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弱点》读后感(1):雄中演辩社




雄中演辩社

高中时第一次听到卡内基这个名字。

那时很有自知之明,深感自己「憨慢讲话」(台语),兴致冲冲跑到学校图书馆找相关书籍来看,还记得借的是世新大学戴晨志教授写的「保证成為说话高手」、「跟我一起成為说话高手」之类的书(年代久远,书名有点忘了)。

下课铃响,休息十分鐘。我迫不及待从抽屉掏出那本书,满心期待,希望赶快成為说话高手。

冷不防同学A走过,好死不死被瞄到了,只见他一脸哈哈大笑:想成為说话高手还需看书吗?跟我学就好啦!

事实证明,我真正「憨慢讲话」(台语),因為面对同学A的哈哈大笑,我只有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麼,一阵苦笑带过。

一脸慈善同学B走过来,表示颇有同感,偷偷凑近我身旁,说他妈妈有帮他报名卡内基的课程,觉得挺不错,推荐同样本訥一族的我也去试看看。

简单地说,这套卡内基课程能从美国传到台湾,足以见得「木訥不孤,必有邻」,其实很多人和当时高中的我有相同烦恼,这类课程和这类书籍才会这麼红红火火。

后来我当然没去上卡内基的课,不过因缘际会,稍微看了资料,第一次认识这位卡内基叔叔﹐那张经典的书本封面照片,堪称是人际关係学裡的肯德基爷爷,大头照一PO出来,跟肯德基爷爷同样有满满的宗教渲染效果。

回到高中时代。我的同学A就像是那种天生康辅社,同学B则是一脸写著雄青社那种,其实他们没有真的参加康辅社或者是雄青社,我想表达的是,人格特质这个似乎看不见摸不著的东西,即使在学生身上就已经很明显了,内向或者是外向,只要很喜欢讲话,看起来就让人家觉得就很会讲话,讲话结结巴巴支支吾吾,就让人家觉得这个人文静内向。一个学生是属於哪种社团的人格特质,只要长大后稍微回想当初班上那些同学,大概都是有所体会。

而我的人格特质,跟我所参加社团似乎很不搭。高中时候我是演辩社,参加原因很简单,因為我觉得自己不会讲话,想藉由参加这个社团,加强训练自己的口才。

城曦盃

掛名演辩社的那段青春年少,虽然每天中午拎著便当,很认真跑去社办找学长聊天,也参加过几场一两场新生训练有关的辩论赛,题目像是「植物人是否安乐死?」、「臺湾是否应该建立风化区?」等。然而说到底,学长传说中的天才辩士不可能是我,作為男校最大福利的雄中雄女大辩论,当然也没有我的份。

总结来说,参加演辩社之於我,作用是印证了一句老话:人格特质是很难改变的。

到了高三,冲刺大学选填志愿,我第一志愿是政大新闻系,第二志愿是台大哲学系,结果人生就是这麼曲折,政大新闻唸了三年,转到台大哲学又唸了五年,整整比医学系都七年还要多出一年!

话说回来,当初不学法不学商,选了新闻系﹐后来哲学系又跑去商学院蹲会计系,毕业后进会计师事务所,背后其实都是同样的心理作祟,原因和我高中参加演辩社一样,就是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憨慢讲话」(台语),所以透过强制性手段,去读新闻系,去事务所工作,近朱者赤,希望在想像中的那样一个环境,可以让我变化气质,变得比较活泼外向一点,比较会和别人相处。

事隔多年回想当初,只有一句话:好傻好天真。

当年这位年轻人是不是有点小毛病,难道唸医学院当医生就不能变化气质了吗?

再怎麼努力回忆,也不知道当初的我是怎麼想的,反正曾经年轻脑袋直的我确确实实是想如此尔,也依照这一条莫名其妙的直线去做种种决定。

总算毕业进入职场,事实证明至少我对於自己的理解是对的。很多次、很多次在工作中的场合,主管同事对我的评语都是话很少,不怎麼讲话,其实就是不太会说话,告诫我很容易吃亏的。所以也是事实证明,一路走来我高中演辩社、大学读新闻系、进事务所工作,好像这些种种的环境刺激,并没有让我脱胎换骨,从一个内向变成外向的人,从一个不太会讲话的人(台语:憨慢讲话),变成一个很会讲话的人(台语:一枝嘴滑溜溜)。

回到那句老话:一个人的人格特质是很明显的,现在要再补上一句:而且很难改变!

演辩社示范赛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读书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