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宁静的海》好看的文艺电影(北野武作品)




《那年夏天,宁静的海》这个文艺气息的片名

以前喜欢逛诚品书店,里面有个小区块是影音专柜。诚品走高尚文艺路线,所展示的音乐CD和电影DVD,很多都是没听过、没看过,价格和一般同类商品比起来,硬是贵了一点。不过虽然贵,精美包装上那的几行小字,介绍很用心,会让人觉得贵有所值。就是在那个地方,我记住了《那年夏天,宁静的海》这个文艺气息的片名。

对这部电影始终有莫名好感,很长时间过去了,没有真正找机会一看究竟,直到最近。

必须承认,对电影的第一印象是粗糙。1991年的电影,其实并不算老,可是和同年代的作品比较起来,所呈现的画面感觉很「原始」(或者应称为自然)。对于拍电影,我是一窍不通,无法做专业技术上的判断,不过依个人观影经验认为,导演在拍摄时,没有特意做灯光布景的安排,后期也不特别做剪接调配,一切彷佛是镜头摆好了,演员便开始Action。

看完电影,印象还是粗糙,但感觉已经改变,觉得所谓的拍电影,本该如此简单朴素。

电影开始,一个清洁人员清理垃圾时,捡回残破的冲浪板,他修修补补,便和女友一起到海边试水。看了一会儿,才发现男女主角都是聋哑人,他们彼此只是相视而笑,一前一后拉着冲浪板,从画面的左边走到右边。男孩显然先前都没有冲过浪,笨拙地在海水里一试再试,女孩坐在沙滩上,除了整理男孩衣服,便是笑脸凝视着男孩。

他们听不见,彼此不讲话,其实,也不需要讲话,很多时候,电影很安静,只有海浪的声音,和一再重复的画面。

在乍看重复而单调的画面中,电影情节悄悄地在推展。

捡来的冲浪板坏了,只得等领薪水之后再买,原本只会嘲笑男主角茂的足球队员和冲浪社团员,还有冲浪板店家老板,都因为他笨拙却没有放弃过的坚持,逐渐改变心态,转而成为茂学习路上的伙伴。第一次参加比赛,男女主角都听不见,根本不知道出场,因此在无言中结束旅程,而到了第二次比赛,在大伙陪伴之下,男主角得到了小组第六的佳迹。

只是因为捡回一个冲浪板,整个夏天完全不一样

只是因为捡回一个冲浪板,整个夏天完全不一样,有努力、有梦想、有友谊、有收获、有满满值得珍藏的回忆。其实,如果男女主角是正常人,并不影响电影的架构和进行,但北野武将他们设定为聋哑人,这是此部电影最神奇的地方,因为观赏电影,就好像女主角坐在海边的笑脸一般,仅管没有言语,只有海浪一阵一阵的声音,感觉那样地简单朴素,心情却是那么地快乐喜悦。

经历过日剧黄金时代,看过《跟我说爱我》,很了解日本非常擅长着墨身心障碍者的感情。这部电影,虽然男女主角都是聋哑人,他们的相处过程,没有任何一点的悲情。很喜欢女主角从公交车中途下车,跑到男主角身边的那场戏,一切是那么地自然,完全不需要言语,在久石让的配乐声中,男女主角仅仅依靠眼神交流和会心的脸部表情,将爱情的可贵之处,演绎地如此动人。

在他们相遇的那一剎那,我会说,那是我所看过最美好的爱情。

作为日本一代电影教父,北野武这么谈论《去年夏天,宁静的海》: 「起初故事大纲除了『两个聋人抱着一个冲浪板走着』以外,什么都没多想。两人只是一直走着,男的想玩冲浪,女的就在海边看着他。光是这样就构成了故事大纲。…… 不如让这两人连话都不用说,只要这里坐坐那里走走,就能把整个故事交代清楚了。这么一来,我等于是向『默片』挑战。我觉得要是自己能办到的话,最该拍的应该是一部只需要些许对白与音乐稍稍弥补一点不足,就能让观众在最小限度的信息中感受到我的讯息的电影。」

欣赏过这部经典电影,对于北野武的解释,特别有感触。现在电影院上映的商业片,有场面有特效,有搞笑有戏谑,有情节有话题,可是有了这些,不代表电影就会比较有质感。

大学时参加过电影社,看过几部学院派的艺术电影,我把它分成两类,一类是像亚伦雷奈的《去年在马伦巴》,在电影形式上极具巧思,一类是像楚浮的《四百击》,只是朴素地将生活拍成影片。北野武的《去年夏天,宁静的海》,给我的感觉便是后者一类。最后的心酸结局,难免有商业电影的斧凿㾗迹,可是正因为那样戏剧化的设定,那年夏天的海边,同样的此场此景,注定不会再发生同样的故事。

一切,因此而难忘,如同终于漂向大海、贴着定格相片的冲浪板,归于永恒。

《那年夏天,宁静的海》,推荐给所有想尝试非一般商业电影的人。

《那年夏天,宁静的海》,推荐给所有想尝试非一般商业电影的人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日本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