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大佑《恋曲1990》:摇滚诗人的抒情小品




吉他谱:

Key:E Capo:4 Play:C

C Dm G C

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脸 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转变

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 转头回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

苍茫茫的天涯路是你的飘泊 寻寻觅觅长相守是我的脚步

黑漆漆的孤枕边是你的温柔 醒来时的清晨里是我的哀愁

C Am Em Am Dm G C G Am Em F Dm G

或许明日太阳西下倦鸟已归时 你将已经踏上旧时的归途

人生难得再次寻觅相知的伴侣 生命终究难舍蓝蓝的白云天

C Dm G C

轰隆隆的雷雨声在我的窗前 怎么也难忘记你离去的转变

孤单单的身影后寂寥的心情 永远无怨的是我的双眼

感想:

罗大佑花六年时间,琢磨出个人首张作品

流行音乐,必然有其商业性的一面,应该说所有的文化商品,一旦端上抬面,便是接受无法预知的检验,标准只有一个:是否流行。

有些歌手是天生的流行,例如邓丽君,例如王菲;有些创作者,一直徘徊在所谓主流的边缘,并非说他们的作品不好,只是他们创作的核心概念,原本就没有把流行因子考虑在里面,例如《浊水溪公社》、例如《瓢虫》;也有些少之又少的音乐人,才华彷佛是一种天赋,他们写出来唱出来的歌曲,轻松越过了流行门坎,同时,同时又难能可贵地,保留自己独树一帜的调调,例如李宗盛、例如黄舒骏。

例如罗大佑。

所有热爱音乐的创作者,都在西方摇滚乐中壮大心灵,而西方摇滚之所以撼动人心,絶对不仅仅是厚重大鼓和狂嚣电吉他,而是在音乐之中,有一股贯穿时代的力量。在台湾流行音乐史上,罗大佑代表的,便是摇滚乐所必须要有的叛逆精神。

势必得提《之乎者也》。70年代结束,民歌运动走到末期,所谓「唱自己的歌」,不该再局限在摆脱西洋歌曲的翻唱,80年代初期,戒严尚未松绑,可是商业经济的蓬勃发展,已悄悄改变社会面貌和人心。于是在这个时候,罗大佑花六年时间,琢磨出个人首张作品,还跟父亲借了点钱,自费送到日本完成demo带,在台湾各主流唱片公司四处碰壁之后,终于找到了刚成立的滚石唱片。然后,我们有了一间划破历史的唱片公司,发行了一张属于叛逆年代的音乐专辑。

必须老实说,虽然欣赏过《鹿港小镇》和《童年》,我并没有仔细听完黑色罗大佑《知乎也者》每一首歌,对于这位如雷贯耳的音乐人,我选择情歌选辑《告别的年代》作为入门。不过在这里,我还是很隆重地想引述《之乎也者》的专辑文案,一方面,是怀念那个到唱片行逛逛,看封面文案挑选音乐CD的年代,另方面更为重要,是致敬这张音乐作品及其创作者:

「这一趟音乐的路,走得好辛苦。在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严肃与通俗间,我几乎是一路跌跌撞撞摸索过来的。因为前面没有足迹可寻。而现在,我想果实已经在成长了。因此,请开启你通向心灵的耳朵——至少这里没有不痛不痒的歌。假如不喜欢的话 ,请回到他们的歌声里,因为这中间没有妥协。」

从《之乎也者》跳到《告别的年代》,再从《告别的年代》走进《恋曲1990》

绕了一大圈,从《之乎也者》跳到《告别的年代》,再从《告别的年代》走进《恋曲1990》。想当年,想说家里CD这张多,总该收藏那么一张罗大佑,于是兴冲冲跑到玫瑰唱片,想带张戴墨镜的回家。在那里看来看去,CD放回去再抽出来,我最终错过了黑色罗大佑,选中《告别的年代》,虽然它色彩夸张(其实也不夸张,只是非常非常地亮晶晶,家里CD柜有的,应该都知道我在说什么!)。

花三百多块买《告别的年代》,原因很简单,专辑里第五首歌,是印象中从小朗朗上口的《恋曲1990》。

罗大佑自己也说了,《童年》唱了30年,张艾嘉唱,刘文任唱,他也唱,却是他超过200首歌曲中最不赚钱的,而光是《恋曲1990》一首歌,从卡拉OK的版税、演唱会、电影到广告,罗大佑保守估计至少赚了台币一千万元。

这就是文章一开始所说,少数幸运的音乐人,轻轻松松,一脚跨越了流行音乐的门坎。摇滚诗人拿起吉他啍啍唱唱,一首传奇的抒情小品于焉誔生。摇滚乐有时候会和时代猛力碰撞,当然也会有小情小爱的时候。我听摇滚乐,特别偏爱摇滚乐里的小情歌,像枪与玫瑰的《November Rain》、像鲍布迪伦的《Lay Lady Lay》、像罗大佑的《恋曲1990》,骨子里,终究还是番石榴情歌最流行,如果是来自摇滚,那就更加迷人。

文章最后,有则新闻不得不提。台湾人到南非旅行,司机知道是台湾来的,马上啍啍唱唱,问台湾旅客是否听过,因为这位黑人,找了这首歌二十年了,而当台湾旅客在手机Youtube播放罗大佑的《恋曲1990》,黑人司机激动落泪:「Yes!Yes!this is my mother’s song!」

原来,黑人司机小时候住刚果,他妈妈常常带去某间华人商店,华人老板给了他们这首歌的音乐卡带,他们每天听每天听,后来搬到南非,卡带遗失,母亲过世,每当他起来母亲,便会啍唱这首歌。为了了解这首听不懂的歌,黑人司机一度重回刚果,只是那间华人商店早已闗闭,他只能每次在南非载到华人乘客,便啍唱这首歌的旋律,看能不能碰上奇迹。

这是苹果日报的真人真事,没想到一首台湾流行歌,能让一位南非黑人司机念念不忘二十年。其实,这则新闻一点也不新奇,因为在每个人心中,一定都有那么几首歌,具有同样神奇的力量。

一首台湾流行歌让南非黑人司机念念不忘二十年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