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强《向前走》:左营到台北的夜班车




吉他谱:

Key:A Capo:0 Play:A

A A D D E E A A

火车渐渐在起走 再会我的故乡和亲戚

亲爱的父母再会吧 逗阵的朋友告辞啦

阮欲来去台北打拼 听人讲啥物好康的拢在那

朋友笑我是爱做暝梦的憨子 不管如何路是自己走

OH!再会吧! OH!啥咪拢不惊 OH!再会吧! OH!向前行

车站一站一站过去啦 风景一幕一幕亲像电影

把自己当作是男主角来扮 云游四海可比是小飞侠

不管是幼稚也是乐观 后果若按怎自己就来担

原谅不孝的子儿吧 趁我还少年赶紧来打拼

OH!再会吧! OH!啥咪拢不惊 OH!再会吧! OH!向前走

台北台北台北车站到位啦 欲下车的旅客请赶紧下车

头前是现代的台北车头 我的理想和希望拢在这

一栋一栋的高楼大厦 不知住多少像我这款的憨子

卡早听人唱台北不是我的家 但是我一点呢拢无感觉

OH!啥咪拢不惊 OH!向前走 OH!啥咪拢不惊 OH!向前走

林强《向前走》

左营到台北的夜班车:《银座杏子日式猪排》

我是高雄人,从小在高雄打滚,一直到高中毕业之后,大学我考到台北,离开这个俗称「打狗」的家乡。

在台湾长大,常常能听到「台北是首善之都」这句话,字里行间折射出台北的高贵。也许台北人自己没感觉,但是对于诸多非台北人,特别是跟南部长大的孩子,台湾这块岛屿,东西南北虽然分成很多乡市镇,实际上却只有两个区别:台北和非台北。

为了念大学,我走过左营熟悉的旧火车站天桥,半夜十一点零八分,坐上复兴号老火车,票面上写着:隔天清晨六点抵达台北,到现在,我还能回忆起那天晚上复兴号登碌碌的声响。

旧左营站火车站的结构很简单,只有一个正对胜利路的大门,左边是厕所,右边是机车寄送商店,进去大厅西侧是售票处,中间是几排清一色蓝色的休息座椅,东侧是小贩卖店,剪票出去是1A月台,跨过天桥就是2A月台,北上的乘客如我,就是在2A月台上车。

年迈的奶奶坚持来送我,记得那天晚上下大雨,澕啦啦的雨水淋在车窗上,我看着月台上奶奶撑着伞,很担心她是否会淋到雨。

多年以后,直至今日,只要一想到「火车站送别」这个词,我都会想到那时候的奶奶。

几个小时车程,在CD随身听的一路陪伴,朦胧月色中穿越过云嘉南平原和苗新桃山谷,我抵达终点站台北。

1997年,初次北上,台北火车站是个壮观不已的迷宫。我如同小学生,胡乱走好了几回,大约有十几分钟,终于定位了东西南北各三个门,中间是大厅售票处,左营火车站根本无法比拟的宏大。

大学时候台北捷运刚陆续通车,高铁还没有个影子,台北车站之于我,只是寒暑假回高雄时候的一个站点,从学校坐公交车到火车站,买好票,如果想吃东西,会到附近的南阳补习街觅食,可能是胡乱吃的炒米粉,也可能饱食一顿的羊肉烩饭,记忆中有一段时间台北火车站为外劳活动据点,想吃饭,根本不会想到在车站里晃。

毕业后回南部当兵,离开八年的台北大学生涯,生活重心回到老家高雄,台北对我而言,仍然是繁华发展的地方,我只是暂时离开而已,一直到快两年后退伍,我返回台北。

2007年高铁通车,伴随着高铁建设,在我的眼里看来,彷佛是一夜之间,新左营车站骤然矗立于老家莲池潭旁边,现代化最新形式的建物,高铁火车捷运三铁共构的概念,緃然比不上台北火车站档次,但已轻松将多年市中心的老高雄火车站秒杀,其实只在不远处的旧左营站,一直让我有点疑惑地依然健在,只是我退伍化就没再进去过,另外,沿线火车地下化的施工仍在进行,也许又在一夜之间,再也看不到马路上的火车栅栏了。

林强《天马茶房》

十年前,一整夜的复兴号火车到台北念书,十年后,90分钟的高铁到台北工作,内心怀抱着,同样是南部小孩对于台北的热情和梦想。

老家无限好,只是没发展。不得不承认,台北确实是在台湾工作的首选,论规模、论视野、论际遇、论发展,第二大城市高雄与台北同列两大直辖市,可是两者之间的差距,不是仅仅90分钟的高铁车程能够赶得上的。我在台北工作,四大事务所操了三年,扎扎实实把查账那一套练上手,同样的四大工作职位虽然台北高雄都有,职称相同,然而如果纯粹以生涯发展作考虑,也许大多数刚毕业的学生,都会作出和我相同的选择吧。

在这段期间,台北车站从三铁共构的量变,逐渐产生质变。微风美食广场取代南阳补习街的外摊快食,有了吹冷气的地下街商场,再也不用到外面大热天的3C街头店家,因为自然排挤效应,外劳越来越少,火车站寛阔明亮的大厅走道,常常遇到学生社团席地而坐,或是跳舞练习,或是活动采排。不过我已经算是商务人士,下班时间会到东区信义区逛街聚会,平常除非是回高雄,才会偶尔匆匆经过台北车站,其实就跟以前念书一样,台北车站只是我南北旅程中的过渡点。

台北居,大不易。在台北念书是一回事,在台北工作是另一回事,想要在台北定居,又是远远的另外一回事。即使我大学时便把台北当作首选,台北游走十年,最终我还是拎着大包小包,走进台北车站,离开这个繁华的地方,挥一挥衣袖,除了满满的回忆,不带走一片云彩,种种爱恨情仇留在旧时光里。

现在我大陆工作,买房安居乐业,刚生出的宝贝女儿赞赞,都已经在苏州落户口了。公司正常两个月有一次返台假,每次返台当然会回到高雄,一个星期扣掉两头搭飞机,剩下少得可怜的几天假期,一大部份时间奔波办理各项台湾生活琐事,还有一天要到台北总公司述职。

林强《电子音乐》

目前我和台北的连结,便是这短短一天述职之旅,而且可以说是集中在台北车站。我离开台北彼时,板南新店淡水三线形成的双十字,已经非常便利畅通无阻,而现在,站在捷运车站,面对环状甚至是蜘蛛状的路线图,我感到有点茫然。所以实际上两三个小时的述职之后,其它时间我大部份待在台北车站,不仅仅因为这里是必经必待之处,更因为这里有诚品有美食有商场,所有我台湾大陆待过的旅站,台北车站称得上是首善之都。

一个人总是吃得简单。尽管微风美食广场的店家越来越来,絶大多数我述职时吃同样一项:大咖哩猪排饭。在大陆,很习惯手机拿起来大众点评,在台湾,应该有相类似的东西,我从来没弄清楚过。因为即使台北的捷运持续扩线,高雄的捷运越来越人搭乘,但我最熟的还是苏州地铁,毕竟,那里是我的工作生活重心了。

上一次返台,和在台北工作的弟弟相约台北车站,短暂时间一起吃个饭。我是曾经的老台北人,对于台北早就陌生,弟弟是新兴的台北人,所以当然是让弟弟安排,果然精挑细选了一家好店:《银座杏子日式猪排》。

对于这家店的第一印象是视野好,台北车站来来去去这么多年,没有一次在这样的小高度俯瞰眺望,远处是车站寛敞挑高的大厅、还有四方大气的建筑,近处是店内原木典雅的装璜,搭配精致古朴的餐具,真是一整个赏心悦目,尚未上菜,心情已经是晴空万里,拥挤嘈杂的车站,能有这么一个幽静怡人的角落,感觉如同商圈闹区里的星巴克一般,即使价位偏贵,也是值得。

台北车站

除了视野之外,这家店的前菜也是特色。点完菜不久,送上的小开胃萝卜丝虽然不多,给人宾至如归的礼遇感,接下来高丽菜清凉可口,弟弟在旁边介绍这个可以一直续,并且大推我淋上嫩滑的柚香和风酱,我们边吃生菜边聊天。不久之后,钵盆里面盛着少许白芝麻,跟着一杵小木棍端到眼前,我没看错,是提供给客人自己捣碎的,挺有意思!

再聊了一会,炸虾和猪排套餐登场,我们兄弟俩,便如此正对着台北车站大厅,品尝和风套餐,聊工作、聊老板、聊生活、聊另外一半,那天我买的是九点半到左营的高铁,我们七点开始用餐,吃完套餐之后上甜点,聊到正起劲我突然想到看了一下手表,赫然发现已经九点十分了,于是急急忙忙结账,跑去搭高铁准备回高雄了。

坐在台北车站的高铁车厢内,我想着和弟弟难得一聚的闲聊,其实高雄家里有房有车,我本来建议弟弟留在老家发展,何必为了多一点点的薪水,到台北工作受气,还要支付多很多点的房租呢,弟弟是坚持到台北打拼,一如当时我刚毕业所怀抱的热情和梦想,从高雄到台北工作的志气,我希望弟弟能够有所成就,台北的确是个好地方,值得打拼一番。

十一点多的深夜,天气晴朗的南台湾,我到达新左营站,妈妈来接我回家。曾经,也是在十一点多的深夜,我在旧左营站搭乘复兴号老火车,准备到台北念大学,那时候下着大雨,奶奶在雨中撑伞为我送行。

如今,奶奶已经不在,不管打哪个电话号码,也没办法再跟奶奶问安,我仰望半屏山再远眺莲池潭,这是我从小生长的地方,很想对奶奶说:我在大陆买房子、也在大陆结婚生子了,如果奶奶还健在,我一定会帮奶奶买好机票,接奶奶到苏州看看我的家。

台北车站全景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闽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