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洛弗档案》(Cloverfield)伪真实拍摄的惊悚纪录片




《科洛弗档案》(Cloverfield)自由女神像

传统怪兽片有个简单公式:主角介绍、怪兽现身、经过一番死去活来的火并,世界再度被拯救。例如在布鲁克林桥中弹身亡的《酷斯拉》,又例如在帝国大厦摔死的《金刚》。这一类型电影,似乎除了怪兽造型再吓人再恶心一点、场面特效再炫目再唬烂一点,没其他花样了。然而,2008年的《科洛弗档案》(Cloverfield)出现,打破了先前所有的框框架架,它以一种最为「真实」、却又无比新奇的手法,带领电影院观众亲身感受一次怪兽袭击。

之所以说亲身,意思是这部电影所切入的角度,非常贴近当前时代。有个网站的台呼如此说道:「人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在这个智能型手机成为标配的时代,每个人口袋里那个小玩意掏出来,随时随地可以拍照片、录像片,因此现在哪个地方发生重大灾难事件,有时候网络上马上有第一手实况影片流出来。所以如果哪天美国曼哈顿真的被不明怪兽袭击,军方不得已将整个曼哈顿「连人带兽」一起轰干净,确实很有可能日后会在废墟中,找到一段最真实的纪录片,这个,就是这部电影设定的背景概念。不过在2008年,手机没现在方便,于是电影《科洛弗档案》里面,是以DV形式呈现。

电影一开始,这台DV是为了拍摄一场送别派对,扛DV的人心不甘情不愿被委以重任,为的只是日后纪念(天晓得日后谁会看这个送别派对呀!),而等到巨变发生,这个原本只是临时被丢一台DV的人,逐渐意识到自己身处一场人类闻所未闻的灾难,随时有可能拍到自己临终前最后一幕,而手上这台DV,刚好是这场灾难最真实的第一手记录,所以一路扛着DV,至死方休。整个DV的拍摄内容,也就是整部电影开始与结束。想当然尔可以提出很多质疑,包括体力这么好,扛着不放穿地铁上大楼,包括DV是装了多少电池永远用不完,甚至是包括已经生死关头了,莫名其妙比战地记者还要使命感,这些种种质疑,在主角一句话这个很重要,不要停止拍摄,把电影里的主配角一群人、还有电影院里的所有观众,一起都拉进了一场绝无仅有的恐怖体验。

因为拍摄手法特殊,对于这部电影的评价和喜好,注定是两极化。按赞的,可以理解导演的企图心,这部电影等于是去导演化,将所有镜头隐身在DV背后,这个说来简单,实际进行时,最重要的还是考验导演功力。另一方面,如果不喜欢这部电影,很容易可以找出给嘘的理由,包括镜头摇来晃去看晕了,包括从头到尾怪兽没出现过几次、电影也不打算交代怪兽到底从何而来。

《科洛弗档案》(Cloverfield)不知名怪兽

剧情设定上,《科洛弗档案》只有短短九十分钟,电影不走英雄打怪兽的传统老戏路, 从派对被迫突然结束之后,一直处在怪兽随时可能从某个角落窜出的恐慌之中,只知道有巨大怪兽,但没有人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城市被整个摧毁,公安警察失去作用,就算军队来了也是一团乱。在如此身处绝望的情况下,配合一刀未剪、一镜到底的DV实况摄像,一股恐惧的气氛凝聚地相当彻底,绷紧的神经完全没办法松懈下来。观赏这部电影,我个人体验很像在打美国电玩《恶灵古堡》,也很像是在打日本游戏《零》系列:在一座已成废墟的城市区域,主角的游戏任务简单而直线,找到受伤女朋友、然后一起在怪兽阴影中幸存逃生。

这部电影不但在拍摄手法上新奇,在结局设定上也是不落俗套,所有主配角最后都领便当了,每个人的死都有些特殊意义。被怪物咬到的玛丽娜,是在蒙着一层白布被刺杀的,我当初看得时候实在不明白,后来大概确定是被军方以隔离感染为由处决,在电影里并没有说清楚这一段,也没有看到军方解释到底被怪物咬到会如何,虽然这部电影的风格即是如此,但对于一个人就突然间就被军队处决了,我觉得比被怪物咬死了还可怕。一路扛着DV的哈德最终被怪物咬死,而他临死前仍然挣扎着把镜头对向怪物,相当戏剧性地呼应贯彻了电影的背影设定,纵使看不到血腥画面,但是透过第一人称录像摄像角度,反而间接放大了惊悚力道。主角罗伯虽然经过种种努力救出贝丝,两人终究无法顺利逃离,罗伯最后讲的那段话,是编剧精心设计对所有观众的讯息传递,让这部传奇电影有个相当称职的结束。

看完这部企图心强烈的电影,再听听导演麦特利瓦伊斯的拍摄心得,特别有感触:「我之所以对这部电影感兴趣,完全是因为故事是以人性的角度去描述一场空前的大灾难。片中每个角色的个性都很鲜明,也都有发挥的空间,但是最大的挑战也在于该怎么把这部灾难片拍得很真实。」

电影续集即将上映,依然保持高度神秘,无论续集的精彩程度如何,我想电影《科洛弗档案》的经典地位,是不会被取代的。

《科洛弗档案》(Cloverfield)街头上的自由女神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