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赞三岁生日快乐(7):乔治与佩琪




大佩琪与赞赞

基於前述我的个人经验,近视是非常不好的事情,现在我有自己小孩了,当然不希望我的小孩近视。总觉得我在国中打电动、高中打电脑的时候,有个人站出来跟我讲近视的种种坏处、给我一些建议、让眼睛要适当休息,也许我就不会近视了。如此并不是埋怨我我的父母没有担任这个角色,而是现在我已经走过这条道路,既然有能力影响我的小孩,希望让我的小孩瞭解近视多麼无奈的一件事,假使小孩长大之后没有近视的话,我将会非常的高兴。

所以赞赞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是强制不能看电视。在房间发现赞赞看电视,马上把电视关起来,发现赞赞在看大人手机,一样要马上收起来。想让小孩子培养好习惯,我觉得强制手段是必要的。

大人必须扳起脸孔,这是责任。

但看电视是种享受,大人喜欢,小孩更喜欢。像这样强制性的规定,很难百分之百被执行,例如,我总有不在家的时候吧,我去上班,妈妈在家带小孩,带一整天小孩的奶奶可能熬不住孙女的请求,或者中途累了,就让小孙女看一会电视休息一下。

从这个角度来想,平常足不出小区的赞赞,為何会对小猪佩奇裡每个角色的名字瞭如指掌,原本似乎很难理解,但其实又很容易理解。

一开始姍姍和赞赞不知道在哪买了两个小的乔治和佩琪的布偶,后来我回臺湾,嫂嫂买了超级大号的佩琪给赞赞作為礼物,然后我跟姍姍陆续还买了中等尺寸的乔治与佩琪,最后还补上公仔型的乔治佩琪和爸妈,加上那些好朋友们,一个乔治的大恐龙。

虽然有这麼多大小不一的乔治家族,不过对於赞赞来说,自始至终喜欢的就是那两隻小乔治与佩琪。

自始至终喜欢的就是那两隻小乔治与佩琪

晚上睡觉,赞赞一定要小乔治和佩琪在身边,还会帮他们盖棉被,如果白天拿出来玩不知道放哪了,晚上要睡觉时找不到,赞赞会哭著要我们一定把它找出来。於是逼不得已,我们在淘宝上另外买了两个备份的乔治佩琪,几次晚上找不到的时候,姍姍提议把那两个备份拿出来用吧,可是我觉得这样子没法解决问题,每次我都会坚持到处找,客厅、卧室、妈妈房间,所幸,到最后都有找出来给赞赞,备份的分身始终一直躺在抽屉裡,没拿出来用过。

每天我下班回来,刚换下工作服,本来想上电脑的,赞赞会带著他的乔治,对我说「那你去找佩琪吧」,然后要我们一起去房间床上玩耍,有时候找不到乔治佩琪,赞赞也会让我和她一起找出来。

在卧室弹簧床上,我们先后发明了几种乔治与佩奇的玩法。(应该是我发明,刚好赞赞都很捧场!)

一种是乔治佩琪捉迷藏。赞赞闭上眼睛,我先把佩琪「藏」在枕头下面、衣服裡面、或者是棉被中,然后让赞赞睁开眼睛去找。赞赞找到了之后,换成我闭上眼睛,她把乔治「藏」起来,我睁开眼睛去找。一张弹簧床能有多大?上面最多就是枕头、衣服、棉被,所以这个对我而言真的是在玩耍,不过对赞赞而这是个乐此不疲的游戏。

我想起多年前和小姪女玩光碟片的游戏,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麼简单、这麼纯真。大人可能需要一台PS4和4K大萤幕,小孩只要两个布偶可以玩好久好久。

另二种是乔治佩琪溜滑梯。我们床靠墙壁的地方有个凸起来的木板,赞赞和我带著乔治佩琪先沿著这个床边爬上木板,然后像溜滑梯一样,左边爬上去右边溜下来,另外一个在旁边排队。有时候换我的佩琪还会「假装」爬不上去木板,赞赞赶紧拿乔治来帮忙把这个佩琪扶上去,佩琪终於从上面溜下来,这样子完成一个循环,接著可能半个小时一直重复这个循环。或者是把棉被和枕头弄成一个小山丘,佩琪爬上山头从上面滚下来,乔治在下面接住,然后换乔治从上面滚下来,我带著佩琪在下面接住,所以这是个滚山坡的游戏。

最后还有一种最简单的玩法就是,赞赞在床上蹦蹦跳跳、乔治在床上蹦蹦跳跳、佩琪在床上蹦蹦跳跳、我在床上蹦蹦跳跳!

像这样,久而久之,我可以高兴的说,赞赞长大的过程中很少有电视,当然取而代之的是,我和赞赞一起PLAY那些电视中可能会出现的小游戏。

我和赞赞一起PLAY那些电视中可能会出现的小游戏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赞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