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语歌曲】文夏《黄昏的故乡》:白云啊不要忘了带走台湾的乡愁




《黄昏的故乡》原为日文歌曲,演唱者文夏先翻译成中文,配合韵律创作台语歌曲。所有曾经滞留海外、飘泊他乡的旅人,听到这首歌都会思念那块土地。

吉他简谱

作词:愁人/文夏

作曲:横井弘

G Em G G G G D D G G Em G G C D G

C G C C D C G C C D

叫着我 叫着我 黄昏的故乡不时地叫我

叫我这个苦命的身躯 流浪的人无厝的渡鸟

孤单若来到异乡 不时也会念家乡

今日又是来听见着喔~ 亲像块叫我~

叫着我 叫着我 黄昏的故乡不时地叫我

怀念彼时故乡的形影 月光不时照落的山河

彼边山 彼条溪水 永远抱着咱的梦

今夜又是来梦着伊喔~ 亲像块等我~

叫着我 叫着我 黄昏的故乡不时地叫我

含着悲哀也有带目屎 盼我转去的声叫无停

白云啊~你若唛去 请你带着阮心情

送去乎伊我的阿母喔~ 不时地叫我的~

【台语歌曲】文夏《黄昏的故乡》:白云啊不要忘了带走台湾的乡愁 闽南语 第1張

五零年代台湾翻唱的日文歌曲

这首歌经得起时代考验。五零年代至今,稍具份量的台语歌手都会挑中这首曲子,总得好好重新诠释过,宛如是在台语歌坛定位自己的一种庄严仪式。不仅仅是形式上的,而是切切实实的情感共鸣,因为无论你是否真离开过家乡,歌曲开端那一声吟唱,余音回蘯,每个人终究找到属于自己的乡愁。

大部份经典作品在最原始版本保留最多的神韵,能把《黄昏的故乡》歌词里诉不尽的情感完全释放出来的,正是原创作者本人。

文夏是地道台南麻豆人。台南这个地方,是台湾四百年历史在地理意义上最适合的故乡了,荷兰统治、明郑时期、清治时期,翻开一页页泛黄史册和古老地图,旧称府城的台南一直是台湾这座岛屿的重心。文夏母亲在台南开一家「文化洋裁补习班」,小时候文夏和厝边童伴玩耍,别人称呼他「文化、文化」,一不小心台语谐音念错,有了「文夏」这个艺名。

没谈过恋爱,唱起情歌也可以凄楚动人,更何况真正在爱情里肝肠寸断的失意人。《黄昏的故乡》典雅抒情的歌词里,字字句句,文夏唱起来都有曾经飘泊思念家乡的场景画面。他从小是教会圣歌班的渊源,初中时因为喜好音乐大老远跑到日本念书,年纪轻轻尝尽离乡背井的滋味,几年后文夏回到台湾成为流行歌手,免不了四处奔波演出,台南老家被搁在一旁,只能在歌舞声中以嘹亮高亢的嗓音回味家乡。

因为留学经历,文夏喜欢将日本歌曲填上台语歌词,巧妙地揉合多元文化,朴实的大众语言唱出当时人们深埋于心的情感,引起普遍共鸣,创造出许多和《黄昏的故乡》相同份量的经典,文夏成为五零六零年代红极一时的流行歌手。唱歌之余,他收起麦克风转过身面对镜头,竟也是11部台语电影男主角。拍片之余,再带着后来成为他老婆的文香等人,组成「文夏四姊妹合唱团」随片登场演出。热热闹闹,为当时正准备经济起飞的台湾社会,先提供一个稍作歇息的娱乐舞台。

【台语歌曲】文夏《黄昏的故乡》:白云啊不要忘了带走台湾的乡愁 闽南语 第2張

《黄昏的故乡》到《云州大儒侠》

流行歌手的生涯大起大落。七零年代电视机出现在每个家庭的餐桌边上,《云州大儒侠》100%的收视率汇聚成一股社会能量,最终是因「妨害农工正常作息」强制停播。好不容易搭建的舞台被拆,文夏带着妻子文香离开,到日本、到东南亚,继续高声吟唱《黄昏的故乡》。

虽然很想书写那么几段往事,但我终究和《黄昏的故乡》几十年的时间跨度勾不上边,没买过黑胶唱片、没看过真正的留声机,从我小时候开始文夏已是上一代人口中的回忆了。即便如此,可能偶尔广播电台播放过的「叫着我~~」,我认识了文夏唱过的这首歌,相信听过的人心里都会留下印象,那是一首经典歌曲的力量。

岁月的马啼声没有为谁而停留,我自己人生也过了几十年,终于准备好了诠释这首歌。

吉他零零散散的伴奏声中,依稀瞥见当年从高雄到台北念书,一列自强号火车由南坐到北、再由北坐到南,寒暑假奶奶总盼着我回台南探望她说几句话。毕业退伍后台北工作,西装笔挺扎着领带,和许多台北外地人一样心情,想着能否挣一块小小土地,不必再每月缴房租。而随着两岸三通、台商大陆设厂的脚步,我终究离开台北成为外派台干,每两三个月坐飞机跨越台湾海峡,也许是高雄小港机场、可能是上海浦东机场,或者无锡硕放、桃园中正,数不清的夜晚从高空中看着遥远家乡夜景从模糊到清晰、再从清晰到模糊。

「叫着我~叫着我~黄昏的故乡不时地叫我……」

愿意驻足、聆听我歌唱的同伴们,莫笑我歌声水平吉他技术差远了,这只是我定位自己的一种庄严仪式。

【台语歌曲】文夏《黄昏的故乡》:白云啊不要忘了带走台湾的乡愁 闽南语 第3張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闽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