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盲(3)(完):消灾赎身




高雄左营莲池潭万年祭

那天在万年祭的广场,到底发生甚么事,大家都很好奇。

坐在庙口的阿婆阿妈团,下午聚会总是不免八卦几句。听说他万年祭那天遇到一个眼瞎的老头,那个老头疯了,拼老命紧抱著他,吐出舌头,在他的脸上一直舔,吓得他屎尿横流,当场昏过去。

隔壁的小学六年级生佳芸,以前就觉得这叔叔不是好人,她引述班上同学的说法:那天他根本一整个浑蛋,人很多很挤,他硬是一路推撞,人人都敢怒不敢言,最后他还想欺负一个老盲人,结果反而被欺负,旁边每个人都袖手旁观,活该。

巷子口的阿土伯,老烟枪,每天都到他家裡开的杂货店买烟。他每次来都会特别留意他的状况,只看到他仍然帮忙顾店,只是,从那天起,他一直载著墨镜,从来没有摘下眼镜过。

他父母在外面走动的时候,总是有人喜欢问:他们儿子怎么都载著墨镜?他父母避重就轻,不是说儿子怕晒太阳、就是说儿子载墨镜好看,从来没有一次,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他父母常常在荷花潭徘徊,打听一个拄拐杖、瞎眼老人的身影。大家都知道万年祭那天有这么一个人,可是没人知道,那老人从那裡来、又到哪去了。

邻居有看到他们母子俩从医院回来,但是好像没甚么用,因为回来之后,他仍然足不出户,在店裡还是载著眼镜。

一个月之后,他父亲常常叹气,本来很硬朗的人,突然间苍老许多。他母亲的焦急写在脸上,还跑到元帅庙去求籖,一个下午跪地掷杯两个小时,好不容易得到连续三个圣杯,但是抽到的却是下下籖。庙祝看完籖文,低声问:她儿子是否曾与人结怨?母亲当然说没有。庙祝沉呤一会,希望她有空带儿子来庙里,可以请庙里的乩童帮忙消灾解厄。

又过了一个礼拜。在父母陪同之下,他来到庙里,脸上还是一副大大的墨镜。

庙祝一看到他们,便知来意,没有多说甚么,把他们请到内室。

内室里一座小坛,神桌上供奉水果和杯酒,一把七星剑,旁边是一个大鼎,乩童坐在椅子上。

庙祝口中唸唸有词,想必是在唸迎请神灵降临的咒文。乩童先是喝一杯酒,朝大鼎喷,大鼎一阵火焰后又熄灭。乩童身体开始微微颤动,随后拿起七星剑,猛往自己脸上砍劈,鲜血流下来,流的满脸都是。

「大胆恶人,前世有杀人罪业,今世不知悔改,竟然又伤害宿缘之人。」乩童全身颤抖、大声斥责,挥舞手上的七星剑。他的父亲见状连忙挡在中间:「我儿子虽然有欺负那老人,但是还不至于伤害到甚么,怎么会到这种地步?」

「其实不是那个老人,你儿子曾经做过甚么事?他自己清楚。」说完乩童竟拿起桌上酒杯,朝他脸上泼洒。

他脸上被泼酒,却也不生气。一开始只是口中喃喃自语:「小雅,原谅我、原谅我、原谅我……」后来突然间全身发抖,鬼怪上身一样,手脚不停用力抽动,一下子敲打桌子、一下子抱大鼎摇晃,口吐白抹,发出动物般的吼声,他父母拦他不住,最后他撞上牆壁,昏厥。

之后,又过了好几年。他已经正常外出活动,不过外出的时候,他仍然载墨镜,不同的是,手上多一根拐杖,他的行为举止,就跟一个真正的盲人一样。

左邻右舍早已见怪不怪,遇到他还会好心的让路。

庙口的阿婆阿妈团,流传一个八卦:他年轻时候在酒店上班,爱上其中一个小姐,小姐不久榨乾他所有的钱,他甚至还为了那位小姐,跑去卖毒品赚钱,但是,小姐最后选的,还是常来酒店消费的一位黑道大哥。

有一天,小姐下班被人泼硫酸,不但毁容,眼睛也瞎了。

据说那个小姐曾经载墨镜,拄拐杖,来庙里拜拜。之后,小姐不知去向。


有系統、全面性的學習Excel職場應用,: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PressPlay頻道


當前文章分類:
志异小说