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兼职(1):暗峰街-黑山小区




所有的故事都由一份兼职的工作说起。

昨天,老板约谈。给一个坏消息跟一个好消息。坏消息是:现在景气真的很差,公司快没有订单了。好消息是:公司没有打算要裁员,只是会减薪——全体员工减薪20%。

下班后,我踩著一百公斤重的步伐回家。上网,登入104,进入家教专区,看有没有合适的家教机会。

以前大学的就有家教过,很好赚,一个小时五百到七百。毕业后工作几年,薪水没什么涨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要减薪。为了实现我赶快淮备好头期款,买一间属于自己的宅女小窝,我决定他妈的干回老本行,再去教教高中数学好了。

可是,话说回来,一想到高中数学,想到那些噁心的三角鬼函数:SIN、COS,我的胃就开始翻搅,那种跟果汁机搅木瓜牛奶一样的搅劲。难道,我要再一次把那些鬼东西吞下去吗?我一边滑动网页,一边深深的叹一口气、此题无解的气。突然间,电脑萤幕的右上角,一条亮晶晶的信息吸引我:

诚徵:文书处理工作。需熟悉会计帐务处理、灵活操作EXCEL,待遇优渥,晚上兼职可,时薪1,000以上。

那闪闪发亮的1,000时薪,眩晕了!我每天就是做会计、EXCEL这些东西,超熟悉、超灵活,这份可以兼职的工作,根本是活生生的在呼唤著我。

去做吗?不去做吗?我在心裡默默的自问自答。反正现在工作轻鬆,晚上兼职有额外的收入,不是很好?况且,现在想这个根本多馀,不管结果如何,先去看看情况再做打算!

于是,我马上打电话给那位陈先生,约好今天晚上面谈。

电话中那位陈先生的声音,有点猥琐,而且,他约的地方我也不熟,在一个我从来没去过的偏远捷运站附近,那种地方,一听就不像是一般的工作地方。想想有点害怕,以前有听过面试性搔扰的新闻。虽然我是长相有点抱歉的超龄剩女,安全系数高,但,保险起见,我决定待会顺路去买个防狼喷雾,外加可以放在口袋的超级小刀,以防万一。

说到大龄剩女,乾脆我就利用这个机会,说一下我自己:

我叫胡羊羊,不是男的,年龄是女人的秘密,就不说了。总之,我比小S年纪大、比林青霞年纪小,有兴趣的人可以猜看看,大约就是那个年龄区间。

如果要我简短的自我介绍,很简单,三不一没有:

不够高、不够白、不够大,没有男朋友。

往好听裡说,就是熟女一枚,讲难听一点的,就是小姑以上、大婶未满。

言归正传。

我买好防狼喷雾放进裤子后面的口袋,外加的超级小刀放在前面衬衫的口依,坐上捷运。

电话裡的陈先生说:捷运东湖站下来,要沿著一条叫暗峰街的路走到底,到一个叫黑山小区的地方。

暗峰街⋯⋯黑山小区⋯⋯,台北市原来也有这种地方,听起来就阴风阵阵的,总不可能是荒山野岭吧!

下捷运站,我仔细研究车站大厅的地图。见鬼,那来的暗峰街?明明就只有一条明峰街。是自己听错了吗?还是那个陈先生口齿不清?不过,这个捷运站出去,也就只有一条路,就是明峰街,应该是错不了,就走吧,也不想再打电话给陈先生了,那个有点猥琐的声音,不听也罢。

我沿著明峰街走到底,发现也没有什么黑山小区,只有一个白山大厦。正当一股气正要发作的时候,电话响,陈先生打来的,说他已经等一会儿了,要我直接进大厦,坐电梯13楼。

“我们约好在暗峰街、黑山小区,结果我一路走来,只有明峰街跟白山大厦⋯⋯”我终于有机会可以发洩。

“抱歉,我讲错了,不然我下去找你好了。”陈先生的语气很诚垦。

挂完电话不久,就看到一个人走出来。出乎意料,是个长相斯文的年轻人,白淨,眼睛很长很大,有点金城武的感觉。

看到他从远处跟我点头微笑,我的心情突然变好了。那一瞬间,我飘飘然,以为自己大老远来这裡,就是要这位小金城武约会的,什么兼差工作、多存点钱,根本一点也不重要。

跟他走过大厅,坐电梯,到十三楼,开门。中间都没有遇到其他人,他也一直保持微笑,我们只有客套的寒暄几句。

进门之后,我呆住了。

一间空房子,除了一个桌子、一个椅子、一个纸箱子之外,什么也没有。我看了一眼小金城武,他还是保持微笑,那个本来帅气的微笑,在这个空荡荡的房子裡,无限的诡异。

我第一个直觉反应:要被小金城武劫色了吗?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志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