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恋》A River Runs Through It




《大河恋》

无论在人生哪个阶段,三十岁、四十岁、五十岁,如果闭上眼睛,回忆那如同一张白纸的童年,一定有些东西始终在那,未曾为时光所磨灭,永远在故乡闪耀著光芒。如果哪天兴致一来,书写属于自己的回忆录,找到了好久不见的自动铅笔,装填0.5mm笔芯,落笔第一章童年往事想写甚麽?是在空地上划粉笔跳房子、是在学校泥地上挖洞玩五虎弹珠、还是橡皮圈跳高、钓青蛙抓蝴蝶?

这个问题之于诺曼麦克林(Norman Maclean)相对简单,这位20世纪初美国芝加哥的文学教授,从小在蒙大拿(Montana)一条大河旁的宁静乡村长大,童年对他而言,是在那条大河甩竿钓鱼,父亲弟弟对他而言,是在那条大河一起甩竿钓鱼,晚年所有挚爱逝世之后,他时常一个人待在那条家族之河:「大黑脚河」(the Big Blackfoot),在未曾改变的潺潺溪水中聆听岁月的声音,于是完成一本自传体小说,后来劳勃瑞福(Robert Redford)将这本小说改编成电影:《大河恋》。

写作在本质上终究孤独,文学教授一生再怎麽精彩,不会是刺激的电影题材。导演以朴实简洁的摄影镜头,娓娓道来每个人都经历过的故事,在诺曼人生的每个转折点:童年游玩、长大成人、毕业返乡、离家就业,兄弟父子们回到大黑脚河,那些溪谷中抛线甩竿的唯美画面,弥补先天情节上的不足。十年之后再提起这部电影,我也许想不起那段冒险漂流、绝对会忘记酒吧里跳舞、更不用说诺曼女朋友那奇怪的一家人,即使这些都不复记忆了,但我想布莱德彼特伫立于河边甩竿抛线的经典画面,一定会随著那幅经典海报浮现在我眼前。

「抛线是一种艺术,以四分拍子诠释,在十点钟和两点钟之间……」

抛线是一种艺术,以四分拍子诠释

电影透过大黑脚河捕捉蒙大拿之美,作家透过大脚黑河追忆早逝弟弟的风采。导演非常精淮地以几场河边钓鱼的桥段,完美刻画出保罗狂放不羁的潇洒:跳脱父亲四分拍子的节奏、发展出独到的水平抛影法、到最后钓到也许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条鲑鱼。电影里最经典唯美的画面停留在这裡、最憾动人心的高潮安排在这裡、最深刻难以忘怀的情感也在这裡,如果不是布莱德彼特饰演保罗,这部电影必定会失去灵魂,好莱坞电影这麽多年了,看过无数英俊风流的著名男演员,要我选,没有人可取代布莱德彼特演出这个角色。

年轻时候一场湍流上的冒险犯难,第一次让诺曼感觉到弟弟身上那股难以驾驯的野性,这股野性无可逾越地隔离两兄弟,甚至毁掉了保罗自己。诺曼永远无法理解弟弟为何必须得染上赌博恶习,可是即使如此,于诺曼和父亲的眼中,保罗仍然是个臻于完美的假蝇钓鱼高手、是个艺术家。这裡面蕴涵的情感虽然委婉含蓄,可是却深刻而难解。年纪越大,越发现现实生活中的亲人大多与此类似,很多事情很多地方只能轻轻碰触,无法理解也无法跨越。

这部电影由文学作家的自传改编,裡面很多隽永的台词,而且很多还带有宗教虔诚的寓意,我最喜欢电影结尾父亲授道的一句话:「我们仍然可以全心全意地爱亲人,即使没有办法完全地理解他们。」电影裡那个美国传统的家庭,虽然存在著一些沉默无解的心结,可是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在付出:父母永远在老家守候、诺曼一直愿意伸手友善的双手、而表面上坚强放荡的保罗,始终留在蒙大拿精进钓鱼技术,这个对于肃穆庄严的牧师父亲而言,不正是最温暖的回报。

电影一开始说,在诺曼家裡宗教和钓鱼没有明显的界线,看到最后,年迈作家回到大黑脚河钓鱼,在那些充满诗意和人生智慧的旁白中,我突然领悟到牧师授道的寓意是双重的,一方面是西方的基督教思想,敬畏上帝,世人永远不可能理解上帝,可是仍然应该无私全心地挚爱上帝,另一方面则是东方的老庄哲学,崇尚自然,大黑脚河岩石中所蕴藏的文字永远无法理解,可是大人小孩仍然喜欢亲近这条河流,以一辈子的时间亲近。

A River Runs Through It.

A River Runs Through It.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