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小叮噹篇》大雄平行西游记




太雄的平行西游记

儘管正名已久,还是很喜欢大声地说:「小~叮~噹」。对我而言,这三个字隐藏魔法,每当这神奇的三个字喊出口,彷彿跳进大雄书桌裡的秘密抽屉,乘著时光机回到童年,那个无忧无虑、天地间无限辽阔的年少时光。

时光机出口,会是在左营莲池潭边上。那时候,老火车站还没有被高铁新左营站取代,那时候,旧城门房舍还没有因为马路拓寛而拆迁,那时候,胜利国小尚未改制高雄美国学校,而小学三年级的我,下午放学背书包走出校门,南台湾艳阳天,学校围牆转角处有间杂货店,卖七彩足球造型的巧克力球、戳洞撕纸的抽奖游戏、弹珠汽水、科学麵、……,牆上挂著一整排大开本的机器猫小叮噹,一本十块钱。

那时候,口袋中的零用钱只有十几二十块,虽然很多在杂货店裡的东西都可以买,选来选去,我仍旧是把小叮噹带回家。在房间裡,迫不及待从书包掏出来拆封,一本漫画书会有五六个小故事:爱哭大雄、大块头技安、阿福喜欢炫耀、宜静总是温柔,小叮噹口袋裡面,这次又会拿出哪个神奇道具?

一年一年长大。漫画世界不再只有小叮噹,每个星期都在等热腾腾的《少年快报》:《七龙珠》的克林和悟饭到达那美克星球了、《魁南塾》的「我是江田岛平八」听到要立正站好、《七笑拳》的变男变女大熊猫一直很欢乐。课程表上排得满满的国文、英语、数学、理化,课本跟参考书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课堂上补习班裡,老师总是严肃、正经、八股,只有在天马行空的漫画之中,沉重书包才能卸下来,填满真正适合我们年龄的色彩。

儘管正名已久,还是很喜欢大声地说:「小~叮~噹」

一转眼间光阴飞逝,时代改变的大风吹向校园每个角落:机器猫小叮噹变成哆啦A梦,薄薄大开本变成精装的授权单行本,《少年快报》停刊,被迫只能买正版的《宝岛少年》和《TOP》,而我年少轻狂依旧,除了偶尔在漫画店裡翻翻大长篇,「小叮噹」早已经尘封于童年记忆盒里,和褪色的组合机器人挤在一块。

毕业、当兵、退伍、工作。现实生活中没有小叮噹,就算是大雄,长大后也不可能哭著回家找小叮噹。网路上种种荒诞结局流传著,每个版本跟盛行的八卦文化一样无聊,而其实最美好结局,早已经写好在童年大开本的漫画书裡:终于有一天,小叮噹必须回到未来,很怕大雄还被欺负,大雄不想让小叮噹担心自己,被欺负了,咬紧牙根死缠烂打也要站起来……

2013年八月返台休假,外派工作的酸甜苦辣暂时留在大陆,我和家人到高雄三多路上的大远百閒逛。当时17楼诚品在举办《哆啦A梦:秘密道具博物馆》满额赠票活动,虽然到最后,我没能说服家人进电影院看卡通片,可是「小叮噹大长篇」依然健在这个发现,我回到家裡仍是惊喜不已。当天晚上找资料,才知道从1980年长篇电影版开始,大家对于小叮噹的喜爱一如最初,除了2005年紧急暂停空缺外,每一年每一年,固定春季三月都会上映一部新大长篇,一直沿续至今。

一连串大长篇如同编年史:大雄的恐龙、宇宙开拓史、海底鬼岩城、……,我边看边在心裡惊呼,泛黄的童年回忆瞬间又涌了上来。大概受今年春节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影响,1988年《大雄的平行西游记》最吸引我。

忍不住上网找影片。有些东西再怎么便宜,但是如同童年回忆裡十块钱的小叮噹漫画书,早已绝版了,有钱也买不到。在那《平行西游》,大雄扮演孙悟空、技安是猪八戒阿福是沙悟淨,甚至宜静是唐三藏这些都不意外,搞笑喷饭的是小叮噹:

「你这隻愚蠢猴子,不爱念书、不听妈妈话、爱哭、还老是欺负小叮噹……」

哈哈哈哈,孙悟空大雄乘筋斗云衝到宇宙尽头,发现一颗白雪发亮小行星,于是大雄在行星画上小叮噹的脸,而原来……

原来小叮噹一直都在。

原来小叮噹一直都在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日本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