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终结者2》关于未来的两种结局




《魔鬼终结者2》关于未来的两种结局

《魔鬼终结者》的背景设定很妙,未来人类和机器大战,战到最后是双方派员到过去,藉由改变历史决定胜负。在1984年第一集中,电影除了呈现被机器人追杀的恐惧,重点还有时空跳跃所辩证出的宿命与意志。电影第一集的剧情设计极具巧思,救世主派自己父亲返回过去,保护尚未怀孕的母亲,可以这么说,第一集已经将时空元素玩得很彻底,因此到了第二集,由同一个导演拍摄,特别是拒絶自我复制的鬼才导演詹姆斯柯麦隆,究竟会琢磨出什么样的经典,自然是备受期待。

第一集里面,终结者T800除了子弹打不死和力大无穷,外表看起来就是个正常人肌肉男,第二集首先登场的,同样是这只机器人,身份从追杀者转变为保护者,然后再出现一台较为先进的T1000,结合第一集的救世者母子,开展和第一集相同的你追我跑戏码。

多了一台机器人,而且一个好人一个坏人(依照詹姆斯柯麦隆的说法:一个是保时捷、一个是重装坦克),除了最后必定会有的单挑大场面,导演顺理成章地把一些议题加进去,无形中提高了这部科幻动作爽片的思维高度。保护者程序是未来的约翰所设定,电影一开始,快速带过小约翰利用译码器入侵提款机,简单而深刻地呼应反抗军领袖的未来命运,而藉由小约翰和未来终结者的相处,电影成功跳脱第一集二元对抗的思维框架,试着将人类与机器的可能互动,提出一个较为开放的想象空间。

首先,从第一集到第二集,从终结者到保护着,已经把机器单纯依照程序逻辑运作的特性,不言而喻刻画出来。一开始看到了未来的人类机器人大战

在电影一开始说书写的未来的历史,机器人摧毁人类,剩下的人类联合起来作最后的抵抗。在如此的背景之下,我们很容易就忘了,机器是人类所创造出来的,机器的运作模式,机器的思维,不管是单纯地依照指令而行动,或者是具有自我学习的人工智能,在根源上都是人类所设计的。如果忘了这一点,很容易就造成一个思考的盲点。

机器是人类所创造出来的

终结者T800和小约翰成功救出莎拉,他们取出终结者T800的IC大脑,莎拉第一个反应是把它摧毁掉,这不是一个很聪明的做法,因为血肉之躯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打败机器,而小约翰以超龄的成熟和勇气,制止了自己的母亲的行为,在这里我们看到小约翰日后成为反抗军领导的特质,因为唯有了解机器的特性,才有可能找出其弱点,进而打败钢铁机器,话说回来,小约翰能够存活下来,不就是在未来时候改变了终结者的设置,在自己小时候,也是因为对机器正确的了解,阻止了母亲自我毁灭的愚蠢行为。

另一台机器人的角色相对单纯,和第一集相同,高度理智、没有任何情感,但是在结构上,是较为先进的液态金属,整部《魔鬼终结者2》的科幻特效,便是围绕着T1000展开。电影不用设计太多的追杀情节,光是在屏幕上看到机器人外表能随意变换成任何所接触的人类,发出一模一样的声音,并且能随时还原成液态再凝固,流过障碍物、刺穿目标,这种超越任何物理限制的金属特性,本身就达成了终结者的科幻效果。

这是第一部投资超过亿元美金的电影,相当于第一集15倍的大成本,除了花在科幻特效,很大一部份是在动作场面。两集导演都是詹姆斯柯麦隆,第二集有很多地方在向经典第一集致敬呼应,并且超越。例如两集T800都是重机登场,第二集连小约翰出门也是骑小重机,两集都有联结大卡车追逐,第二集大卡车可以作飞跃,最后终结者都开上了直升机。两集电影最后场景都是在工厂,第一集只是把机器手臂碾碎,结束一切的恶梦,第二集把两台机器人都送进钢铁熔炉中,一个是终结者,另一个,却是引人落泪的保护者。

两集都是未来终结者回到现在,第一集只是维持住了现在的历史,第二集则是改变了现在应该有的历史,所以未来都有新的可能。导演自己就拍了两个版本的结局,一个是人类仍然在黑暗的道路上探索,但历练过的莎拉意志更为坚定和积极,另一个则是阳光灿烂版的结局,直接宣告未来已经没有终结者。

在如今计算机程序打败人类棋王的年代,人工智能和天网也许已经在某处运作中了。对于处于现在的观众而言,《魔鬼终结者》虽然是平行时空,但电影留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就写在经典台词里,第一集是「I’ll be back.」第二集是「I know now why you cry. But it’s something I can never do.」

在如今计算机程序打败人类棋王的年代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超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