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赞住院记(5):手术房外的争吵




下大雪的白天

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有了小孩(孙女)之后,更是两个家庭的事。

和老婆认识以来,我们进展很快、进展很顺利,一年之内,结婚、买房、生小孩,期间我到她家吃过几次饭,她也到台湾我家人见过面,主要是彼此对于未来的规划一致,所以一直没吵过架。

不过,有了小孩之后,在赞赞动手术这件人生大事上,我们俩口子、我们两家庭的人,吵了好几次。

首先是赞赞刚出生,老婆因为分娩有点小问题,产后不能马上哺乳。我有着根深蒂固的母乳优生观念,岳母则依据她带大了老婆两个姐姐的经验,认为喝奶粉一样长得好。在医院产后第二天,岳母怕赞赞饿肚子了,私下要给赞赞喂奶粉,被我发现了,两个人当场大吵。

老婆产后住院时,我会开车去娘家拿饭菜。那一天吵后,我没有去,到了晚上,我到其他地方买吃的。回来路上在医院门口,我看到岳母正走进医院,想必是她自己从家里坐公交车来医院送饭,从苏州最东边的园区到最西边的新区,少说也要一个小时以上。那时我看着岳母的背景,瞬间,觉得母爱真的很伟大,同时,也为自己的脾气而懊悔。

后来,我们坚持了两个星期的母乳,老婆还在淘宝上找来催乳师帮忙。赞赞虽然一直有吸,但每次要吸很久,而且吸完了看起来很累,重点是,两个星期过了,赞赞体重完全没有增长,于是我们慌了。从台湾来的爸妈和我、老婆、赞赞,跑了几家医院,医院都说母乳不行,要喝奶粉,我们虽然都觉得是一开始黄疸药的缘故,但实在坚持不住了,让赞赞改喝奶粉。

改喝奶粉当天下午,赞赞尿尿了,那时候我们才惊觉,那是赞赞「有生」以来第一次尿尿。后来,我们自己买了婴儿体重计,赞赞体重有稳定增加,虽然情况有所改善了,但也是在那时候,医院确定赞赞是动脉导管未闭。

岳母听了,当然会觉得跟刚出生时有奶粉不吃、饿到肚子不长个有关,岳父比较开明,说这是先天性心脏病,跟喝奶粉喝母乳没有关系。

除了我跟岳母有过小摩擦,因为赞赞住院,我跟老婆、老婆跟妈妈、老婆跟自己父母,都分别吵过架。

我习惯了外派工作,在工厂宿舍,有阿姨煮饭打扫洗衣服,惯成了懒人。跟老婆交往时候,老婆自己有房子,那时候去她家,她都是自己做饭、自己整理家务,我心想,现在很难找到像这样的女孩子,刚好和我互补,是个大加分。和老婆结婚后,我一般不做家务,有了小孩,我对于泡奶粉换纸尿布等杂事,也是非常不行,平常老婆会埋怨几句,但不至于无法接受。到了赞赞住院期间,大家压力都很大,有一次老婆让我帮忙,我不太会,老婆说我「笨得要死」,我听到了这句火了,顾不得病房还有其他病人及家属,当场用当兵时候练就的气势,朝老婆吼了好几句。

下大雪的车子

妈妈和老婆吵架的原因,本质上是因为老婆比较细心,妈妈有点粗线条,赞赞身体不好,老婆就特别敏感。小至怎么洗奶瓶、擦身体,大至泡奶粉、吃药,老婆都有应该注意事项,妈妈动辄得咎。在住院时候,由于赞赞有伤口,对于怎么抱赞赞,老婆一直有意见,妈妈是很想抱孙女,但老婆觉得妈妈抱得不好,两个在病房闹得不愉快,我在旁边看得也不舒服。

老婆和她娘家也有不开心。岳母家在帮忙带老婆二姐的孩子,娘家离医院不远,刚住院期间,岳母来医院送便当,一起把二姐的孩子带来,老婆认为二姐小孩会吵到隔壁病床,不希望岳母带小孩过来,为此两人意见不合。

前面所说的,都是生活琐事,一家人为了这个,与其说是吵架,不如说是拌拌嘴。真正算是吵架,而且吵得激烈的,还是在赞赞手术这件事上。

当赞赞在里面动手术,我、老婆、妈妈、岳父母,一起坐在外面大厅。

我闭上眼,心里一直默念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妈妈坐在后面一排,离我有点距离,脸上挂满焦虑。老婆一会在其他地方,一会跑来坐在我旁边。当我坐在我旁边时,我忍不住发泄了长久以来的不安,跟老婆吵了一架,质疑为什么一定要让赞赞手术,明明赞赞还这么小。老婆怪我一直到了正在做手术,才在吵这个,于是跑去她父母那里,岳母表达了她始终如一的意见,赞赞看起来没太大问题,根本不需要手术。

我和岳母的双重否定,给老婆很大的打击,她一面和她妈妈越吵越大声,一面跑到她爸爸那里哭诉。

没想到赞赞手术中,我们家属弄成这样,我知道是我起的头,很后悔了自己捺不住性子,妈妈在一旁看得不知该如何是否。后来,岳父岳母就先回去了,剩下我们三个。

我仍然一直默念菩萨保佑,妈妈坐在后边角落,脸上很沮丧,老婆离我们两个远远的。

赞赞仍然在不知道哪儿的手术房里,开刀。

像这样形同等待审判的煎熬,约莫有两个小时之久。

下大雪的夜晚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赞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