不会唱,很多台干听我唱,也都是第一次听这首歌。

她们/他们一致给我按赞!

但我喜欢这首歌,并不是因为酒店的小姐不会唱,是因为它是我大学社团的社歌!

恋恋风尘(陈明章配乐)

我每次唱这首歌,就会想起我大学所参加的台湾文学社。那时候,我们还有请陈明章来社课演唱,等于就是个小型的个唱。

我们的社团,是小众里的小众,都是老人在硬撑,新学期招新生,都招不到对台湾文学有热血有抱负的青年。所以我们的社课,通常是在冷清中开始和结束。

只有一次,社课大爆满,人多到要去别的教室搬椅子来挤。哇靠,我们社团出运了吗?

这唯一的一次,就是陈明章短裤凉鞋、带着一把吉他来到我们台大。

那一天晚上,我们大家很安静的听陈明章老师唱歌。在最后的时候,陈明章唱这首幸福进行曲,不像林强的版本,没有其他乐器的声音,纯粹吉他自弹自唱,吉他在陈明章的手中,像是跟了这位感情丰富的民谣歌人多年的忠实朋友,恰到好处的衬托出陈明章温暖沙哑的歌声。

那个晚上,民谣之夜。在那天晚上之后,我们社团每次有聚会,最后总是喜欢一起清唱这首幸福进行曲,我们封它为社歌。

然后,好几年之后,我在大陆的酒店,也喜欢唱这首歌。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闽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